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微醺婚紗照

文╱鍾小標

 

拍婚紗已經是98年6月6日星期六那天的往事了!

因為肚子藏了一隻小小牛,所以取景取鏡都要非常小心…不能跳、不能爬樹、不能趴著、不能踢腿、總之是這個不能那個不行,非常不爽快!不過因為從小就學舞蹈,,面對鏡頭自然是可以比較放輕鬆也能很準確抓到攝影師的要求,當然職業笑容是不能放過一定要來的招!

但這是「我」啊…難道整場拍攝婚紗只有新娘需要出現嗎?所以老公那邊我只好讓他自己看著辦囉!前一天的防水腫措施已經實施地很痛苦了(兩個人還在鏡子前練習了該怎麼笑),現在還要酷似陳致遠又一樣是棒球運動員出身的他配合攝影師引導的情境,又是看遠方的幸福又是對女主角深情地巧笑,感覺就是很不搭調而且非常彆扭!

一開始果然他也是不負眾望地非常僵硬,就在搭車前往陽明山回憶之山的路上,老公原住民的性情大發…說到底他還是需要酒精的刺激啊!當然喝醉的話是肯定拍不出甚麼好效果的吧?!所以就只有一手台啤的扣打,攝影師能喝嗎?不能啊!新娘肚裡藏小牛能喝嗎?不能啊!享受酒精快感的只有新郎跟攝助囉!說也真神奇,啤酒一下肚,我老公彷彿是得道升天,面對鏡頭毫不生澀,眼神堅定加上那朵可掬的燦爛笑容,我心中的os:「天啊!我好願意嫁給你喔!那接下來應該會很順利才對吧…喔,不不不,雖然攝影師功力很強,新娘很自然,新郎也漸入佳境了。但是!攝影助理卻喝醉了!看到他一面要協助攝影師引導我們,一面又因為酒精的發作臉紅搖頭晃腦傻笑,當下就覺得我們一定可以拍出最自然的婚紗當作一輩子的紀念…就算照片泛黃了!酒醉的攝影助理跟微醺的新郎,多難得啊!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