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瞞您說,心理諮詢健保沒給付

Share

文∕貝莉

老實說,我算某種程度的藥罐子,基於有人感冒我一定會被傳染的大原則,我上診所報到的機率還挺高。再加上每半年洗牙一次、只要換季臉就過敏、三不五時跌倒縫針(我別名叫做「雷姊」顧名思義就是很會「雷殘」(跌倒)的姊姊)、每兩個月為我的慢性疾病複診拿藥, 我的健保費真的很划算。

當然,像我這樣情非得已愛生病的人真的不多,很多朋友都是一年半載才生病一次,但我無法替他們發言,畢竟我真的是健保受惠者。

健保漲價對我而言,也不是特別有差別,一來是我仍舊覺得很划算,再來是國家福利本來就是全民買單,這樣才能提供更好的福祉。但也不免有種──「這家便當這麼難吃,雖然方圓百里只有這家便當可以餵飽我,但它一臉惡婆娘嘴臉喊漲價,我是為何還要默默承受?」悶頭買單的吃憋感。

特別是楊署長一句:「單身者比較容易罹患精神疾病。」

首先,關於精神疾病,誰說一定是單身的人比較容易生病?我周遭有很多人是因為家庭因素反而才生病,還有很多人是礙於家中有公婆之類的,不好意思去看病。再來,楊署長,我好想跟你說台灣健保給付的只有「精神科開藥」並不包含「心理諮詢」。

順便一提,台灣精神醫療方面非常貧瘠,我周遭很多有精神疾病的朋友,都有自費看診的窘境,只要好一點健保有給付的醫生,都是大排長龍換來不到十五分鐘的問候。

如果叫我看待這件事,我只覺得台灣的健保讓我很不安心。其實我每個月兩千多塊跟保險公司買的保費我都繳的甘之如飴,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哪天住院、開刀、傷殘、罹癌,我的保險都可以把我照顧的很好。

但我的健保卻沒有辦法照顧我一些事情,例如:我十年前意外把門牙摔壞了,我自費花了四萬去裝假牙。例如:我十年前發現罹患躁鬱症時,最後是額外給付去看心理諮詢加上自費看診才獲得穩定控制。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對楊署長那句「神經病發言」異常反感。

我周遭的朋友都知道,從二十歲開始,我就被診斷出有第二型躁鬱症,中間曾經有想放棄生命的低潮期,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看診,中間有遇到很多相同疾病的朋友鼓勵,在茫然不知所措的狀態下,看了《躁鬱之心》這本書,勇於面對自己,因此,在藥物的控制之下,現在可以過得很健康樂觀。
但我必須說,在我對抗的這十年,健保給付的幫助少之又少,那是因為我現在病情穩定控制,才能脫離我的「自費」醫師,回到聯合診所開慢性處方籤固定拿藥,但是在此之前,我是每週一千塊的去看病,試問當時「健保」做了什麼?

楊署長你講的話有尊重過罹患精神疾病的人嗎?

再者就是「不想多繳錢就去生小孩」這句蠢話。
難道我們要因為少繳這點錢就去胡亂交配嗎?(對不起我用了如此失禮的話,但若非相愛而是為了「生育率」和「我要盡責」這種意義去結婚生子,試問我跟交配有什麼差別?)還有,如果我不幸不能生育,今天不是白白受到楊署長口才很差的二次攻擊?

其次,是我想楊署長忘記了世界上有一族群叫做「同志」,同志在社會上面臨的壓力也很大,很多社會福利對他們都沒有保障,政府無法保障同志婚姻,同志想要領養小孩也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然後你現在一句「誰叫你要單身」、「誰叫你不生小孩」,同志又要默默地買單。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真的很難有輕鬆的幽默感去看待。
如果可以,我也很想幸福浪漫的結婚跟所愛的人生小孩,如果這個社會讓人安心,我也很樂意多繳點錢、多付點稅替國家做點什麼。

但我今天看到的,只是因為我單身,我被打壓,然後打壓之於對方還笑言「單身容易有神經病」,然後我好不巧剛好也曾經被精神疾病困擾(兩次大地雷?),說真的,多幾百塊,出去大吃大喝一頓,一下子就沒了,可是對我而言,今天我花了一千多塊錢在酒吧裡豪飲買醉,還可以換個一夜開心,現在被人鄙視還要默默買單,不免覺得楊署長「得理不饒人」,摸了人家屁股吃豆腐,嘴巴上還要多講兩句下流話才過癮。

當然,我也知道,他不會看到這篇文章,也不會道歉。老祖先不就都說了「官字兩個口」,再多的不平,他們也看不見。

Advertisement
貝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