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相信自己嗎?

文/密絲飄

妳相信真愛嗎?
妳覺得麵包重要還是真愛重要?
妳覺得愛人比較幸福還是被愛比較幸福?
妳覺得是轟轟烈烈的愛情比較吸引妳,還是細水長流的愛情比較吸引妳?
妳覺得……

妳覺得、妳覺得、妳覺得。

這些問題以極高的頻率反覆出現在稿件題目裡——噢,真的,親愛的編輯,我絕不是在抱怨題目,畢竟它們會這麼反覆出現,實在是因為這是所有女人共通的問題。

只是,我們究竟是從何時開始這麼反覆問自己這些問題的?第一次戀愛?第一次單戀某個隔壁班的男同學?或者更早?

我的「愛情自問自答」傾向,應該是出現在國中時期。

也許是看太多言情小說、也許是聽太多情歌、也許是房間裡貼太多木村拓哉的海報,總之,上述那些問題我都在國中的時候就開始問自己,並且還有了自以為非常篤定的答案:

我相信真愛、覺得被愛比較幸福、而且十分嚮往轟轟烈烈的愛情。

然後,時間推著我們往前走,我長出了胸部(雖然不是很大)和所有女人該有的女性性徵,也投入了戀愛的戰場,有時候是我比較愛對方、有時候是對方比較愛我、有時候是被別人傷害、有時候也傷害了別人……很多年以後,這些自問自答還是會偶爾出現在我腦海,只是,我卻不再有那麼肯定的答案了。

愛情真奇怪。
在妳還沒真正愛過之前,妳總自信滿滿的以為自己懂,
但在妳真正愛過之後,妳卻對「愛是什麼」越來越迷惘。

以前那些信誓旦旦的信仰,現在都變成年少時無知的執著。愛情不是選擇題、也不是是非題,很多時候,你根本連考卷在哪裡都找不到。

那些「真愛V.S麵包」、「愛人V.S被愛」的對決,不過都是紙上談兵,在妳苦惱的分析選擇哪個比較好、煞有其事的偏頭思考、最後雙手一攤無奈的放棄其中一樣時……對不起,這一切其實都跟白日夢差不多,因為你只不過是在家裡、或在姐妹淘聚會的場合裡大放厥詞,妳既不擁有真愛、也並不擁有麵包,妳只是假設自己有,再假設自己很聰明的做了正確的選擇而已。

不是嗎?
在妳看著本週刊頭上那個「相信真愛或相信麵包」的問題,在心中作出答案,並且還想說很多理由為自己的選擇開罪,例如「選擇麵包並非因為現實」、「選擇真愛並非過度花痴」的時候,你難不成真的有得選?並不吧,多數的我們頂多是回頭看看那個躺在床上、既不像真愛也不像麵包的男人,繼續我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人生。

而當然,也許在一萬個人之中,真的有一個幸運者,還真遇上了兩個追求者,一個她愛的窮蛋、和一個愛她的闊佬,擁有了「真愛V.S麵包」戰事的宣判權。那麼她選吧,選完之後,她又怎麼知道,愛情永遠不會變質、而麵包永遠不會吃完?

在這些大大小小的選擇題上,與其問「相信真愛」或「相信麵包」,不如問問自己:「妳相信自己會選對嗎?」

我不是要說「相信就會做到」這種話,相信自己會飛然後從高樓跳下去的人墳上的青草都長到三尺高了。我要說的是,當妳認真的體認到,未來會怎樣,完全取決於你當下的選擇時,那麼也許你在收到命運的帳單時,會甘願一點。

就像小孩,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在巷子裡跌倒,即使頭破血流擦掉一層皮,很痛很想哭,依舊會自己站起來,但如果是在和其他小孩玩耍時被推倒,就算什麼事都沒有,卻往往賴在地上大哭大鬧。痛苦本身並不是真的那麼難以忍受,讓我們無法釋懷的,是造成我們痛苦的別人,那種「你為什麼這樣對我」、「你怎麼可以傷害我」的不甘心和委屈,才是真正將我們站起來的力量完全消磨殆盡的主因。

那很委屈、真的委屈。
可是,事實是透過愛情傷害另一個人並不違法,他會逍遙自在的繼續活下去,而你遲早也得站起來。
是的,遲早。
而誰不想讓傷痛早一點痊癒?

相信自己的選擇,並不是說你不會選錯,而是當這個錯誤要你付出代價時,你會甘心一點,畢竟那是你自己造成的,怪無可怪的時候,你只得靠自己站起來。

如果現在要我回答相信愛情還是麵包,那麼我想,
我相信麵包——我自己親手賺來的麵包;
我也相信愛——在過往戀情裡我流下的眼淚可不是造假的食鹽水。

至於別人的愛、和別人的麵包……我相信即使我選錯了,最後我也能抹抹眼淚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然後,我還相信風水輪流轉,人倒楣也沒有倒楣一輩子的,
總有一天,總有那麼一天,嗯哼,我會選對的。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