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展示自己

文/大腳

常常聽到異性戀者好奇地發問及抱怨:為什麼有些同性戀都喜歡敲鑼打鼓地告訴別人她/他們是同性戀?敲鑼打鼓地辦遊行、敲鑼打鼓地辦趴、或是敲鑼打鼓地打扮自己?

仔細想想後,不禁要反問:到底是同志特別招搖,還是對異性戀來說同志顯得招搖?舉例來說,瀏覽了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網站,以2009年為例,光台北就舉行了607次的室外遊行,我們不會覺得自行車遊行很招搖、不會覺得移工遊行很無痛呻吟,也不會覺得搶救公視遊行沒有意義,甚至我們認為兩造的嗆馬/扁遊行都有舉行的必要,為什麼我們會就簡單地覺得同志大遊行很「招搖」?

 

這個問題常常讓我想到多年前我和我女朋友坐在百貨公司地下街吃飯的一段往事,我們吃吃喝喝就像其他人,我們說說笑笑就像其他人,我們親親抱抱就像其他人,喔不,我們以為我們像其他人!直到坐在對面位子的一對母女用眼睛與手指望向我們、指向我們,我才驚然發覺,不,「像其他人」只是我自己的幻想,從不存在於這個世界。這對我來說是段很有趣的回憶,那母女的眼神與微笑我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絕對不是厭惡,也不是噁心,更不是不屑,而是一種第一次接觸大自然的觸動,一種看到珍奇異獸的驚訝,或是碰到電視裡才會出現的明星的不可思議。

那天我穿得很普通,T-shirt與牛仔褲,沒有邊吃飯邊唱歌,也沒有左摟右抱好多美女(親愛的,我的意思是,我始終如一地只有妳一個!:D )卻還是受到了矚目,因為對異性戀來說,「同性戀」本身就是招搖、就是敲鑼打鼓。對異性戀來說,同志無時無刻地都在展示自己,而對同性戀來說,這個社會使得我們隨時隨地都得要展示自己,除非我們躲在櫃子裡。因為無法選擇地一定得展示自己,某個程度的「展示自己」有時候反而變成了同志們友善與這個社會互動的策略:活潑的遊行、高調的彩虹旗與屢屢登上排行榜的同志電影與書籍,再再背負著拉近同性戀與異性戀之間距離的任務。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