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有時「小」一點比較好

文╱小艷

就像老男人對於妙齡女子的嫩皮有著莫名迷戀一樣,女性也對年輕男子有種狂熱,至少我就是。
記得十九歲與一群長我十多歲的都會女作家們飲酒聊天的晚上,其中一人提及,她一名同齡女友在豆漿店脂粉未施,被一名高中男生搭訕後,兩個人火速熱戀起來,羨煞了那一票女郎,當時我只覺得好不可思議沒有太大的反應,但如今憶及,我口水也忍不住直流,那真是高標的榜樣哪!

想想,我其實對於各種階級差別戀愛都有高度興趣,當然包括了女大男小的戀情。
話說高中時的我就特別喜歡作弄小男生,不過那有點像是作弄小女生般,只要看到他們臉紅害羞的模樣,莫名其妙會high起來,單純是出於某種劣根人性吧,當熱烈地在公園裡教學弟什麼叫做「熱吻」之後,學弟瘋狂的追求又讓只是一時興起的我感到惶恐逃之不及。
對,那時候,只要一聽到「妳對我是認真的嗎」,都令人害怕,雖然我不是故意玩弄對方,也明白告知我「只是一個吻喔」,似乎總要落得負責下場,現在想起來跟女性公敵的花心大蘿蔔沒有兩樣,於是我稍微收斂了,如果沒認真談戀愛的,就盡量不碰對方;後來我的一段學生戀情為期四年,也是學弟。

整理一下我曾有的小男人戀史(好像也可以稱為少男初夜殺手了),真的與小男生交往,發現他們並不比同齡男生幼稚,反而多了一種體貼,是同齡男生比較少的。
有句話說:「老男人已經沒有那種熱情」,我打一半折扣,老男人是有熱情的,但他們多半不會表達。
而他們往往能做的熱情也比說出口的少了些。

我曾因為看了《魔女的條件》後,認真去修教育學分,希望將來可以當個女老師認識俊美男高中生,雖然後來放棄了這個志願,看到穿高中制服的男生還是頗令人神往。
現在的我三十歲了,最新的志願是四十歲時也要跟十幾歲頂多二十出頭的小男生亂愛一番來不枉人生。

我想這跟年齡和階級差別戀愛當然有點關係,不過小男人真的最吸引人我,莫過於一種「單純」。

倒不是幫小男人打廣告,憑良心說,小男人的體力好、精神好,從不吝嗇把他覺得妳最美的地方與動作重複地唸到妳背得起來為止妳也聽不膩,老男人卻連一句「我愛妳」都要妳問了以後他還懶得(或不願意)說。
老男人總是愛用一副「我早知道」的表情嘲笑妳的認真和愚蠢,小男人卻會在一旁幫妳搖旗吶喊然後抱著妳一起哭、一起笑。
小男人對妳的耐心反而比自我強烈的老男人更多,至少他們很願意去瞭解和體諒……,只是,最後往往與小男人分手的原因不是愛上了老男人,就是覺得彼此長大的速度差太遠。

不論跑得太快了、太早開始跑了或跑了好久好久了的選手,不禁喜歡上剛開始起步又對旅程有熱情的對手,最後他們跑不過我們,或我們都追不上時間。
小男人還在牙牙學語的時候,我們可能已經傷痕累累,卻又迷戀往往小男人才能帶來的那種原始的熱情,就像是初戀時不顧一切又單純的感覺。

女人不就是這樣嗎?
即使滿口不相信愛情,還是渴望那麼樣去愛,那麼樣被愛。
即使遇到的都是混帳王八蛋,總希望就有那麼個萬中選一,一生一定會遇到命定的那個人。
即使已經不能很單純的面對這個世界,卻還是用單純的心情去戀愛:
上上下下、忐忑不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那也許就是姊弟戀最迷人之處吧,因為,我們都想跟與我們一樣瘋狂、認真、毫不猶豫去愛的人戀愛。
而那大概也就是理想與現實的差別。

所以,現在的我選擇的是既大又小,不大不小的同齡男人,年紀比小男人老,體力跟精神比起老男人幼齒。
畢竟,就算麵包要吃、日子要過,男人有時還是「小」一點比較好:
有純真的耐性、情願受傷的體諒與幽默的孩子氣,比老男人多了熱情與「動逃」,比小男人多了智慧與成熟。

而我們可以多愛很久。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