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吵架的藝術

文/凱薩琳

下班回家的公車上,遇到一對正在爭論的夫妻,來回偷聽了幾回,狀況似乎是這樣的──
老公不知什麼原因身上有個不小的傷口,然後那群與老公稱兄道弟的哥兒們來訪,大家嬉鬧談笑間,有人提議找個時間吃飯聚聚,老婆顧念老公身上還在休養的傷口,也似乎對老公的豬朋狗友們早感冒許久,就當著大家的面發了頓脾氣,聚會突然不歡而散…

公車上,老公叨念著老婆沒顧到他的面子,讓他以後難做人,而老婆則不停覆頌著同一段台詞:「反正你自己上次也說他們沒一個好東西啊,而且你傷口那麼嚴重,這時間怎麼可以去想吃飯的事啊!」

然後老公用強壓的音量吼著:「妳不要講話好不好,我不想聽妳說話!」
我在心中不免想:『明明自己先開口,又不准別人說話是怎樣…』

十分鐘後,同樣的輪迴再來一次。

當然,這是別人的家務事,我並不想討論誰對誰錯,倒是想起曾有朋友說過:
「吵架就像細菌,有的對人體有害,但有些卻是好的。」

深諳吵架藝術的人認為,爭吵是一個難得的溝通機會,趁著雙方在氣頭上時,把積怨已久的不滿發洩出來,把自己平時默默為對方所做的犧牲委屈,一口氣傾倒出來;也可以藉著這機會,聽聽對方的心底話。

只是,我並不是懂得欣賞這門藝術的人。

對我而言,吵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盛怒之下所脫口而出的字句,我總解讀為「隱忍以久的真心話」,因此那些辱罵的難聽字眼,都會被我用最顯色的螢光筆標記起來,即使事過境遷,它們還是會轉換成其它型態,停佇在心底,也許就這麼壓縮壓縮,成了潛意識裡無法抹滅的傷害。

而吵架後的氣氛,也是令我害怕的原因之一。

你知道你依然得和這個人生存在相同的空間裡,也許因為公事,也許因為感情或家人,你們有割捨不了的牽連,那麼大吵之後,究竟誰該認錯?誰該拉下臉?誰該開口說第一句話?

空氣中瀰漫的那股尷尬氛圍,彷彿殺人狂即將現身般,驚悚而寧靜。

朋友的老公是個堅持今日事今日畢的狠角色,再怎麼不高興,他也非得在當天把問題解決,做出結論…

你對這件事生氣的原因是什麼?
我不肯讓步的原因是什麼?
什麼是我們兩個都願意妥協的平衡點?
那麼,得出結論之後就不可以生氣囉~~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