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初X男友

文╱虹彩妹妹

為了端正視聽,不要誤人子弟,不要被報章雜誌再說有情色之餘,所以我把標題消音,正確來說,我的標題是要下「我的初炮男友」,而為了這個標題的正解,我曾拜託姊妹淘的編輯幫我把這文章列為十八禁,但編輯否決我說,這樣點進來的人可能心裡會大喊:「這到底是在禁什麼鬼東西!」

所以我只能摸摸鼻子認了,為了符合少男少女都能看的議題,我會盡量少暴粗口,但可能還沒暴粗口之前,就會被大家嫌棄我廢話太多,因此…讓我們回歸正題…。

每個人都有初戀,但我想大家都知道,初戀不見得就是初夜,畢竟如果是你幼稚園就有個一起坐娃娃車的男同學,兩個人會牽牽手、親臉頰,除非你們是青梅竹馬可以互有好感十二年以上,我想大概沒什麼機會跟對方奉獻第一次。

如果你的初戀比較晚,是在國中高中,雖然大家老公老婆叫得很開心,接吻接到天荒地老都不怕口水髒,沒事窩在小公園摸摸手抱來抱去,完全不顧那些可憐的上班族、家庭主婦、阿公阿嬤看了噁心,會將寶貴的貞操奉獻給對方的機率還是很低(不過也還是有一些人很勇敢,可是在我那年代畢竟還是有點害怕,我只能說當年的老師們對於未成年的恐嚇比現在成功多了,不過也有一種可能是當時電視上的床戲都是用一個花瓶空景帶過,而少女漫畫也沒現在這麼A)。

總之呢,等到開始想到初夜這件事都已經十七八歲或者是二十來歲,看著周遭的男男女女紛紛破處,心裡看著大家「轉大人」,不免有點躁動。生理也開始有正常反應,對男體出現了慾望,對只有接吻這件事不是很滿足,男生碰到你胸部時也不會覺得噁心想呼巴掌,搞不好還覺得有點開心。

我的第一次,是在十七歲。當時因為很愛出去走跳,都沒人相信我是處女,在半逞強半自願的狀態下,我毫不猶豫地奉獻出去(呃…說毫不猶豫也不是啦,怎麼說我都試了三次,前兩次痛到簡直要叫媽媽,當時男友也覺得不好意思,第三次根本是自己火大豁出去才成功)。

因為我的朋友年紀都比我大,記得我說我是處女時,不但沒有獲得羨慕的眼神,還一天到晚被譏笑我的人生是黑白的,為了迎向彩色,變成現在的虹彩妹妹,當時,我簡直是按照時間表奉獻貞操,其實並不是非對方不可而給出去。

該怎麼說呢,我第一次終於達陣時,心想:「這鬼東西怎麼這麼痛,到底是哪個王八蛋說很舒服?眼前根本一片黑,彩色在哪?」不過給了就給了,轉大人這件事,讓我記憶深刻的就是「痛」(現在想來,或許這是最真誠地想法,成長的代價就是痛,可是有多少人能記住?),而我也秉持著實驗的精神,在破處之後的第三次終於享受到人生初次高潮。

我又離題了,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也不是我對高潮的體驗。
其實我要說的是,當我第一次奉獻約莫三個月後,我跟初炮男友分手了,分手的表面理由是個性不和,最後才發現真正理由是他劈腿,他劈腿另一位處女,而在他的世界裡,他很有職業道德地等到我們真正分手之後,才去拆了這份禮物。

當時我真的好氣,覺得受到侮辱。奇怪了,不是說他只是我按照時間表破處的男子嗎?但當時,心裡閃過的念頭卻是:「老娘把第一次給你,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