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是恐怖前女友

Share

文╱貝莉

熟朋友都知道,我很擅長和平分手。

我幾乎跟我所有的前男友都還是朋友,並老開玩笑說買賣不成仁義在,沒必要轉身離開就翻臉不認人。畢竟那些人總是陪你走了一段,曾經相信會相愛很久,只可惜沒那緣份。

所以,雖然我不會沒事跟他們出去,不過偶而還會MSN聯絡,若在公開場合遇到也會打招呼,更不會口出惡言。

但我要老實說,我以前並不是個高EQ可以好好分手的人,我還曾經有過讓男生們聽到會倒退三步謝絕往來的爛分手。

第一個是與初戀男友分手時,當時他同學良心過意不去告訴我他有劈腿,我因為很不甘心,蓄意找他的劈腿對象聯手、對質,還請那女生把我寫給男人的情書、送給他的香水、皮帶,都偷出來還給我。我試圖擾亂他們的生活,讓男人覺得我是神經病,還因此加速他們的感情。我永遠記得,在他與新女友出車禍住在醫院時,男人看著我那鄙視的眼神彷彿說著我是暗處的簍蟻,黏在肌膚上的水蛭。為了復仇,我還去跟他同學搞曖昧,於是從被害者,變成加害者,如果是在三立民視的電視劇裡,我應該就是「魔化」的女配角,會被觀眾吐口水、大罵髒話、擋人家幸福之路的賤貨。

可是十年後,我們在街上相逢,兩人萬分驚訝,給彼此一個大擁抱。他跑進7-11買杯我最愛的熱可可給我,兩個人在街邊抽菸聊天。他問我爸媽好不好?我問候他的貓還在嗎?跟之前那女生後來如何?男人笑得更大聲說:「那妞比妳還瘋啊!」我笑虧他就是愛瘋妞。他反問我脾氣是否好一點了?

什麼誰劈腿、誰復仇,通通丟了一乾二淨,反而想起是學生時代的往事,兩個人記憶拼圖拼不完,怎麼都兜不在一起。

第二個男友更有趣。當年因為兩人吵架我跑去另個男生家吃飯,獨佔慾超強的他當下把我趕走說要分手,我死求活求他不回來、寫情書、錄情歌大哭都挽回不了,所以我就騙他我懷孕了、還拿朋友的超音波照說我自己去拿了小孩想讓他愧咎。男人當時很生氣,覺得我沒有跟他討論。我堅持是他自己要跟我分手,為何要徵求他的同意?兩人一來一往、刀劍相向搞得雙方遍體鱗傷、不歡而散,他還跟朋友們放話說:「有她就沒有我。」在那男丁興旺的朋友群裡,自然沒有我容身之處,只有少數幾個跟我比較好的會私下碰面。 我以為會一輩子老死不相見,沒想到幾年後卻在一個婚禮跟他重逢。

他主動過來跟我敬酒,我們在婚後派對上聊了起來。男人跑去電視台上班,被朋友虧老是在換女友,小模、C咖換不完。其中幾個人還說他現在是女生心中的小狼狗前三名,如果純上床找他就對了,比較熟的男生還半開玩笑問我說,他床上功夫真的這麼有口碑嗎?

酒酣耳熟、笑鬧之際,我問男人:「當時你幹嘛說跟我誓不兩立?」
男人說:「拜託,我們分的那麼醜,自然會這樣說啊!可是大概半年後我就好了,卻也拉不下臉問大家妳去哪?」
「爛透了。」我說:「但我也有事情對不起你,其實我當時沒懷孕,我只是希望你記得我……」
「有這件事嗎?」男人的表情讓我更覺得當年的自己可笑。
「對不起……其實我真的很糟糕,傷害過很多女生……所以我真的不記得……不是說我現在變得有多好,但至少我懂得有些安全規範還是要顧到……」他誠懇地給我遲來的抱歉。

我看著他,一面慶幸跟他分手了,一面不免想,不管多麼「花系列」的故事,回頭看時,都覺得很可笑。就像學生時代我們都覺得半屏山、自尊鞋很酷,可是現在看到照片卻笑到肚子疼。

之後跟幾個朋友分享生命中的爛分手。不外乎是分分合合N百遍,被男人當備胎女友呼來喚去。還有自以為灑脫,跟對方雖分手但還是有上床。說好要當永遠的家人朋友,卻躲得比誰都快。還有,用離線留言說再見,從此消失換號碼。或被對方老婆發現,老婆找上門對質老公卻一聲都不敢吭。以及連續兩個月不說話,連再見都沒說就神隱。

好奇怪,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故事。
可是在說這些故事時,卻像我遇到初戀跟第二個男友般的態度談笑風生,雖然偶而會罵幾句對方王八蛋,但似乎都在說離自己很遠的事情。

新婚的朋友說:「我很感謝劈腿王跟我分手啊,要不然我怎麼會遇到現在的他。」
婚姻幸福,即將臨盆的老友說:「還好他老婆有發現,不然,我想我永遠走不開。」

當然還是有人會害怕的。

我的作家朋友說,她打死不上電視,因為她才不願意在電視上侃侃而談兩性關係時,會有曾經瞎了眼交往過的王八蛋說:「欸,那女的以前超愛我。」
有的人則是擔心自己的品味極差,下次戀愛還是會碰到這樣的人。
或者某些人連續幾次遇到男友跟她分手後就結婚,厭惡自己背負著「倒數第二個女友」的名號。

也有些人,明明是自己說分手,但聽到前戀人有了新戀情之後,卻開始不甘心,覺得自己的所有物要走了,開始跑去痴纏。

分手這兩個字說來簡單,但卻要走一條好漫長的路。
我相信,只要是相信真愛的人,不管是分手還是被分手都會很難過。
因為曾經在某瞬間,我們都相信彼此是認真的,我們都以為我們會相愛很久、規劃未來。可是有一天,我們突然不想看到對方了。我們在對方身邊一秒都呼吸不過來。

知道嗎?看到自己曾經很愛的人,突然膩了、煩了這多不堪。
究竟是自己看走眼,還是對方變了,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所以,我們用一些比較單純的方法來處理,例如:恨對方。例如:殘忍的消失。當然有些人會立刻假裝愛上別人來忘掉一切。當然有人會投入讓自己更不堪的強烈報復。

戀愛這件事好慘,開始要有勇氣、分開也要有勇氣。明明不確定性這麼高,但我們無論如何都想賭一把。

那,劈腿的那個人呢?
會不會還記得海誓山盟,還是根本毫不在乎?
我想講了這句話一定會被撻伐,但我相信在某處,對方還是有難過過、後悔過、為難過。

所以我相信范植偉的難過是真的。但對我而言那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難過。他的所作所為只會讓我相信這男人根本沒好好愛過這個女人。他把兩個人之間的傷害擴大,用「誠實」當武器,把男女相愛或者對戰時的細節毫無保留地披露。

如果一個人曾經好好愛過對方,走的時候就算多不堪,到哪天大家都走出「愛情被搞砸」的情緒後,絕對不會這樣攻擊對方。
而且如果你們分手之後的戀愛路不順遂,你想到的應該是對方的美好,怎麼捨得口出惡言?

雖然分手常常風起雲湧互相攻擊,就像電影《同床異夢》一樣。可是最後,就像颶風過後的朝陽,彼此都還是可以親切一笑。

然後你就會發現,分手好壞根本不重要,比起來,會不會遇到真命天子比較重要。

Advertisement
貝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