×
淘心話

三位男人的40大夢

文╱虹彩妹妹

加班後的八點半,沒有約會又不想以「球」會友(注一),想要維持無性生活淨化心靈,更沒有任何韓劇日劇想看,也追不上八點檔的女性,多少都想去喝一杯。

其實這樣的單身生活優點很多,因為沒人在妳身旁碎念,家裡亂七八糟也能視而不見,再者,有帥氣的酒保可以欣賞,所以照慣例去不需特別梳裝打扮的小酒館喝酒。

一進去,酒保熟門熟路的奉上我愛喝的 Rum & Coke,我與周遭酒客談笑風生,突然瞥見三位熟悉身影,我那位於前三名IT產業工作的朋友大寶、二寶、三寶,正在進行他們定期的兄弟聚會。

大寶,36歲的專案經理,單身,女友都是有著「正當行為」(如:夜大、進修研究所、建教合作班、準備存錢出國念語言學校…)的小模,在情場浪蕩多年,既不肯放下身段花錢「栽培」小模,始終相信小模必定有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並且純情相信真愛的乖巧女孩。
二寶,35歲的業務經理,已婚,有一個三歲女兒,老婆貌美如花,還是出版社的主編,書香世家出身,看報告最愛檢查錯字跟語句通暢,把妹偷吃從來不漏痕跡,絕不隻手遮天,但肯定隻手遮眼,黑莓機是他談業務兼偷情的好友。
三寶,34歲的工程師主任,新婚,打算兩年後開始生小孩, 實際上愛性慾旺盛的瘋妞,據聞他的性能力有口皆碑,每任前女友都不時找他「Baby One More Time」但因為家境良好所以取了個「匹配老婆」,自此除付費交易之外,未免麻煩歸隱山林,怕老婆怕個半死,連要去大陸出差工作都要帶著老婆走,一個月只有兩天放風機會。

他們三人,每週日都會相約打高爾夫球,最近正因為三寶準備去大陸工作,老婆忙著準備搬家事宜,所以才逮到機會出來相聚歡。

這三人,平日若有機會晚上出來混,必定前往「五木」(注二)取經,我很驚訝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沒想到他們卻對我說在商討重要大事。

「請問有什麼大事?」這些男人正經八百的態度引起我了興趣。
「我們在討論四十歲的夢。」二寶眼神中閃著灼灼光芒,不愧是婚前跑去喜瑪拉雅山攻頂的勇士,永遠充滿衝鋒陷陣的精神。
「喔,那是什麼?」這樣一說我也不免好奇,是有什麼事情能夠讓這三位貌似正經八百,實則熱愛耽溺酒國風情的白領菁英甘願窩在只有帥哥酒保的小酒吧裡。

「我們要進行 『Shower for 20之旅』。」年紀最輕的三寶喜孜孜地說,聲量也不免放大,讓酒保制止他的雀躍,而一旁還單身要面子的大寶連忙改口說:「不是啦,我們三個高爾夫球的同好,打算在二寶四十歲的時候一起前往美國看高爾夫球名人賽。」
「喔?那賽程很厲害嗎?」

我的愚蠢問題引起三男的白眼,高爾夫球名人賽,是熱愛高爾夫球人心目中的聖杯,簡直像女孩們去看巴黎時裝週一樣重要,這門票可要一年半到兩年前先訂好,為期四天,光門票一個人就要十萬。

「十萬?!就為了看這鬼東西?」我聽到差點沒把酒噴出來,就看幾個人在草地上走來走去,旁邊還有個球僮揹著袋子陪著他日曬雨淋看他鏟草有啥意義?

「什麼鬼東西,這很重要,而且我們還要去打高爾夫球。在四十歲的那天,我們一定要去渡假兩週。」三寶語氣堅定,那熱衷的模樣像是要去畢業旅行般一生僅有一次,錯過根本白活。
「請問一下有什麼東西好玩兩週嗎?」針對我狐疑的眼神,三寶眼神飄忽不定、大寶忙著跟小模傳簡訊,並且跟酒保猜測對方有沒有可能是「自宮小模」,畢竟對方肩線有點寬、聲線有點厚,而現在這年代又雌雄莫變,但大寶從來不吃虧,並且他一直追求討到身家清白、貌美如花的志玲姊姊C級版回家做嬌妻。

「好啦,我們還打算去拉斯維加斯賭博。」向來把我當神父告解偷吃情謎的二寶終於開口:「順便想去辦一個告別四十歲派對。」
「請問幾位打算怎麼辦?」對嘛,這實話當下酒菜才有勁許多,之前那種高來高去的屁話,讓我當場想掏錢丟在他們臉上說,請去騙那些有機會上床的妞,少來呼攏我這剛結束加班的三十多歲剩女。
「當然是要找一票二十歲的妹啊,而且一定要穿著比基尼,拉丁妹尤佳、白人尚可、黑人不OK、日本越南泰國妹請滾開,這樣的 party不趁此時,五十歲時可玩不動。」新婚的三寶像是受到二寶的鼓舞,一股腦把話全說出來:「我可是現在就要跟我老婆洗腦,讓她知道四十歲跟哥們去旅行是我重要的夢想,這聯發科、台達電的股票我都買好了,就等著生股息供我去渡假啊!」

「這件事有這麼重要嗎?」看到這三位男性鉅細靡遺的規劃,三寶那忘情的模樣,我差點沒噗呲一聲笑出來:「我想請問一下三位,你們有沒有想過妹從哪裡來?」
「拜託,別人都說拉斯維加斯是度假勝地,要妹怎麼會缺?我們開套房、有香檳、吃大餐,多的是妹要加入我們。」三寶大言不慚地說:「以我們三個人的實力,這種排場絕對不成問題。
「是,財力OK,但三位的頭頂跟肚子還有下半身,到時不知道還有沒有能力!需要小妹我到時快遞威爾鋼到美國給諸位嗎?」我不免譏笑,這幾位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的男性,為什麼可以做這種春秋大夢。

「沒能力,就用錢買啦!」二寶不愧是我最熟悉的朋友,講話實在,實踐能力強。
「如果要買春,為何不去澳門比較物美價廉?」我問。
「不是買春。」二寶糾正:「那是一個夢,三個人、六個妹,為了五十歲才實現夢想有可能會暴斃在路上,而去完成的心願。」
「你…不想跟你老婆上床了嗎?」看到二寶這麼陶醉,不免心想是不是跟嫂夫人性生活不協調,不然怎麼平日偷吃不夠,還要發展個五年大計跑去美國大吃特吃,吃到撐爆。
「這是兩回事。」小模愛好者大寶立刻搶白:「我們去了可不會上床!」
「不上床花錢幹嘛?」這三個男人讓我覺得腦子有病,策劃五年看個貴個要死的球賽、花大錢找六個妞卻不上床,這筆帳怎麼都划不來。

「當然是為了婚姻的承諾。」大寶冠冕堂皇的理由,讓我當場把手上的菸盒丟向他,男人大言不慚的謊言究竟何時才學會停止?
「妳懂什麼,我們就是想享受意淫、又爽又付錢,而不上床就是因為老子有錢!」三寶攔截接住我攻擊大寶的菸盒,並說出實情。
「男人啊,二十歲以前是想去西藏尋找生命意義,四十歲時當然是想去挑戰身體極限啊!」三寶補充:「家中老婆自然好,偶而上床交交作業盡義務也OK,但年輕的肉體,不多抱,以後沒體力怎麼辦,不管怎樣我都有付錢啊,就算不是買,我也供吃供住,對兩者都很划得來啊!」

「怎麼樣,可別跟我老婆說喔!」他對我比了個保密的手勢:「如果妳想把這件事情寫出來,千萬別提到我們想去打高爾夫球,讓我老婆懷疑可不好了。」

我不禁冷笑,高爾夫球,這普天下男人都會打吧!難道我多寫個兩筆就會打翻一竿子人嗎?這三寶也太自我感覺良好,我想他那「家世匹配」的老婆,應該沒想到這平常怕她怕個半死的老公,居然在縝密規劃五年後絕對要實踐的偷吃之旅。

但也不禁思考Shower for 20,是不是每個四十歲的男人都想要?
難道真的這樣就算付錢沒上到也爽嗎?是為了要證明有錢的是大爺,還是只是想在這金錢堆積的溫柔鄉裡,抓住青春的尾巴。

怎麼說,我也不想買一雙穿不上的美麗高跟鞋啊!

注一:以球會友,雙人球賽乃砲友也。
注二:男人規定這樣才是行話,五木乃林森北路之代號,各家兄弟在路上巧遇絕對要假裝不認識,不上道才會直接說出要去林森北路這種直白的鬼話。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