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婚紗照的眼神

文/王偉忠

陶子又找我寫稿,看來,她為姊妹淘網站欠下的人情可大了,「星光大道」要主持到宇宙大爆炸、「大學生了沒」需奉陪到台灣沒有大學生為止。

這次她要我聊聊婚紗照,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宴收禮櫃檯前都得放張婚紗照,我猜是讓賓客可以按圖索驥,起碼不要吃錯喜酒。

許多人建議情侶應該共同生活一陣子再結婚,才知道對方對於生活的真實態度。我認為,籌備婚禮的本身就是一項考驗,如果夫妻能夠攜手通過拍婚紗、買婚戒、訂酒席、開賓客名單、安排接送、訂婚、結婚、禮金怎麼收、怎麼分配、儀式怎麼進行這些大小關卡,而不鬧分手,代表兩人確實有共同生活的基本默契。

結個婚真辛苦,光是在大太陽底下要新娘化個大濃妝拍一整天相片,就足以讓夫妻翻臉。尤其台灣拍婚紗除了攝影棚拍,還要出外景,十八年前我拍照的時候,新人多半在仁愛路的樟樹林、或是敦化南路的大樹間取景,那景很怪,旁邊大車小車公車排廢氣,路中央分隔島上卻有新娘子穿著白紗擺出幸福笑容,如果新人二十來歲,還好,比較容易自得其樂,但我結婚時已經三十六歲,要笑出蜜來,太難,於是找來好朋友童安格、趙舜的孩子們一同入鏡,孩子可愛純真讓人發自心底微笑,一個下午順利拍攝完畢。

婚禮結束後,很多人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婚紗照。精裝相簿又厚又重、少有興趣翻看,在某個角落積滿灰塵。最大的主照片往往在家中挑個好地方掛上,新婚時期覺得挺好,但只要夫妻一吵架,牆上慈眉善目那兩人對照現實的橫眉豎眼,格外諷刺。而且一旦掛上,就別想拿下來,萬一有人大膽提議別掛了,肯定引發「是不是不愛我了」這種無止盡的Q&A。

若夫妻離異,這張照片非常棘手,兩邊都不想要,又不宜直接丟垃圾桶,想先切碎縮小體積,偏偏印刷材質特別好,撕不爛、剪不破,碎紙機吃不下,還加上防火處理燒不燬,又不能像處理廢棄家具趁著天黑偷偷丟路邊,也許將來婚紗業者比照家電業者增加個回收業務,才算有始有終。

為了寫這篇文章,跟大女兒一起到儲藏室翻找十八年前拍的婚紗照,對女兒說:「你看,媽媽當年真漂亮。」女兒立刻接口:「媽媽現在還是很漂亮!」看著照片中小孩滿地跑,對太太說,「我們孩子少生了一個!」太太說:「功課作那麼少,哪能生這麼多!」這就是一大男人住在女生宿舍的後果,怎麼說都不對,動輒得咎。

細看照片裡的老婆與我,那時我留史蒂芬席格式小馬尾,眼神底帶點耍帥,潛意識還沒感受自己即將成為人夫、人父,老婆小慧則端莊美麗,眼神篤定,比我認真多了,慚愧慚愧。

後來陸陸續續跟太太抱著大女兒、抱著兩個孩子拍了全家福,相片裡我沒帥好耍,眼神多了些責任感,這才真正成為一家之主。

原來結婚照中的我,心底想的是「我在拍照」,而全家福裡的我,眼神是「我們家在拍照」,「一人作主」與「一家之主」,區別太大了。

很多人建議夫妻結婚二十年之後,應該再拍一次婚紗照,我覺得這點子挺好,不光是比誰不顯老,能再看看彼此眼神,回味彼此靈魂,相信其中的笑容會更有滋味。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