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相識的最初

文/阿標

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我跟我先生都無法接受自己的人生大事成為別人制式規格裡的一部份。尤其是在看過各式各樣可怕的婚紗照:如臉上的粉底白到像是殺人犯、面部表情僵到不行、或明明是豐圓可愛的新娘被白白修成林志玲的婚紗照之後,我們決定自己一手包辦。

其實婚紗公司也不過就是提供了:租借禮服、新娘祕書、以及攝影師,然後幫你們修一修照片,頂多跟幾家餐廳配合讓你更全方位省事罷了。

但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盛事,我們可不想這樣被打發。

只要大概知道需要些什麼我們自然可以列出清單,自然不是難事。

首先重要的是服裝,服裝並不一定是禮服,是誰規定結婚的服裝一定要是禮服呢?在現今這種異中求異的社會,不一定吧?我們的婚紗照除了標準規格的禮服另自備了一套便服。

禮服的部份,除了向婚紗公司租借以外,也可以到禮服店去買二手禮服,基本上二手禮服並不一定會比婚紗公司的差,甚至有些價位還比租的便宜。因為那段時間要忙的事太多,我們後來還是決定向婚紗公司租借。

新祕的部份,我們找了一位在婚紗界小有口碑的化妝師,她和我們的理念相同,不會用過多的化學物質在我們的臉上,淡淡的妝飾也不會讓我覺得化了妝之後變了一個人,反而是變漂亮了。

至於攝影師,是最酷的部份,這位攝影師本身是個專業的「建築師」,因為愛好攝影,所以偶爾會變身為攝影師(酷吧!)為了拍出最自然原始的婚紗照,他從未要求我們擺出什麼奇怪的姿勢、或裝出什麼僵硬的表情。拍出來的東西卻是非常水準,完全不輸給一個專業攝影師。

為了拍我們的婚紗照,我們一共改了三次日期,因為原本排定的前兩次都湊巧地遇上了下大雨,巧到我們懷疑那攝影師根本是雨男…。改到第三次很勉強的還是硬上,陰涼的天氣雖偶爾飄點下雨,拍照還是得以順利進行。所以說,拍婚紗遇上雨男也是一件麻煩事,尤其對象還是攝影師…(小白,我們應該沒有冤枉你吧?畢竟我們訂婚那天也是下了滂沱大雨啊!)

從八里的紅樹林、到淺水灣的餐廳、老梅的舊街道,我們一邊玩一邊紀錄,最後,我們回到了長安東路上的「美濃屋」。

這間拉麵店開很久了,我老公說,他從剛出社會就滿常光顧了,老板娘是個非常有個性、又可愛又率直的阿姨。選在這裡拍婚紗照,換上我們平時的便服,成了我們婚紗照的最後一個重點,因為,我們是在這裡喜歡上對方,是我們開始戀愛的起點。

因為值得紀念,所以用婚紗照來記念。

至少在幾十年之後,翻開我們的婚紗照也會想起我們相識的最初,我想這是深具意義的。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