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關於初夜

Share

文/阿飛

談到初夜,唉~

我這陣子的工作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姊妹淘網站的編輯叫我幫忙寫一篇文章時,我強忍住颷出髒話的念頭,正打算用符合文藝青年形象的態度親切又委婉地拒絕,編輯說出這次的主題「初夜」,聽到這個主題,我再次想要罵髒話了,因為我動搖了…

我想寫,其實我過去就曾經想寫初夜,或許是想寫的動力不足吧,遲遲沒有針對這個題目寫,這次剛好給了我這個動力,就讓我熬夜爆肝把它寫出來。

我相信,如果提到初吻,大多數的朋友都會泛起靦腆的微笑,但是提到初夜,大部份的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應該會露出不想憶起的苦笑吧?

包括我也是,關於初夜,就跟我之前寫過的〈我的初吻〉一樣,都是不算愉快的經驗。你看,我多可憐啊…連初吻也是不堪回首的記憶啊。

可能有些女生認為年輕男生會想上床,只是因為精蟲快要溢到嘴巴跑出來,所以才會這麼嘴臭沒水準,一心只想像日本A片一樣的搞法,怎麼可能還會有什麼浪漫情懷?老實說,女生會這麼認為也是無可厚非,確實我們小時候的性知識來源有限,看歐美片會引起自卑的心態,日本A片自然而然成為大宗,不過因此就認為男生對於初夜沒有浪漫憧憬,我覺得是有點誤會了…

我的初吻算是早的,發生在國中二年級,大概是十五六歲的時候(或許現在是算晚了)。與初吻相較,我的初夜遲遲到了二十歲才出現,女生的情形是如何我不清楚,但是像我這樣的處男,在那時候可是有同儕壓力的,當同學朋友興致勃勃談起床事這種話題時,我總是只能傻笑掩飾尷尬,被人問到有沒有做過的時候,一定要死鴨子嘴硬說有,我知道如果說沒有,逢年過節一定會被拿出來嘲笑一番的。

不知道為什麼,身為處男,會變成是比跑去找賣春阿桑破處還要丟臉的事情。

我個人非常希望第一次是能夠與自己相愛的人進行,畢竟初吻已經夠悲慘了,至少初夜也要給我一點浪漫的回憶也不為過吧?

我與她是在泡沬紅茶店認識的,我們一群男生跑去搭訕她們那一票女生,她是比我們年紀大幾歲的大姐姐,但是個身材火辣的大姐姐,就是走在路上旁人都會忍不住回頭看的那種類型。

那天所有的男生幾乎都圍在她身旁,她只要拿起香菸,就有人自動替她點火,她只要說肚子餓,就有人會乖乖幫她點餐,我猜想萬一她說要吐口痰,應該也有人願意用手去接著吧?

至於,為什麼這樣的尤物會跟我這個傻傻沒人愛的處男發生關係,你問我,我也不清楚,套句朋友的說法:「呿,不就是踩到狗屎嘛!」…不過,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我其實並沒有他們想像中那麼好運氣。

某天晚上,聚餐結束,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雖然還不到喝醉的程度,不過時間已經很晚,再加上順路,就由我負責坐計程車送大姐回家。

在計程車上,她將頭枕在我肩膀上休息,隱約傳來淡淡的髮香,更令人髮指的是,她將那隻白晳光滑的小手就那麼若無其事地放在我的大腿,在經過了一段令人感覺穿著牛仔褲不太舒服的時間後,終於到達她家樓下。

然後,我很不爭氣的出現在她的房間裡。(真的不爭氣,我很喜歡她,但我知道自己還不到愛她的地步)

坐在床上,我開始懊惱之前不向那些有經驗的朋友請教上床的SOP,開始後悔當初跟同學裝什麼經驗老到,我應該用謙卑的態度虛心求教才對,俗語說的好,書到用時方恨少,我那時的心情就是差不多了,只是我不是書,是A片看太少!

當時我很緊張,就像我國小時第一次在校際籃球賽上場時一樣,不過打籃球還讓我有賽前練習的機會,可是打X卻完全沒有安排綵排的時間啊…

總之,在大姐的引導下,我還是順利投籃了,沒想到才剛投進,就從門外聽見她爸媽回家關鐵門的聲音,比賽還沒結束,哨音就已經響起,這下子我們兩個全都慌了,慌到她也沒讓我穿衣服就把我塞到她那雜亂的衣櫥裡…喵的,我的第一次未免太刺激了,這根本是連續劇裡的隔壁老王才會幹的事啊!

然後,我赤裸裸的坐在衣櫥裡開始懺悔,一定是老天在懲罰我,因為我不該出現在這裡,如果裡頭有含笑半步癲的話,我應該會直接先灌掉半罐還比較痛快點。

唉~我承認男生嘴上再怎麼說要與相愛的人才要做,遇到懂得勾人的女生還是會沒輒,畢竟得罪了方丈還想走,沒那麼容易啊!

如果上天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只會好好選擇對象,我一定還會慎選地點啊…好吧,這是理想,老實說,就算重新來過一遍,我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夠忍得住啊!

Advertisement
阿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