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面對愛情時獨有的犯賤

文/亞美將

戀愛讓人變神經病,喪失自我。

我討厭這樣被控制的感覺,討厭戀愛,討厭喜歡上一個人。

我一直不相信這世界有真愛,甚至不相信有誰能愛誰到永恆,我不想哪天因為害怕自己太過浪漫而讓自己變得軟弱受傷,所以此刻的我不願相信愛情會發生奇蹟。

但當我自己越是秉持這樣理念,身旁的男女朋友們卻一個個為他們自己的愛情抗爭,他們耳朵硬聽不進任何否定的話,只要一聽到自己不順意的話,馬上就與對方為敵。

當我聽完他們的故事,我不得不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本戀愛劇本…」他們都期望自己能夠成為自己故事書中的主角,但有一點說來好笑,愛情不就是要幸福美滿麼?但他們大多都不希望自己的愛情太過順遂,因為輕易得來的愛情總是令人迅速厭惡感到平淡無味。

我們總是希望在追求一段愛情時,希望老天爺可以稍微來點不平凡的插曲來添加彼此愛情的重量,好讓這段有份量的愛情能夠讓自己記憶深刻,讓自己才會更加好好珍惜。

這是人性在面對愛情時獨有的犯賤。

我可以為了愛一個人,成全對方與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即使我知道自己很愛很愛他,但我還是會替他幫朋友說好話;我可以為了掩飾自己的悲傷,在三人之間扮演一種故作堅強毫不在乎的灑,即使眼前他愛的人不是我。

遇見愛情,我們甘願被它折磨,為它擔憂,證明自己是一個為了愛可以犧牲一切的癡情者,然而這一切失常的行為舉止全都是為了愛,而我就是討厭這樣束縛,即便是很多時候我們喜歡上不適合自己的人,然後試著說服自己,告訴自己可以和對方很相配,我很會說服別人,卻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自己喜歡的人。

JN被曖昧對象狠狠地壓在牆上,看著曖昧對象瀏海瀟灑的甩下,問她:「妳到底想要我怎樣!?」瞬間, JN說她因為當下如偶像劇般的動作而徹徹底底的喜歡上對方了。

FI單戀一個男生長達三年之久,大家都知道FI喜歡他這個男生,這男生也知道FI一直喜歡他,但這男生就是裝死到底,FI經常在工作結束後會帶便當或是禮物到他家樓下給他,問FI幹嘛這麼傻,她聳聳肩的說:「我只是為了想見他一面。」

RT是個瘋子,是被戀愛沖昏頭的瘋子,她的故事甚至有點似《愛蜜莉異想世界》的翻版。

RT與他互不認識,會知道這男生是因為常聽另一個朋友TL提起過他,TL說這男生是她們以前學校裡三大風雲人物之一,TL拿著他的照片給RT看,一看便喜歡上這男生,有一回TL的同學說這男生發生交通意外住進醫院,RT偷偷跑去探望男生,雖然男生一臉疑惑搞不清楚她是誰,但男生的母親以為她是他的同學,也沒多問什麼,後來RT就這樣在下班後的時間跑去醫院照顧男生,還跟男生的母親輪流替換,一直照顧下來也有一個多月,這男孩也沒多說什麼,他只是單純的想說:「只是一個仰慕我而跑來照顧我的女生罷了。」等男孩病全痊癒了,RT也離開了。

我不想和他們一樣,因為曾幾何時自己也傻過,為了愛情我徹底的完全變得不像自己,當我突然在一段還未明白的情感中醒來,我才發現自己以往所做的事情都是不完美的愚蠢。

在追求去愛一個人的道路上,不斷地跌跌撞撞,跌倒的姿勢很醜,也許有人會幫忙扶持,即使沒有人願意靠近,我們也必須要學習著用各種姿勢優雅站起來,繼續追求全身傷的遍體麟傷的愛情。

我的矛盾讓我對愛情產生了疑惑,我口中說不願相信愛情,但我的身體卻時時刻刻的等待愛情,我也想得到屬於自己的童話故事劇本,期許哪天可以遇見我的Mr. Right,只是,我知道戀愛這種東西很可怕,與其要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不如清醒的拒絕它更讓我有安全感。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