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戀愛不就是「睡」教

文/段奕倫

我不敢確定戀愛是不是邪教,但是它肯定是個鄙視男人的教派。

如同任何宗教,戀愛邪教也會有基本的教義:

雖然戀愛沒有一本類似聖經或可蘭經的代表作,但是狗屁道糙的文獻倒是不少,一下是什麼「火星與金星」,一下又是什麼「橘子與蘋果」,不然就是無數個「為什麼」,「為什麼」男人不懂女人,「為什麼」女人不懂男人。同樣的東西不厭其煩的一寫再寫, 煩都煩死人了。再多的「為什麼」永遠都無法滿足女人駕馭男人的慾望,因為這些文獻都脫離不了一個中心思想:盡一切力量來打壓男人。

女人研究男人的還不夠徹底嗎? 妳們費盡苦心研究與探討了這麼多,最後還是每天吵著說妳們不瞭解男人。相信我,妳們最後會發現研究我們還不如研究黑猩猩會更有趣一點。與其花費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在我們身上嗎?為什麼不先問問妳們自己「為什麼」那麼想搞定或訓服我們?

如同任何宗教,戀愛邪教也有煩瑣的儀式與節日:

逢年過節要送禮少不了,一年一個情人節不夠,還要有三個。聖誕節也要禮物,但妳們又不是基督徒,過個鬼聖誕呀!生日要禮物我是可以理解,但我不懂為什麼我從來沒收過生日禮物? 而且禮物除了基本的花與珠寶,還要買包包,買完還要男人拎。

每星期雖然不用上教堂做禮拜,但娛樂儀式一定不能少,除了基本的電影,唱歌與燭光晚餐,今天要看夜景,明天要看日出,後天還要去巴里島。

如同任何宗教,戀愛邪教也脫離不了權利與金錢:

約會要男人花錢,因為女人說她要存錢出國,所以不能花錢。難道男人就不用存錢嗎?出遊要有車坐,但為什麼要男人花錢買車還要充當司機?要結婚的說要有房有車還要財力證明,我是在跟銀行貸款嗎?

連有能力有頭腦的女人都逃不過邪教的影響力,一面當著女強人但嘴裡又嚷嚷著要當個小女人。但若是一個男人說要當小男人,肯定會來一堆女人的白眼。最後等你的身無分文時,你會發現女人開始對你不耐煩,一下抱怨這,一下抱怨那。若男人發現上述狀況時,奉勸你最好識相點趕快離開,免得到最後只是礙眼被人嫌。

女人總說有錢的男人愛作怪,但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女人不也是看到有錢有權的男人時就像飛蛾看到火一樣飛撲上去嗎?你能怪男人有錢作怪嗎?有錢當然要作怪囉!

男人可以理解與一個人結合因此要負擔起照顧另一個人的責任,但是當有一天,我們不想再負這責任時,怎麼辦?邪教說不行!因為我們可以不履行婚姻的合約,但卻不能逃避金錢的責任,因為女人的貞操觀念就是讓我們插過了,那就是我們一輩子的責任。等等!難道男人就沒有貞操嗎?一個洞有這麼了不起嗎? 為什麼女人的洞比男人的老二值錢?我們的老二給妳們坐過,難道妳們就不用負責任嗎?這麼昂貴的代價!我寧可買個自慰套,便宜又沒麻煩。

男人不是萬能的呀!我們也是血肉之身,我們生下來是何德何能要注定要負起另一個生命的責任?

可惜的是大部份年輕男人的智商還不足夠看穿邪教的陰謀,等上了年紀才慢慢發現,這些教條根本是Bull Shit,因此我們不再對戀愛有所期待,只要有得「吃」,有得「睡」,其實就已經心滿意足。所以男人寧可信「睡教」比較實際一點。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