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上床,還是小弟弟比較好?

文/虹彩妹妹

新聞裡報導台北縣一名在國中任教的女老師,和小他14歲的國三生談戀愛,2人還在學校裡發生性關係,分手後男學生痛不欲生,向輔導老師訴苦,才讓這件師生戀曝光時,我跟雪莉在通電話。

「那老師一定把學生當Fuck Buddy。」我說。
「不是,那只是個國中生,雖說即使是愛上對方也很噁,但比較起來當Fuck Buddy更噁。」
「那麼…」我攤開水果日報說:「1. 老師在學生家長車後與學生激吻。2. 在放課後學生問老師說:『妳離婚了性生活怎麼辦?』3. 兩人上床(數次?)後老師旋即說:『我們兩個不適合。』4. 說了不適合之後,男生傷心轉身要離開時,老師還跟他擁吻。這1. 2. 3. 4. 點放在夜店男男女女的辛酸血淚史中,不是正巧翻到火包友那一章。」
「什麼是火包友?」雪莉問。
「妳自己把火包兩字拼起來看看。」
「妳很賤耶!」雪莉慢半拍地抗議:「但我想問,人為什麼無法跟Fuck Buddy戀愛,不是喜歡才會上床嗎?」

這一刻,我真的覺得雪莉好像我的清純馬子,但我不是男的,雪莉也不是我的妞。我是個活生生的女人,只是我是會把性跟愛分開,或許會萬夫所指、被眾人罵道德淪喪但絕不劈腿的賤貨(喔,我忘了說明,也不同時重疊兩位火包友,在戀愛跟火包的世界裡,我都算專情)。

「好吧,就由老師跟學生來講,妳覺得他們有可能戀愛嗎?」
「不可能吧…生活圈差這麼多…」
「那就對啦,之前那個酒保尼克,他多麼青春可愛,上班時萬眾矚目,小妞們都包圍著他,調酒一流、去錢櫃唱歌還會發現他歌唱得超好,到我家還會貼心買消夜,睡在身邊看起來像個孩子,在床上用饒勇善戰是個好鬥的漢子,可是妳覺得我應該跟他戀愛嗎?」
「他看起來不錯啦,但感覺交往之後麻煩會很多,你們生活圈也差太多了…」
「是啊,不過每次來個友誼賽,我都覺得很青春洋溢。」
「既然這樣,下次就找年輕男生談姐弟戀就好啦!」單純雪莉依舊要把我導回正途。
「不是我不談姐弟戀,但也是要有適合對象啊!」

說真的,我不是在為自己辯解,我喜歡跟年輕男生上床,我也想過要跟年輕男人戀愛,但戀愛真的沒對象。
也許是我眼高手低,也許是我自我感覺良好,但要我戀愛真的很難。曾經我也想一直堅守自身得到真愛,但我發現如果今天生活忙碌連個擁抱都沒有日子會很苦。

我也跟稍長幾歲的男人一起過,戀愛、純上床都有,可是卻發現,有時候卻讓日子更難過。

跟年輕的男生讓我更自由,也許是規則先說清楚,也許因為不需去想交往戀愛的事情讓我更自在。

「那麼,男孩沒愛上妳嗎?」雪莉問。
「沒有耶,我看他也挺怡然自得的。」
「這樣,不是很怪嗎?如果有天男孩說他愛上妳怎麼辦?」

其實沒有怎麼辦,我想。
因為我總是裝出逞強大姊姊的樣子,我沒說出的答案是,其實我不跟比我大的男生交往或者是上床,最後也許比誰都更渴望依賴。而我會找這個人,也知道是因為他不會把我放在心裡,他所有的完美表現只是因為他本身就是服務週到的人,跟我一點關連都沒有。

也許青春的肉體是逃避的出口,因為你會忘記自己有太多現實需要面對。但對我來說,跟年輕男孩戀愛,又充滿了不安。當然,也許是因為我們把生命中的所有勇氣都放在工作裡,所以才把自己變得無情,只想要一個暫憩一晚的港灣。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