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夢想的國度

Share

文/Lez’s Meeting大腳

Advertisement

前一陣子看到「微型國家」的資訊,覺得有趣。微型國家是一群擁有相同理念的人,找一塊地方,可能是一個小島,或是一層公寓,建立自己的國家。國家可以有自己的貨幣、郵戳、國旗或國歌,甚至可以宣稱自己主權橫跨整個銀河系。有的微型國家實行君主憲政,有些則是絕對的君主制,國家成員/公民從幾十人至幾萬人都有可能。  其中有一個國家是一個位於澳洲東北方珊瑚海島嶼的夢想國度 — 同性戀王國。

圖01:夢想的國度,離我們好遠。圖片引自同性戀王國。

2004年六月,一群不滿澳洲政府禁止同性戀婚姻的同性戀者駕著「同志花號」(Gayflower,以呼應當初前往美洲的Mayflower五月花號)往珊瑚海島嶼前進,他們登上了最大的島,並在那裡升起了彩虹旗,也就是同性戀王國的國旗。王國領導人表示:「我們工作、我們生活,我們有愛也有感情生活,我們就是家庭,然而,即使我們擁有公民身分、投票的權利與繳稅的義務,澳洲的女同志與男同志仍然沒有異性戀視為理所當然的權益。」  異性戀視為理所當然的權益有哪些?大至結婚選擇自由、生育選擇自由、配偶財產繼承權,小到公開接吻、帶著伴侶一同參加同學會、親人的婚禮、或是一同團聚過新年,都是在異性戀眼中自然到不行的一般生活,但是對於同性戀者,這些自然的選擇與權益卻顯得一點都不自然。連身邊朋友隨口無心的一句問候:「最近感情生活還好嗎?有沒有新戀情?」都會讓同志在心中開始審慎猶豫、評估:我該不該跟他/她出櫃?

圖02:同性戀王國自行發行的郵票。 圖片引自同性戀王國。

我們都知道同性戀沒有不可見人,但是台灣同志們總是被迫過著無「法」見人的生活,只能全身或是半身地躲在櫃子裡。夢想的國度,離我們好遠。

 同性戀王國也有國歌,是葛羅莉亞蓋諾(Gloria Gaynor)唱的經典名曲:I am what I am(我就是我)。「我就是我」,如此的自由、如此的輕鬆。

或許,每個同志心中都應該要有一艘「Gayflower」,隨時準備好在自己只剩最後一點勇氣時出航,去尋找一個讓自已自由、輕鬆的國度。

Advertisement
Author0000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