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戒指沒有鑽石,配偶欄空白

文/小艷

小時候,幾乎每個女生都夢想自己會有一場華麗的婚禮,穿上美麗的白紗,有個帥氣高大的老公。
長大後,幾乎每個女生還是想穿上夢幻的婚紗,並且那些婚紗有令人嚮往的品牌,然後我們還奢望能夠有一枚斗大的鑽戒,並能遇到真命天子,即使,我們都知道華麗的婚禮很花錢,而女人身邊的男人不若童年想像得那般美好。

甚至,還有些女生,草草結了婚後,仍然沒有辦過什麼華麗的或噴火的婚宴,還離了婚,就像我。
是的,我在滿22歲的前一天挺著肚子向失心瘋似地公證了,自以為從此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並且沒多久這個幸福快樂的日子就變成無底洞般的夢魘。
只是沒有人喜歡聽別人的夢魘,我也正好不愛講,總而言之,23歲的我離了婚,並再度戀愛了。

話說回來,我永遠記得公證前內心快要蹦出來的惶恐與不安,也永遠記得離了婚後我拿著空白了配偶欄的身份證,在安和路上仰天狂笑又感動到噴淚,逢人自我介紹時就說「我剛離婚」。
倒不是因此我就害怕再步入婚姻,也不是我害怕與男人長久的關係,應該是說,婚姻這件事情,對向我這種女人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我不是在乎名分的人,我只管我愛的是誰,而婚姻讓我明白了我可能要面對可怕的婆婆、可怕的老公的龐大家族,以及可怕的「從此不能離婚」的可能。
是的,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年頭,離婚並不像分手那樣容易,離婚不是說再見就再見的(當然除非妳夠狠一走了之),因為,妳的老公可能不願意放過妳,或者妳的家人與對方的家人都覺得妳是棄夫棄子的混帳。
重要的是,當妳真正明白想要的,或者說真正明白不想要的東西,例如妳想要愛情,但不想要婚姻,妳不想要每年陪著老公回鄉(還是回他爸跟他媽的鄉),妳也不想在過年時做年菜還被嫌,在陌生的親戚面前抱著孩子假裝溫柔賢慧。
連抽一根煙都會被人質疑是不是以前「作什麼職業的」……,這種人生倘若在妳22歲時發生,妳大概會開始不解,為什麼從小我們被爸媽捧在手心上,是妹妹與眾手下的女王的妳,會莫名其妙因為自以為步入幸福的婚姻卻成了婚姻的傀儡,還難以申冤。

更何況,我總是不明白:
為什麼女人要嫁人,不能娶男人?

現在的我30歲了,第三個孩子剛滿5個月,我沒再結婚,但我很喜歡現狀:
男友的媽媽待我如女兒,我們偶會帶著孩子與之相聚,男友比我更像媽媽,白天會張羅東西給孩子吃,晚上會幫他們刷牙洗臉,而我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我偶而寫作,我們還可以一起牽手去看電影,一起在伍佰的LIVE尖叫。
我們之間的關係,要說是同居,不如說是,我們很自然地因為相愛而在一起,沒有考慮過婚姻的問題,也沒有打算分手,並且一同養育小孩。
對我們而言,彼此既是伴侶,也是情人,而我們也單身。

單身,對很多人而言是長夜漫漫的折磨,但,相信我,如果你是平凡的人類,當你有天不再單身後,再一次單身可能是你躺進棺材了。
單身的人都羨慕別人有伴,但你不會瞭解單身的重要,對於某些人來說,它代表的不是自由這麼膚淺的概念,而是一種心境上的獨立與自我認知。

就拿我來說吧,有時候跟男友像是老夫老妻,可是我們還是可以偷溜(或正大光明)去約會,有時又一起享受有孩子的樂趣,或為了孩子的雞毛蒜皮小事爭吵。
我們有著某程度夫妻般的關係,但又很明白自己的某種單身性。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