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婚姻與CADENZA

文/方念華

兩人一起去聽海頓大提琴協奏曲,其實我是古典音樂的「旁聽者」。所有的古典音樂,一概從家裡的車上音響送出,聽進耳裡。
因為每天大早游泳,夫妻兩人一起出門;於是清早必定有20分鐘「陶冶期」。
妳如果問我:「今天聽了什麼?」答案多半是:「不知道。」

因為不是那種靜靜無語的聽。

而是交叉著:
「唉,今天好多會(議)」
「我也是」
「那,老大要買的自動鉛筆?」
「好,妳沒空的話,我找時間買。」 
「中午要吃點青菜…」
「對,對…」

不管是布拉姆斯、貝多芬、莫扎特…都混著無比家常的對話;勉強說得文一點,算——晨光序曲.

但有一個例外: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

有不同版本隨時聽,又聽得多了,所以「海頓」會不擇時地滑入我倆非常家常的對話裡偶爾會冒出來…。
當我問:「欸,這個怎麼比較沈重?」
他會很得意地說:「哈哈,聽出來啦!馬友友拉的,跟上次那片不一樣…」

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有點像我們特殊的,絕對不含雜孩子的話題。

當兩個人結婚進入第18年…把當下所有的對話放進生活的竹篾簍…篩一篩,搖一搖,因為多數都很複雜吃重,諸如:孩子的一切一切,兩邊兩老的衰老病痛,工作的壓力苦惱,偶爾對中年的力不從心…讓這些對話與心思,都篩不下來!

可是,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有一點特別,小特別。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