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期待被愛的代價

文/密絲飄

我有一群很Local的男性朋友。

怎麼認識的就不用再計較了,總之呢,他們就是那種會用即時通但不會用MSN、煙癮很重但絕對不知道303在哪、會用油油亮亮黑皮鞋糟蹋Diesel牛仔褲、唱歌絕對要點廣嗨……人的裝扮當然受生活環境影響,所以想當然爾,他們工作的環境也挺本土的,一群男同事們最省錢的休閒,是去吃羊肉爐(or薑母鴨or熱炒),最花錢的娛樂,當然是上酒家。

而他們對我人生最大的影響?嗯,我想,是「修正」了我對性交易的迷思。

算我見識淺薄好了,我以為的「性交易」,大概都是那種把酒店小姐帶出場→勾肩搭背去開房→搞完之後各自解散這樣的過程,畢竟電影啊、類戲劇啊不也都是這樣演的?可是有一天,我去吃A男的喜酒,B男帶著一個女生,看起來像小情侶似的替對方剝蝦夾菜、被虧說「什麼時候輪到你們」時女生還露出含羞帶怯的微笑、最後離場兩人還手牽手,後來我終於忍不住私下問B男什麼時候交的女朋友,怎麼我們都不知道,結果他說:「那不是我馬子啦,她傳播妹。」

傳播妹?
哇靠,什麼時候傳播妹的業務範圍已經擴張到陪喝喜酒、假扮情侶?而且不是我要說,這也假的太像了吧?

我瞠目結舌:「A男知不知道你帶傳播妹去吃他的喜酒?」
B老神在在:『知道啊,又沒差。我多帶一個人,紅包有包兩人份阿。』
聽了他的回答我更傻眼。「你是錢多到沒地方花嗎?吃喜酒就吃喜酒,硬要帶個妹是怎樣……」
『妳不懂啦。有時候很無聊,有個妹在旁邊跟你ㄋㄞ來ㄋㄞ去,很爽啊!』

他的話我消化很久,終於用一個我懂的語言解釋通了,他花錢追求的,不只是打炮這回事,還有曖昧的感覺。可是,花錢買來的曖昧,哪有不用錢的爽,幾個月後B男和一群朋友去吃薑母鴨,這一回,他虧了店裡的酒促妹。

請讓我用條列式的方法,來闡述這個瞎到爆炸的故事吧!

1.    B男要到酒促妹的電話,約人家出去玩。
2.    一起出去玩了兩三次,酒酣耳熱下,就搞上了。
3.    搞上以後酒促妹開始粘著B男,B男也就無可無不可的和酒促妹交往起來。
4.    既然已經交往,B男不希望自家馬子穿著小短裙四處給人看,要酒促妹辭工。
5.    酒促妹辭了工,當然就靠B男養。
6.    人有吃有喝絕對還不夠,總得要找樂子,所以酒促妹用B男給的錢出去玩。
7.    B男不爽,兩人吵架。半年多後分手。

分手這回事稀疏平常,真正讓B男震撼的是,這半年多來,他居然在這個沒事亂虧、沒有很愛、說真的也沒有很正的女人身上,花了幾十萬?

「X!幾十萬拿去X可以X到翻過去!」B男的辱罵字眼太髒,人工消音。
『你沒聽過嗎?不用錢的最貴啦!』已經結婚上岸的A男如是開示。

B男是個混蛋,企圖把另一半當成洋娃娃般操弄的男人很下賤,但B男又是個蠢蛋,當初他之所以和酒促妹在一起,只不過是因為人家看起來很愛他的樣子,那讓他感覺良好。如果要把這個超Local的故事用文藝一點的說法說,大概是「期望被愛的代價」。

即使面對愛,人還是貪小便宜的。

有時候,某一些對象在你心裡,像是沒什麼用的贈品,如果要花錢才能擁有,你一個子兒都不會拿出來,但如果是免費贈送,就算用不到,你也想先拿一個回家,再思考是要擺著佔地方還是丟掉。當然不是個好行為,可是,認真想想,卻很唏噓,說來說去,人只是想被愛。

就像很多時候,女生原本也只是想玩玩、原本也只是想曖昧,畢竟哪個白痴會到夜店去找結婚對象?可是床上滾完一圈,發覺剛剛緊緊摟著自己的那個男人居然穿上褲子瀟灑不回頭的離去,好像把妳當成發洩的管道,那一瞬間,誰不受傷。

可是對不起,如果那男人下了床之後就愛上了妳,單膝下跪跟妳求婚,我想,女生又逃得比誰都快。

雖然你不愛他,可是你希望他愛你,好證明你有魅力、你值得愛。
雖然你不愛他,可是如果他不愛你,你還是會受傷。

哪裡沒真愛?其實哪裡都有真愛。
狠狠傷害你的人,也經常在別人手裡受傷害。
每個人都有付出的能力,只是經常,對方想付出的對象,不是你罷了。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