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事情很難說

文╱亞美將

當一個跟政治扯上關係的人要去發表、說服市民,能否換種方式或比喻較妥呢?我實在沒辦法想像如果這樣講話武斷的人是我老爸,我們該怎麼進行親子溝通。

最近衛生署長楊志良為了推動健保調漲新政策而講出一些令人無法認同的形容詞,其實我不是很在意政府要做推出什麼政策,因為不管他們推出什麼政策,總是有人贊成、有人反對,而且目前的我對政治並不那麼熱衷,因為總覺得這些政客所講出來的話都是反反覆覆,承諾也是塗塗改改,選舉的候選人也只為了要證明自己是對的而站出來選,不管是什麼顏色的選上,就會把另一個顏色曾經做的事情又重新再改一次,總是就是因反對而反對。

我是單親家庭長大,小時候因為沒有父親疼愛,所以偷偷許下願,渴望有天自己長大可以組織家庭,但日後看見老媽為不只一段的愛情卑躬屈膝的模樣,我不禁對於組織家庭這個願望打退堂鼓了。

我一直也不願意去指責這社會有多少令人看了會鼻酸的人事物,因為每個人的生長環境不同所以也造就每個人未來性格也不同,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要在怎樣的環境生長,現今放眼看過去,多少爸媽沒工作,多少小孩沒飯吃,多少個令人憂心的事件湧出,那麼多令我對婚姻卻步的社會問題,我也會害怕哪一天自己會變成其中的問題啊。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