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今晚請我喝一杯好嗎?

文╱貝莉

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天看到她了,從我來的第一天開始,她就未曾在這間店缺席過。她是個很特殊的女人,聽同事說,在我來的更早更早之前,她就在這裡出沒。幾年過去了,她的年齡從25、28、26不停地隨著心情更動,沒人知道她從哪來,只知道她總是抽著黃長壽,喝著別人請的Long Island Ice Tea,店裡的人都戲稱她為長島女。

「她一定是個窮光蛋,要不怎會老是抽連我爸都不願意抽的黃長壽。」同事甲無聊的走過來和我八卦。
「她到底在做什麼的啊?」我一邊調著她指定的長島冰茶,一邊帶著嘲諷的表情問著同事。老實說,我不是什麼心地善良的小甜甜,在這煩悶的工作裡,無須和人鉤心鬥角就有比連續劇還精采的故事可以聽,何樂而不為?
「天曉得!她每次的答案都不一樣,一下子說自己是模特兒,一下子說自己和Playboy要簽約出寫真,上次更誇張,還說有人要和她簽約去演戲。」
「寫真?!」聽到同事的話,手裡的酒差點沒飛下來。長島女雖然號稱25~28歲,但是她其實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這個年齡。她身材乾癟,皮膚暗沉,渾身年輕的裝扮始終蓋不住她的魚尾紋。一頭前衛的牙買加捲長髮,也遮蓋不住她那歷盡滄桑的眼神。

行蹤神秘的長島女,雖然有著和她所報年齡不符的外表,抽著老爺爺才會抽的長壽菸,但一口流利的英文,卻讓她常常可以在這裡與年齡較長的外國客人交談,並且獲得一兩杯免費的長島冰茶。老外並不懂得什麼是長壽菸,基本上,就算眼前是一個抽新樂園的女子對他們來說也不算什麼。會說英文身材苗條的單眼皮東方女子,在這些年近半百的友善外國人眼裡,其實和我們並沒有什麼差別。於是她以一杯至兩杯的酒,換取一夜陪伴的代價,一日覆一日、一批又一批的在這些來來往往的外國商人身邊流竄。

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長島冰茶後,依舊是28歲的長島女讓這些外來的朋友們,不再願意在她身上花一分一毫。她就像被打入冷宮的妃子,在這些人的眼中,這個東方女子不再特別,反而是令人厭煩的東西。客人們看到她紛紛走避,身無分文的她也開始用強迫的方式請求別人幫她付錢。客人們浮躁的情緒一天天的在店內高漲,不愉快的氣氛感染了整間店裡,沒有人願意再待在這個地方。更沒有人願意花兩杯長島冰茶的錢,來換取他們早已嚐過的無味高潮。

長島女孤立無援,她無助的望著我,我只能露出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笑容,和她言不及義的聊天,手裡拿著帳單,不露痕跡的請她在聊天之餘,順道付清她今天的酒錢。
她看著我的手中的帳單,輕輕的握住我的手,在我耳邊柔聲的說:「可以請我喝一杯嗎?我可以陪妳,甚至陪妳的朋友都可以。」
「不了。」我笑著推開她:「妳的酒我幫妳付吧!但是妳不用陪我,也不用陪我的朋友,下次別再這樣子了。」

我幫她付了酒錢,她吻了我的臉頰有點失望地離開,這時我才發現,也許她要的不是能暖她胃的酒,而是那一個個能暖她的身子的陌生軀殼。

「請我一杯酒,好嗎?」
原來這是在這寂寞的城市裡,最孤寂的呼喊。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