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史帝芬的禮物

文/段奕倫 圖/段亦德

星期五是Boys Night,幾個大男人約好下班後來個在Pub小酌幾杯。史帝芬因為遲到了半小時,被大夥起鬨要他負責下一攤。

我:「史帝芬,下一攤要去哪裡玩?」
史帝芬:「今天真的不行。等一下要趕回家。」
我:「開什麼玩笑!哪能麼容易放過你。」
史帝芬:「我是說真的啦!今晚真的不行,下次我一定包辦全晚。」
我:「你這不是掃大家的興嗎?」
史帝芬:「今晚Anna吩咐一定要八點以前回到家。」
我:「為什麼?」
史帝芬支支吾吾:「就……Anna剛打來說一定要我回去。」
我有點不高興:「電話拿來!她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Boys Night,我來跟她說。」
史帝芬面有難色:「不好啦!今晚真的不行。」
我:「不行!沒有解釋清楚不能走。」
史帝芬:「唔……. 我 …….」
我:「我聽不到,你說什麼?」

史帝芬臉紅的低聲:「Anna說若我今晚可以陪她的話,她會幫我口交。」

我:「口交哪天不行,一定要今天嗎?」
史帝芬:「拜託!你不懂好嗎?她從來不幫我口交,百般哀求下一年若可以有一次就很了不起了。今天她居然主動提出,我怎麼可能放過這機會。所以求求你啦!今晚就可憐可憐我的老二吧!」

大夥望著眼前這長期受虐的小狼狗也只能搖搖頭,看著他興奮的搖擺著他的老二離去。
大部份的女人都太低估男人的身體構造,她們甚少花心思研究過男人老二的需求,導致她們普遍認為口交不就只是張開嘴巴拼命上下移動就了事。但有多少次,男人被女人笨拙的口技弄的苦不堪言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只好假裝自己受不了,把女人拉起來趕緊直接進入主題。 雖然男人的要求不多(看看史帝芬只期待一年被含一下),但像任何運動或技能,口技也是需要練習,多做多看多研究才能成為高手。
若Anna真的一年才練習一次,她的口技想必應該會讓史帝芬怯步才對,但若Anna含起來得心應手,那史帝芬應該要好好想一想小狼狗的地位會不會被外面的野狗給取代了?

本文轉載自:明周時尚 每隔周四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