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信主 得永生

文/李中

愛情是不是一種邪教?我不知道,但是我聽過這樣一個故事,十年前我的好友小朱因工作認識他現在的岳母,兩人相差約十幾歲,小朱是個寫網路小說的,沒什麼固定收入卻很好相處,岳母大人卻是當年某大電信公司的公關助理,離過一次婚有一個女兒比小朱小九歲 。因為公司需要臨時的文案,小朱就這樣認識了岳母,只是兩個人的當時身份是不倫的愛人,從辦公室延續到了她家的臥房。那是小朱最快樂的一段時間;也是自尊最低的一段時間,
有一陣子常常跟我喊著自己好像吃軟飯的小白臉,我跟他說:「小朱你沒那個本錢, 是那熟女喜歡有殘缺的男人。」
小朱在家工作,常常陪熟女的女兒上下課,周末還要送她去爸爸那裡。有一陣子小朱會拜託我去送,因為他覺得看著她的爸爸,突然有搶人母親的罪惡感。我跟小朱說:「那你跟她媽在床上的時候,怎麼沒有這種感覺?」
很快熟女的肚子又大了,兩人論及婚嫁,熟女其實不太熱中,還是老馬識途,但小朱不是老馬,是嫩馬,滿腦子網路小說的情節,他說他愛這個女人,要娶她,要換工作,不要再寫小說。
於是他們在永和一家餐廳訂婚宴,只有我們這些同輩的朋友到,雙方家長都沒出席。我們把小朱灌個爛醉,以為現在不灌,可能也不會有喜宴讓我們再來一次。
熟女留職停薪在家當準媽媽,小朱趁著個人加盟熱潮,拿著熟女的積蓄頂了店面賣臭臭鍋,有一陣子,我捧場到在開會都會莫名其妙聞到鴨血的味道。兩個人偶爾為了誰來付電費吵吵假,摔摔家具;再嚴重小朱會跑來按我的門鈴,我就讓他在我的沙發上窩個兩晚。
熟女替小朱生了個小小朱,是個男生。月子一做完,兩個人就協議離婚,在一種非常和平充滿愛意的狀態下,我還當了二個小時的「分手見証」。理由:沒有感覺了。那天晚上我不停的想反胃,不停地聞到從小朱嘴裡傳來帶著鴨血的口臭味道。
熟女帶著兩個油瓶回到前夫身邊,05年時我們還合作了一個企畫案,而小朱消失在我的生命中,一直到去年我收到他的貼子,新娘跟新娘家長都是認識的人,只是角色不同。
小朱的“真正最後單身之夜”,我問小朱說:「所以你兒子要叫你爸還是叫你姊夫」,小朱瞇著眼笑著。
小朱的故事我跟別人拿來當席間逍遣過許多次,慢慢的我已經不記得是不是真有其事,還是另一個我聽來的荒唐謊言。就像在愛情裡一樣,總是不停的扯著荒謬的謊,我們卻選擇相信。
因為信主,得永生。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