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莉莉的慘痛教訓

文╱駱小紅

要說被「舊情人爆料」,莉莉大概是對此最深惡痛絕的吧!

剛認識莉莉是在幾年前,她到我們公司來應徵工作,外表時髦、笑口常開,讓我們這間充滿宅男工程師的電子公司,一下子充滿了活力。大家都以為莉莉只有廿出頭,因此都叫她「小妹」,唯有我從人事資料上看到,她其實已經快三十歲了。

問她有沒有男友?她總是微笑搖頭?想不想結婚?她便點頭,可是公司裡的宅男們大都有女友了,於是愛幫人湊對的我,便鼓動宅男們幫她介紹「親戚五十」。幾次相親,明明雙方印象良好,可總是沒有結果。

某天莉莉找我一起吃飯,她看到新聞上有個前男友在爆前女友的料,甜美的臉上突然出現極度的厭惡表情。後來她邀我到她家坐,我才發現,她租住的小套房裡,竟然家徒四壁。

這時候,莉莉從皮包裡拿出一個信封,是法院的傳票,她眼眶紅紅地跟我說起往事,我才知道,為什麼幾次相親都沒有結果。

幾年前,莉莉也跟其他年輕女孩一樣,在跟男友交往了兩年之後,到了適婚年齡,很自然決定走入家庭。由於莉莉生性拘謹、家教嚴格,交往兩年,都沒讓男友上過她的床,對她來說,「第一次應該給老公」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她萬萬沒想到,那卻讓她陷入日後的萬劫不復。

她老公是個年輕帥哥,跟她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可是沒有人知道她四年婚姻,有名無實。問她為什麼?她說,

「我也不知道。新婚之夜他就喝醉了,然後我以為他只是醉了、所以『不行』。可是,一連過了一星期,他都沒有要『怎麼樣』、我也覺得奇怪啊,就主動問他,結果…」

結果那傢伙,連前戲都沒做,直接硬上,讓還是處女之身的她,痛到幾乎死掉。而且,從脫衣服到完事、全程不到三分鐘。事後她躲在浴室裡哭,不知道為什麼老公不碰她,也從此對性事深感害怕。

「老公不找我,我反而覺得安心。」

問她為什麼沒把這些事告訴娘家的爸媽?
她說:「我爸媽很傳統,小時候曾經因為我是女孩子,要把我丟掉。我想,就算我講出來,他們也只會說『老公是妳自己選的』『嫁出去妳自己要負責』。」於是,她忍著,過著無性的生活,直到兩年後,她考慮過是不是生個孩子?於是又委屈自己,跟老公表示她想要孩子,結果又是痛得死去活來的三分鐘,而且事後她看了一整個月的婦產科——老公讓她陰部發癢。奇怪的是,老公這次竟然難得釋出善意,說要陪她去回診,她還以為老公良心發現了,高興得很。

之後,老公雖然沒再碰她,可是卻開始跟她調錢。反正有借有還,又是自己人,她根本沒想過,有什麼不妥。老公經常叫她去幫忙刷卡付帳,要不然、就是讓她去預借現金,再借給老公。就連老公買的新車,也是她去娘家借的錢…她為了滿足老公,拼命加班賺錢,但仍然是個月光。

「只要他不在家裡煩我,給他錢打發他出去玩,我反而好過。」莉莉是這樣想的,她完全沒想到她的婚姻真的有問題。

旁觀者當然都知道,這樣的婚姻有問題,但她是獨生女,又因為結婚換工作,人生地不熟根本不知道跟誰商量。就這樣,某天她誤接老公手機,才知道老公早就在外面有別人了。當晚,老公怪她「隨便幫我接手機」,痛罵她一頓,然後摔門出去喝了個爛醉才回來。

此後,她就經常接到各種電話,有男有女,打來罵她不要臉、死纏不放,老公根本不愛她、卻死賴不離婚。某晚,她受不了了,質問老公那些都是什麼人,爛醉的老公一拳打爛的她的衣櫃,她擔心下一個被打爛的會是她的頭,於是帶著一只皮夾,逃出了夫家。

之後就是上法院訴請離婚——要不是她有個親生大哥支持她,她可能根本沒勇氣上法庭。去法院那天,外面圍滿了黑衣人,沿路叫罵她「不要臉」「討客兄」,直到進入法庭,老公家全體到齊,還有一大幫不認識的人來助陣,而她一個弱女子,只有親哥哥陪著。

「法官,這個女人很要不得,浪費無度,刷卡成性!」老公拿出她的信用卡帳單爆料,指著上面居高不下的應繳金額。她心裡想,那還不都是幫你借錢、替你刷卡的負債?

「法官大人,這個女人根本不孕,我要告她騙婚!」老公又拿出那間婦產科開的證明。她心裡又想,「你結婚四年才碰我兩次,兩次都只有三分鐘,還讓我痛得要死,發癢到看醫生,還說我不孕?這樣會孕才有鬼!」

可是,她只是低著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當時她跟她大哥都在想,這男人葫蘆裡賣什麼藥?居然這麼有心眼,準備了這些「證據」來爆料??那些黑衣人一直鼓譟,如果不是法官叫他們肅敬,她真的覺得很害怕,會不會害到哥哥?之後,法官把她叫進去小房間問她,

「那個人說的都是真的嗎?」

她只是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事後她跟我說:「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壞,顛倒黑白…而這個人,是跟我戀愛兩年,同住四年的丈夫。」

我啐了她一口,坦白跟她說:「這樣的婚姻呆子都知道有問題,只有妳這個白癡會傻傻忍了四年,浪費青春!」

後來法官反問她老公:「那你要怎樣才肯離婚?」
「我要她精神賠償我,兩百萬!」

說來說去,不就為了一個錢字。她當下心都涼了,這幾年讓他挖了幾十萬,卡都刷爆了,車也借錢替他買了,還不夠嗎?結果法官說:「她卡都刷爆了,破產了哪有錢給你精神賠償?」

沒想到那男人眼看錢要不到,竟然說:「法官,那我不要離了,其實她也沒那麼壞啦…」
「你不是說她浪費無度、又不孕騙婚,這樣還不離婚?你想怎麼樣?」

對方辭窮了,法官也看出對方要的只是錢。
「要離你們就現在簽一簽,她已經夠慘了,不要再要什麼精神賠償!」

簽完字隔天,莉莉在大哥陪伴下,回夫家去拿她自己的私物。走到巷子口,所有鄰居都聽信爆料,沿路罵她「討客兄」(其實她周末都是去加班,哪有空討客兄)、不要臉的女人云云。她強忍著淚水進屋去要拿私物,男人的兄弟姊妹也圍過來破口大罵,沒想到這時候男人竟然跪了下來。

「莉莉妳不要走,妳走了我去哪找一個比妳更好的女人?」當場罵她不要臉的那些人,突然都安靜了,鴉雀無聲,因為誰也沒想到,那男人會說這樣的話。

「他簡直是個神經病!」莉莉說,她當場幾乎瘋掉,東西也不敢拿了,拉著大哥掉頭就跑,從此不敢再回去。

之後,包括她的存褶、護照、衣物鞋子等等的私物,一直都留在前夫家。難怪,她一個人住在外面,家徒四壁,因為真的是兩手空空逃出來的。

「那這張傳票是怎樣?」我問她。

「唉,就當時他常找我調錢。有一次說要我出面跟他哥借,說我信用比他好、他哥一定肯借我。事後每次都拿現金給我,叫我轉帳給他哥,沒想到…」

明明當初是替前夫借的錢,卻因為對方拿她存褶去舉證,去跟法官爆料說她「欠債不還」。

結果莉莉不願意再見到對方,沒有出庭,法官便判她敗訴。
「我問過公司的律師了,反正我名下一點財產也沒有了,他要扣押也拿不到半毛錢…」

「可是,妳不會一輩子都這麼窮啊,萬一那個人將來看妳發達了,又來找妳麻煩?」
「到時候再說吧,我真的,不敢再去想那時候了。」

這是我同事莉莉的親身經歷,有時候我覺得現實人生遠比肥皂劇還要「肥皂」。而莉莉從這場荒謬的鬧劇裡學到的,大概就是兩個字,「教訓」。此後,她再也不敢識人不清就傾盡所有了。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