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天使脫下羽衣

文/陶晶瑩

她一個人坐在誠品的Café裡,悠閒地喝著拿鐵,這已是她不知多久以來,難得能享受到的單身片刻。
她並不是單身。她已經結婚五年,有兩個孩子;而今天,是因為客戶相約在下班後,她才能跟老公告假。

好久了,她覺得自己像個陀螺,一早起來,得為全家張羅早餐,挖起兩隻賴床的小豬,替他們穿衣穿鞋,最後一次檢查書包,趕鴨子似地把大家趕上車──送完老公上班,再送小孩上學,孩子學校旁剛好有個市場,她還得快速地利用五分鐘的時間進去抓幾樣晚上吃的菜──這樣,才能安心去上班。

在公司,她是主管信任的員工,因為主管的賞識,她只好更努力地表現;做不完的工作帶回家,趁監督孩子功課時一起做……她已經失眠很久,也便秘了很多天,因為她實在沒時間,沒有自己的時間……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她看著她的好友芬玉,就又覺得好些。芬玉被公司派去北京,三個月才能回台灣一次;放著老公和五歲的女兒留在台灣,芬玉只能靠Skype一解相思之苦。偶爾通電話時,她知道芬玉都和客戶約在非常有設計感的高檔餐廳,她十分羨慕,芬玉卻說:「拜託,我很想回家抱老公和小孩好不好!」

母親節要到了。街頭巷尾熱鬧的折扣廣告,貼心提醒女人要好好寵愛自己,也提醒大家要好好「孝敬」母親,那麼,終年辛苦的母親們,要的是什麼?化妝品和內衣?還是一張豪華的按摩椅?或昂貴的SPA課程?但看到她、芬玉,和許多現代母親的故事,我終於明白,過去給母親的卡片加笑容,或是成年後能雙手奉上的現金,並不能表達多少的謝意,或是歉意。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