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不是遙不可及

你還記得那種思念時會讓人奮不顧身、想盡辦法一定要見上一面的純粹感動嗎?

我記得,而且永遠忘不掉那份甜進心頭的美好~

很久很久以前,那是個簡單、美好、傻呼呼的初戀故事。在那沒有手機的年代,愛的發傻的兩個人,總是想方設法,只是為了約出來見上一面。拜託同學傳紙條、約定電話響3聲就掛掉的暗號、半夜騎腳踏車溜出家門到他家樓下向窗戶丟小石子、騙爸媽要去文化中心讀書、騙學校重病在家要連續請假….,即使換來的是被媽媽處罰、被爸爸禁足、被學校開除、被半夜的貨車撞到腦震盪,但女孩都甘之如飴,因為這一切都抵不上-見上一面時那種看到他就好開心好開心的雀躍心情、享受兩人世界時眼中只有對方卻怎麼都看不膩的感動。

然後兩個傻小孩分別到了不同的城市唸書,每個週末傻女孩總會搭上巴士夜車,只為奔向另一個城市去見闊別5天卻彷彿已經不見十幾個秋的男孩、只為讓他緊緊摟在懷中聽他訴說他的想念…。

女孩喜歡看著男孩閃閃發光的雙眼,聽他描繪著未來的成功與美好,即使兩個人總是常常要翻遍每個口袋才能找到可以買泡麵的零錢,但女孩總能在男孩勾勒的一筆一劃間看到王子與公主手牽手幸福地度過每一個春夏秋冬到白頭。

可是,這世界上沒有聖誕老公公、沒有小精靈、沒有踩著金光閃閃五彩雲斗的王子會在你最心碎時來拯救你。

女孩的童話世界在一瞬間灰飛煙滅,在她看到男孩擁著另一個女孩躺在床上時。

而伴隨著真愛碎片一起掃進抽屜的,是女孩為了男孩所刷爆的大筆卡債、是女孩輾轉聽到原來他懷裡的另一個女孩家中財大氣粗可以為他提供畢業後的創業資本額。

女孩的眼神不再天真,一夜之間她長大成女人,一個看清楚看明白男人要的不過就是在床上抽動30秒後的快感,而感情可以是用金錢衡量交換的禮物。如果其他同年紀的女人都可以提著LV包逛街、戴著鑽石戒指喝下午茶,她當然也可以辦到!女人在心底這樣堅定的告訴自己!

真愛算什麼?連一聲屁都比「我愛你」三個字更響亮更有存在過的氣味~這世間沒有真愛,只有真金白銀最實在!

很多年過去,女人從各式各樣的男人身上獲得了各式各樣的幫助,她還清了卡債、擁有許多名牌、到過許多美麗的國家旅行、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住得上大房子,而這一切的代價很簡單,真的不過就是眼睛一閉的30秒而且還不需要每次都咬牙忍過。偶爾會有男人嘟噥著:「我喜歡妳」或者是「我愛妳」,但女人心知肚明這種毫無意義的花言巧語不過就是男人在前戲調情時的基本配備而已。

雖然,偶爾,那個被掩埋在上上輩子記憶中的純真女孩會在夢中突襲女人,讓女人在哭泣中愕然驚醒。但「這是噩夢、別理它別理她!我何必在乎一個不存在的事情、何必在乎會讓我流淚驚醒的噩夢呢?」女人在一次比一次頻繁的惡夢驚醒後總是會一直這樣安慰自己一整天,但是黑眼圈與益發地蒼白憔悴卻不住提醒她惡夢的存在。

「妳要不要給自己放一個長假?」忽然女人心底響起這樣一個聲音,於是女人知道,這是臨界點了,該讓自己呼吸一口真正的空氣了。

她收拾起行囊頭也不回地飛向那以好山好水聞名自然純樸的城市。在這裡女人連呼吸都是這樣地開心。友善的人們接受了陌生的她,也喜歡這個看似神秘卻有著像孩子般隨時毫無顧忌放聲大笑的她。

變回女孩的她認識了一個笑起來眼睛會閃閃發光心裡住著一個小男孩的他。

「妳想要我過去找妳嗎?」他總愛這樣問著,人卻每每早已站在女孩家樓下挒開嘴笑的像個傻子般地等著開門。

「妳再每天只喝珍珠奶茶不吃飯,你會長出一顆bubble head!」他是這樣恐嚇著愛節食的女孩,卻永遠會體貼的帶著一堆食物與一杯珍珠奶茶來陪伴她。

「我不可以待太久,這樣妳會太依賴,不好!」他每次總是這樣輕輕捏住女孩的鼻頭提醒著女孩,卻總是會陪著女孩到做完功課呵欠連連時,才揉著紅腫的雙眼依依不捨地離開。

「我們不可以再亂花錢,妳要提醒我省著點,因為我再兩個星期工作合約就到期了。」他一臉心事重重地提醒著女孩,卻還是在半夜下班後,載著女孩去吃她前兩天吵著想吃的港式宵夜,並興致勃勃地點滿一大桌希望女孩吃得盡興。

他從不對女孩說:「我喜歡妳」或者是「我愛妳」,但女孩可以從他牽著她時掌心傳遞的溫度、他從後面摟著她時小心守護地溫柔、他眼裡總是只有她的那種濃郁又執著地眼神、以及他總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思念,即使是上大夜班、即使是連續工作16個小時沒睡也要來見上女孩一面時的傻瓜行為中,深深深深地清楚明白他那份不敢說出口的愛意。

一晚,女孩送他去上大夜班,在走往地鐵搭車返家的途中,女孩望著月亮禁不住脫口而出:「我就算現在死掉,我也心甘情願心滿意足了。這樣的日子太幸福了,雖然總是粗茶淡飯,但是我願意這樣和他一輩子走下去。」女孩帶著溢滿心底的幸福甜蜜地回家去,並打算明天見到他時就對他說:「我願意為你永遠留在你的國度裡。」

然而,一天、兩天、三天過去,女孩遲遲不見他的蹤影,電話沒人接、簡訊沒人回,女孩心亂如麻卻又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太陽升起又落下,盯著秒針滴答滴答地數著時間已經過去十幾萬秒,想著這十幾萬秒的時間裡他到底怎麼了?生病了嗎?出事了嗎?手機壞了嗎?

這樣守在家裡不眠不休地等待,在第5天時,女孩終於盼到他來了。

「我們分手吧!」這是女孩盼了5天盼來的第一句話。

女孩看著他的臉,那張有著和女孩一樣蒼白憔悴卻又帶著女孩從未見過的嚴肅表情的臉,整整對看了好幾分鐘,女孩崩潰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分手,求求你不要跟我分手嘛!我會乖我會聽話,我會聽話吃飯準時睡覺,我不會給你任何負擔,求求你不要用這種表情看著我,我好怕!我不要分手,決不!拜託你嘛!拜託拜託,我一定不會再問你那些你不喜歡聽的問題,我不會再你要和朋友出去玩時擺臭臉…..,求求你,拜託,我不要!」

女孩緊緊緊緊地抱住他,深怕一個不小心他就會消失不見,但是那冷冰冰的體溫彷彿述說著他的堅決。

「不要這樣!我們再繼續下去對彼此都不公平。你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國家,那時候我們怎麼辦?」他用異常平靜的口氣看著女孩說,而眼裡有著從來沒有的冷靜卻又夾雜著不捨。

「不不不!我不走了,我會想辦法留在這裡,我去延長我的簽證、我可以在這裡打工、我…」

他打斷了女孩的話,面無表情地說:「我不值得你為我做這樣的犧牲,我也負擔不起你的犧牲。放開我,我只是來收拾我的東西。」

女孩全身無力地攤坐在地上看著他快速地收拾好衣服,然後他走了過來,給女孩最後的一抱!

「謝謝妳!這段時間我真的很幸福。妳要相信妳是會帶給男人幸福的女人。妳沒有不好,妳真的很好,只是這不是我們可以負擔的起的。謝謝妳!」他抬起女孩的頭,在她額頭上重重地又深深地吻著,雙唇像是捨不得離開卻還是緩慢地移走。

「答應我,要好好地過下去!」他哽咽地向女孩說完最後一句話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留下在空氣中迴蕩不已地心碎聲與女孩地哭聲。

在回程的飛機上,女人不禁地想起《海水正藍》中彤彤思念對岸的母親時,哭著問小阿姨的一句話:「是不是人死了以後,就可以長出翅膀飛到想見的人身邊去?」女人也好想知道這個答案,因為好想好想再見他一面,只要一面就好,然後堅定地告訴他:「真愛不是遙不可及,麵包我們慢慢來就好,只要你有抱著我的勇氣….。」真的,只要見一面,讓她說完這句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