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爬牆派教主VS.李棠華雜技團團長

文╱貝莉

我想,除了戀愛有配額之外,性愛也一定有配額,在一堆功力勝過劈腿族的姊妹環繞兼蠶食配額下,我只能當純情的道姑,並被嘲笑。

性愛真的不重要,不值得每天提起,它應該像抽煙、喝酒、吃飯、運動,如此的健康和平常。
性愛卻又很重要,當妳的朋友跟妳提到性問題時,像個變態週期,每個人在妳耳邊像蜜蜂般嗡嗡嗡地講完自己的故事後,反問:「那妳呢?」那頓時又會變得非常重要。
我有一位神奇爬牆好友Cindy,有交往八年的穩定男友,卻一天到晚偷吃,他的至理名言就是「人啊,只要隻手遮眼就好,毋須隻手遮天。」就靠這金句把生活打點的服服貼貼。
另一位Eva是我大學學妹,也是和Cindy並駕齊驅的奇葩,每次戀愛,每個人對她來說都很重要,每一個都是心頭肉,但那「每一個」,卻代表著複數,並且涵蓋三個以上。

以前在學校我都笑她是李棠華雜技團團長,一般人腳踏兩船,可這位小姐就神了,她可以手上轉著兩個盤子、頭頂著爐子、腳上踢著椅子,一個都不能少。
因為工作的關係,Eva常常要台北上海兩邊跑,因此她有兩個號稱「公家機關」的交往對象,一個在上海、一個在台北,她跟這兩個對象穩定交往三年無事,台北的那個還計畫要跟她結婚。
除了兩個「公家機關」外,Eva還喜歡跟大學生談戀愛,有別於Cindy的「純運動」,Eva每一個都好心動、好喜歡、好愛,但這點真的讓我很吐血,一個女人那來這麼多好心動、好喜歡、好愛?

Eva不是除了談戀愛就什麼都不管,她在一個進口玩具製造公司上班,工作非常的認真,也常常把家裡打掃的一塵不染,可她真的很精力充沛,在台海兩邊飛來飛去的情況下,還是充滿戀愛的力量。
她真的都是戀愛,她可以為了每一個人落淚,可如果叫她替哪一個人死,她辦不到,因為她覺得,這些人死了不要緊,只要她活著,她可以再找下一個。
我常在想我的朋友是不是因為極度缺乏安全感所以一直要很多男人在身邊,但她沒跟我明說,我也不方便多問,可有時我真的很頭暈,因為要辨認的對象太多,而這些人在我眼裡看起來都是一個樣。

這天我跟Cindy還有Eva約在永康街的「小客廳」碰面,小客廳是間室內設計師開的店,裡面有非常好喝的煉乳奶茶,是姊妹們會面據點之一。

「教主,最近過得如何?」一上坐,Eva立刻笑問Cindy。
教主,是我們給Cindy的尊稱,全名是——爬牆派教主。
「別說了,我快累翻了。」Cindy皺著眉喝了口茶說。
「幹嘛累翻?最近工作很忙嗎?」我不解的問。
「才不是,工作能忙到哪去?」
「不是工作?喔,我知道了,還是跟六郎進展不順!」六郎簡稱一夜六次郎,是爬牆派教主的最新目標,六郎雖然一夜六次,但次次無法達到高潮,所以身為教主,怎麼樣都想突破這障礙。
「妳還在跟六郎抗戰?」Eva聽到我的話感到不可思議。
「什麼抗戰,我簡直是超越顛峰。」
Cindy累兮兮地告訴我們,昨晚在她的精心策劃下,終於支開她弟,締造了一個完美的運動場合,有著燭光、Sade慵懶歌聲、還有Victoria’s Secret性感睡衣。她很有耐性地為六郎服務,很委屈地忍受那只有女性主動的前戲,終於,在一個小時後,六郎有了高潮,Cindy得到了她想要的女性魅力確認。

「恭喜妳終於征服了六郎,我想以後泌尿科醫師醫治晚漏症男子的處方上,可以寫上妳的名字。」我半開玩笑虧Cindy,對於為了征服男性,委曲求全使出渾身解數這件事,實在不大認同。
「不,故事還沒完。」Cindy認真地說。
「什麼?!」她的話讓我十分錯愕。
「六郎好像都不用休息,第一次完了之後不到五分鐘,他又要第二次,整個晚上像是A面第一首不斷重複,我們總共抗戰了五次,一路戰到天亮,他還意猶未盡,嚇得我立刻躲去我弟房間睡覺。」
「不、會、吧!」我驚訝的說。
「每次時間都一樣嗎?」Eva不虧是團長,表情十分鎮定。
「是啊,都一樣。」
「五個小時耶!妳瘋了嗎?還要不要睡覺啊!」我聽見了簡直快昏倒,五個小時,運動量可媲美登山隊。
我抓著Eva的手想獲得她的認同一起批鬥Cindy,沒想到Eva卻看著Cindy一臉曖昧:「喔,那我們差不多囉,我四次,不過時間是妳的一半。」

什……什麼?我的朋友都瘋了嗎?四次五次?這聽起來怎麼像是參加鐵人三項的競賽練習,不是聽說國人的性生活是平均一週一點五次嗎?在我眼前這兩位到底是從什麼國家來的?雜耍團跟登山隊也不是這樣搞!

「妳是說前天剛把到的那個大學生嗎?」Cindy一臉好奇。
「對啊,在交友網站認識的,他好可愛好可愛喔!」Eva如小女孩般地嬌羞。
嬌羞!這是什麼跟什麼?我的朋友居然這時還露出初戀的表情!
「交友網站啊,嗯,我最近也在那認識一個不錯的男人,我看六郎是用不得了,懂得尊重女性、又一直要,實在太累人。」Cindy說完反問我:「Blue,那妳呢?妳不是也有上那個網站嗎?有沒有遇到好對象?」

我心想,那網站不是用來搞笑的嗎?我根本沒在那發現可以交往的帥哥,而且老在網站上遇到同行的朋友,最後就索性搞笑起來了!

「哎呀~看她那一臉呆滯就知道沒收穫,Blue,妳這樣不行啦!老是有『客戶』沒『業績』,一年了耶!」Eva的眼神中透露著朽木不可雕四個字。
「我……我也不願意啊!」我看著她們兩人完全不知該說什麼。

現在是怎樣?沒有性生活者必死嗎?
我老是覺得都是因為這兩位小姐的「戀愛」故事聽到我都膩了,所以我才會間接影響到對戀愛冷感。
求求妳們,別老是又吃又喝又拿的,分一點給別人吧!

本文節錄自《Single War單身戰爭》一書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