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女皮男骨進化論

是的,我的男友比我愛作家事。
偶爾,我得壓抑聲量,拜託自己千萬別像多數臭男人一樣大吼:「欸,我一天
辛辛苦苦工作回家XXXXX……」
當然,妳也會發現妳洋洋得意,自以為實踐年輕時嚮往的女性主義,正好讓本性
卑劣的男人巧佔便宜:漂亮豪邁卻永遠賠本談戀愛的女同事A,還搶著付旅館錢
(但理由也算稱頭:他很賣力,我有爽到);君子風度決不查勤的B女,發現劈腿異狀,還得忍氣安慰啜泣認罪的男友,細述自己幼稚的心靈創傷(現在「性上癮症」蔚為流感);還有一個熱愛床上運動的女友C,超帶種的懇請男友不能再只靠手指了, 企業家男友哭著掐著她的脖子:「蕩婦!」(初相識時,他可挑逗的暗示她, 「我很有耐力」原來竟然只是指力!)
更甭提業績做的嚇嚇叫比男主管更有肩膀的好友C,如何被工作競爭男性敵手,
描述成一路睡對人,胸大無腦的賤婦(我想安慰她,睡對床也是種極致的技藝)……。

有時,我靜下心來,觀賞著周邊一個個可以美麗,也可以強壯的女朋友們,即使
每一個都有傷感到令人詫笑的故事,但說不定這正是一種新品種的性別演化,
過程中難免屈就、生吞活剝男性種種面向的好壞習性,也沒有美好到可以是「希拉蕊」+「瑪丹娜」+「派瑞絲」的變形合體,但加上女性特有的誠實面對自我的勇氣,我們可能真正是傳說中的魅力唐璜。

當然,有得有失。我的傳統女人味正一點一滴的消耗無補~ 我偷偷的扯掉胸罩;
記得吃養肝丸不記得補粉。現在,我還覬覦著男友的三花牌四角褲,也許我身上
不是隱形BRA,是長了隱形的ㄐ一ˊ ㄐ一ˊ ㄚ~~~~~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