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劈腿反被劈

文╱芳齡二十二

妳一定要老實告訴我,你們到底有沒有怎樣?我需要實話才能分析事情。

她是這樣跟我說的,我想,妳不過是想套我話吧?到底要分析甚麼,妳真把自己當偵探了嗎?

剛從大學逃脫了出來,對於我的第一份工作和這社會大染缸是充滿了新鮮感。

以前的生活充斥了同年齡的人,沒有年輕小美眉和老處女的分別,但現在二十二歲的我,在大叔之間是著實的年輕少女,當然特別受到關愛,老實說,我自己也是爽的不亦樂乎。

就在我工作了六個月之後,35歲的主任總算開口約我一起游泳。

他很幽默,個性溫和,很愛他的小孩,處理事情也是手腕不錯,欣賞是有一點,要當男友,尚不列入考慮名單。

平常和他線上聊天傳簡訊是常有的,帶點小曖昧又不觸碰界線,對他的感情也僅止於下屬對上司的崇拜。

游泳那天,我們聊得很開心,這是我們第一次私下出去,他看我的眼神有點怪怪的,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多想。

後來,我們又約說要出去喝酒,偷偷出去喝;

嗯,我也是答應了,瞞著各位同事一男一女約會,有一點刺激的感覺。

那是在那間我最愛的bar,喝調酒,聊天,聊東南西北,聊工作,聊家庭,聊同事,隨便聊…

忽然,他握著我的手,說:你的手怎麼那麼小。

我那時候嚇死了,主任怎麼牽起我的手,一顆心不爭氣地噗通噗通跳。

我看著前方,不知所措,不久之後,他看看時間晚了,就說該載我回家了。

快到門口的時候,在車上,他忽然吻了我,幾秒之後停了下來,我看著他,還搞不清楚現在是演哪一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他又吻了過來,應該是因為男朋友遠在國外半年多,很久沒有享受被熱吻的感覺,加上和眼前的這個人接吻默契很好,我也默默的接受了。

之後車往遠一點開,停在暗一點的地方,我們就更往禁忌一點的地方去。

他問我:為什麼會喜歡我? 

我笑笑著沒有回他。因為此刻我心裡的聲音很清楚:我沒有喜歡你,也還沒有愛你。

他說:妳有男朋友。 

我說:你有老婆有小孩耶。

我問說:這是你第一次出軌嗎?

他說:嗯,真的,第一次。他很篤定的感覺,讓我覺得真好,我是讓他第一次出軌的女人。

我問說:你不會有罪惡感嗎?

他說:會阿….但是會習慣的。他邊握著方向盤,邊看著前方說

我注意到,我們開始熱絡,正是她回去的時候。

直覺地問他,是不是她回來之後我們就不能常出來,他說對,要小心,她很八卦。

她,是她們工作很久的夥伴了,同事總是開玩笑說她是他的情婦,他說她只很依賴他,他也不喜歡大家開他玩笑。

更何況她是有老婆的人耶,他問我為什麼也向其他人一樣誤會他?

好像很委屈的樣子,我點點頭,甚麼都相信他

我們上班天天見面,動不動就傳簡訊,上班要找時間獨處約會,下班後還要出去約會。

我們在一起了,只是偷偷摸摸的。

我跟他說:我還是想要你把家裡顧得好好的,我不會太吵你。我那時候覺得我是只是盡一點情婦的貼心。

他也說:我不會給妳壓力,但是哪天,如果妳真的不愛我了,也讓我好好照顧妳好嗎?

他說了好多話,他說他會用盡全力保護我,保護我不被受傷害,為了不被發現,他有時候會故意對我冷漠,但是他要我記得,他並不想這樣做。

他還說,他記住我的味道了,他擁抱我過後,都捨不得洗澡。

每天每天,他用甜言蜜語灌醉我。

我的Ipod故障,他說要買一台給我;

他還要給我美金歐元在機場候機時可以花用;

我管錢管到錢掉了,他說他要幫我賠,捨不得我賺錢還要賠錢。

他要我身上有屬於他的東西,他要租房子給我住,他編織了好多夢,他說他都計劃好了,叫我相信他。

他更說,我讓他有了工作的目標和動力。

我終於也掉進了這些夢幻的泡泡裡,好幾次我跟自己說,這就是跟大男人在一起的好處,不用愛的太累,卻可以沉浸在被寵愛的感覺。

從偷情,到被愛,最後我開始認真付出了,我開始思考,要怎麼繼續偷這段不能公開的關係?

我甚至跟我的男朋友分手。

好朋友發現我怪怪的,特地告訴我,你再怎樣都不可以跟有婚姻的人交往,即使他和家人關係再怎麼不好。

這句話我一直放在心上,但是我又在熱戀期裡。放手和不放手都很痛。

有一次,我想起了他的老婆和小孩,罪惡感重到睡不著。我聽梁靜茹的第三者,希望相信自己真的是無意闖入的第三者。

隔天,我請他好好考慮我們之間的關係,他說放棄我比被發現痛苦,他不能沒有我,他真的很愛我。

我聽了好感動,繼續和他保持聯絡。

這幾天,他不在身邊,她一直來找我聊天,問我是不是和他有同事之外的感情,

我覺得莫名其妙,猜出來是我好朋友告訴她的,但是我不想講實話,因為他跟我說過不要讓別人知道,尤其是她很八卦,所以我防著她,我也覺得這種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直到她跟我說:我都知道了,妳沒有老實跟我說,接著,她拿出手機說:他傳給你簡訊我都有,妳拿去看吧,我不怕妳看。

我還來不及反應,我一邊看,從腳底麻到頭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手機裡簡訊的內容和我的幾乎一樣,寶貝換成了老婆,我的貧血變成她的胃痛,想妳想到睡不著和我不能沒有妳,這倒是沒有變。

他好忙,一個簡訊要傳兩份。他好忙,一個夜晚要分兩等份。他好忙,一個辦公室裡要安撫兩個情婦。

他更貪心,想要佔有三個女人。

我好心寒,對自己的蠢心寒,我怎麼會相信這個我遇過最壞的騙子,而且還動感情了。

好幾次他在和我溫存之後,接著就投入了她的懷抱,臉不紅氣不喘的,

她又說:我們這個月的頻率還是很常,幾乎天天。

我的貧血更嚴重了,好想吐。

想起來,每次他到半夜就急著把我帶回家,他跟我說:我捨不得你熬夜睡太少。

曾經我以為好貼心的他,其實只是乖乖的遵守他大房娘娘說的話,因為十二點是她規定的門禁時間。

原來,她是他出軌六個月的對象,我也不過才是在一起一個月的二房情婦。

更可憐的是我們兩房之外還有個正宮娘娘。

馬的,我們才是最蠢的兩個傻子。事情的真相就像鏡子一樣確確實實的照出了我們的狼狽樣。

我把之前所有捨不得的訊息都刪了,我和她說好要站在同一陣線上,要堅強,要想他的壞,要心狠,不要聽任何解釋。

之後,我鼓起勇氣傳了一封簡訊告訴在國內放假的他:我們都知道了,原來被騙的是我們兩個,不用再解釋了。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