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是種信仰

文╱貝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身邊不管男人女人,都會跟我講述著戀愛故事。也許這是個體質、也許是我善於聆聽,不常戀愛的我,卻聽了很多故事。

對於戀愛,我其實一直很沒把握。好幾次告訴自己不要再去愛上一個人,卻又無法自拔地渴望戀愛。每次想戀愛時,都告訴自己下次要睜大眼睛看好對象。只是,最後總是會傷心。

就像每當有男孩了解我、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說著貼心的話時,我總是緊張忐忑,好怕看走眼。
就像有男孩,每次說要轉身離開,說我們不適合,我總是強忍著淚水,跟他們微笑的揮手,想要當個好女人。

然而,在這一次次傷心中,到三十歲的現在,我還是沒找到真愛。

那些男人不好嗎?
其實也不是不好,他們孩子氣、溫柔、任性,可以包容神經質的我,在愛情裡我們總是一起燃燒,到愛消失的那天。

而每次戀愛,都像中毒一樣,不,或許是某種癮吧。
剛開始碰面心跳、想耍心機卻一點都無法掩飾。
忐忑不安,猜對方怎麼想,有時候心有靈犀,有時候卻彷彿南北兩極。

愛這東西,看起來聖潔美好,可是,偶而卻讓人變得醜陋。
這樣說好了,只要愛上一個人,兒時的公民與道德卻頓時通通失效。

所有溫良恭儉讓,好像是神話。而追尋到永恆真愛,卻比中樂透還難。

我一直很喜歡王爾德在劇作《溫夫人的扇子》裡說了一句話:「不死真愛就像鄉間鬼魂,人人都有聽說過,但沒人真的見過。」

關於永恆真愛的故事,定神一看,似乎真的聽的不多。
可是,愛,卻是我們不想放棄的某種信仰。

這就有點像,你相信神,但你不見得這輩子有機會看見神,或許有些許可能感受到神蹟。我想愛,也有這樣的效果。
可是愛,卻讓我們偶而有無法控制卻醜陋的一面。

就像今晚我在小酒館跟朋友聊天時,她開始巨細靡遺地討論她剛分手的對象,他殘忍、疏離、冷漠,開始重複當時兩人的關係,跟她後來的檢討。其實我聽過很多次了,也不是說覺得朋友無聊,但我卻開始出神,為什麼我們要跟別人討論我們的愛情,探討問題在哪、找出結論、並幫他人定位?
難道我們自己不能做決定嗎?
從十七歲開始戀愛時,我到底問了多少姊妹的意見?
就好像在廟裡抽了個籤,不停地找廟祝解籤。
或者抽了張塔羅牌,看每個占卜師有多少不同的解答。

好像自己沒辦法做決定似地。
要不要愛這個人,這個人愛不愛自己,或是如果他不愛我了,我還想不想跟他在一起。
定神一想,我們幹嘛要照著所有人的方針走,什麼一週不能回電幾次,要常報平安、有女友的男生不能碰、是同性不能喜歡?跟有夫之婦談戀愛就會下地獄?人妻劈腿就不該,人夫就只是玩玩?這些遊戲規範是誰定的?
難道我們都有一本戀愛聖經嗎?還是有個感情饒命大悲咒?何時開始我們都要照著大家的規範走,難道沒想過,每個人的戀愛體質其實不同。
你適合花前月下、他適合性愛至上,另位可能是金錢萬歲,下位或者是四人行真正好?

按照規矩走,真的就能獲得真愛嘛?
可是我們身邊卻還是有很多,嫁給╱娶了「好人」,卻拼命偷吃的人。
也有好多好女人╱好男人孤孤單單一輩子。
更有不少我們都覺得爛透的人,居然得善果。

大家拼命忍耐,卻讓自己更顯扭曲。
其實,坦率承認自己的戀愛體質不就好嗎?我今天很難賺錢我就養小白臉、我討厭每天跟男人膩在一起所以談遠距離戀愛、我把老公當家人所以偷偷暗戀辦公室的某男、我就只想要性生活所以跟男友出去只有上床,其實又有什麼關係?
戀愛,本來就是種邪教,我們既犯了天條(婚前性行為),在愛裡,我們會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慾……為了愛,我們總是觸犯七宗罪。男朋友如果跟別人女人亂來,我們更不可能有佛心,還有不要告訴我初次跟男人約會你沒耍過心機,這輩子你都沒對另一半說謊。
那麼,既然我們老是違背公民與道德都還想愛一個人,那位何不挑自己最喜歡的戀愛模式走。
一邊愛的心虛,又一邊良心不安得內傷,再者就是隱忍萬分覺得自己好,最後又發現不划算,到底是幹嘛?

然後,很多人開始抗拒相信真愛,談著許多委曲求全的戀情,只求一個溫暖的依歸,在對方背叛自己時恨得牙癢癢地想說:「我都屈就於你,你憑什麼這樣對我?」或者是:「我這麼愛你,犧牲這麼多,你怎麼還能這麼不知足?」要不,總覺得內心有個空洞,就開始無盡地偷吃。

試問,你會對你的信仰這樣嘛?
我們不會憎恨神吧!就算神這輩子不見得會出現,但我們卻很真誠地享受信仰帶給我們的喜樂,相信祂給我們強大的力量。
當我們因為信仰給我們帶來痛苦時,也會當做是生命的試煉。
那麼,我們為什麼在戀愛受傷時不能同樣如此看待呢?

愛,不需要扭扭捏捏;愛,也不需要妥協。
面對愛,不如甘願吧!
如果你愛一個人,想要忍受他說謊就大方承認、偷偷愛上其他人又不想離開他就處理的漂亮點,想分手時就好好說分手,其實在我們選擇相信另一半時,就有豁出去的心理準備,那麼,或許我們都該有點職業道德,盡到美化回憶的責任,還有,別再想那些什麼其實我很了解他,可是他不懂的鬼剖析道理,也許我們懂得,只是自己還愛不愛這個人、還有愛不愛自己而已。

所以,不要放棄自己的信仰,也不要失去任何的希望。
雖然戀愛是種邪教,偶而會讓自己過度狂喜,偶而會讓自己變成討人厭的人。

可是,就算遇到真愛的機會多麼渺小,只要不放棄,就有可能會來到。
 

※本文同步刊載於6/21日自由時報副刊

你可以在這邊找到貝莉:

貝莉的Facebook粉絲俱樂部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