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死豬不怕滾水燙

文 ╱ 亞美將

 

從以前我再怎麼樣跟舊情人不愉快分手,我最多就是痛哭、痛罵、大醉,然後隔天痛定思痛的站在高處對自己發狠地說:「我要讓你刮目相看~!」(吶喊) 

但就是怎麼樣也不會去說舊情人的缺點或是人身攻擊,畢竟我一直認為談戀愛時大家都相親相愛,如果分手事後又否定舊情人之前的好,就會反問自己,我說他爛,那麼我是不事也很爛?如果他真的那麼不好,那麼自己當初幹嘛還要跟他在一起呢? 

如果有一天被舊情人爆料怕不怕? 

怕是一定多少會怕,但是我應該是怕沒多久,就會勇於承認、坦承,因為我覺得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曾經發生過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要怎麼假裝或掩蓋都是多餘的。 

我覺得因為這些事件被拿出來討論,每個人有每個人對這事件的觀點與說法,不免也讓我們反省,當看見別人所說的、所做的後續連鎖反應,以後我們還會這樣做嗎? 

前幾天也和朋友討論過這類的事情,我們都認為,假如今天是一個清白的人,別人怎麼抹黑,我們也不需要太去介意,因為站出來的人指認的人不會變多,但是假如真有那麼一丁點的問題讓人感到質疑,我想這個問題就會被放大,這時候站出來的人就會變本加厲。 

大家對於舊情人的爆料,大多都喜歡聽醜陋那一面的,誰會想聽一個『對,他是我難忘的戀人…』大家聽完後,就會翻白眼問:『所以咧?』假如今天聽到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爆料,大家當然會追著問:『結果咧?結果咧?』就像是寧願聽隔壁鄰居說她老公有多討人厭、多不負責任,也不願聽她分享老公送她什麼禮物,有多疼她。 

我們老自以為在扮演有同情心、正義者的角色,聽到這些一些誰發生什麼不愉快,我們就想要去深入了解並且幫她解決,但是真正能夠幫別人解決問題的人很少,大多數人都是抱著看好戲或看八卦的心態來聽你說故事。 

我覺得這種心態每個人都會有,是看好奇心重或輕罷了,只是當我們好奇心顯現的時候,我們能否有多一點的同理心去看待爆料事件中的主角們,少發表一點對他們沒有幫助的言論,把注意力轉移到更需要注意的事件上,這社會會不會就少一點爆料的人? 

我經常認為,我先把我的真實個性表現出來,以表我是一個不怕別人拿往事說嘴的人,且自以為這樣就是心直口快又光明磊落的人,但聽過心理醫生說過我這類的人其實算是很自私,容易只顧著自己的感受,後來我又在想,這何嘗不也是替未來做保護的一種方式呈現呢? 
 

【後記】

每次都必須要跳出事件外,寫些對這類的發燒新聞的感想,我都在想其實我也早就知道這些有的沒的,只是我根本不想講或加以著墨,因為我覺得那根本不在我們討論愛情觀感的範圍內,後來我回想以前我做過Talking Bar的工作,會不會是因為如此,讓我覺得自己算是一個有職業道德的Talking Girl( vv的笑) 

『愛吃的嘴巴不怕餐包醬爆』本來是這次文章的名稱,如果很愛吃東西就不怕醬爆餐包在嘴巴裡炸開,意思是說如果喜歡偷吃或陷入肉慾情海中,就不怕日後哪個誰來爆料。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