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陪你笑,或陪你哭?

文/密絲飄

關於「男人想娶的女人」這題目,我想起我聽過的兩個故事。 

 

第一個,是朋友在噗浪上看到的。

 

有個男人說自己「月入六位數字、有進口車、是獨子、但他父母名下有好幾間台北市的房子」,然後,他要找一個「教育程度大學以上、面目姣好、薪水四萬以上、能吃苦、並且不會在約會時要求男方付帳的女人」。

 

「他瘋了。」我的朋友說:「如果他身上唯一能拿出來說嘴的優點就是有錢,而他又不准女人花他的錢,那女人到底跟他在一起幹麻?」 

 

第二個,是一個失聯許久的朋友。

 

當時她的男友是個有錢人,決定帶她出國去玩,於是在她辦簽證的那幾天,她男友訂了五星級的飯店讓她住,而這個男人又怕她無聊,於是他訂了兩間房間,讓她可以邀請她的朋友來陪她——當然,她的朋友這幾天的吃住花費,也是他付帳。

 

「不用幫他省錢。」她對她那些有點良心不安的朋友說。「他說他就是討厭他老婆連上菜市場,都要買特價蔬菜,那讓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賺這麼多錢有什麼意義。」

 

從小,父母親或任何長輩想要假裝自己開明的時候,都會用「我也曾經年經過」這種老掉牙的方式開頭,故作輕鬆的跟你聊聊愛情的話題,然後,他們就會說:長得帥沒有用(一個不屑的眼神撇過妳牆上的木村拓哉海報)、會說甜言蜜語沒有用(他可能剛沒收了妳的情書)、要能跟你一起同甘共苦的,才有用。 

 

那當然是很有道理的話,一輩子這麼長,不可能永遠都在過好日子或苦日子,只是我總覺得,人們好愛強調「共苦」,卻忘了「同甘」。 

 

如果你和你的伴侶之間,沒有一些快樂的、甜蜜的回憶,令你在辛苦的時候還有「只要熬過去,就可以回到那麼快樂的時光」的信念,誰熬的過去?

 

更何況同甘這件事,對不起,他跟共苦一樣,一、點、也、不、容、易。 

 

有時候,妳買了一雙新鞋子,看著自己瞬間拉長變細的小腿,興奮的快要飛起來,結果,男朋友卻在旁邊冷冷的說:「醜死了!鞋頭這麼尖,跟巫婆一樣!」 有時候,是他看著路邊一台呼嘯而過的重機,興奮的比手畫腳,覺得自己壓車甩尾的工夫肯定比那個騎士好得多,但妳卻不屑的嗤哼:「你們男人除了逞凶鬥狠之外,腦袋裡都沒其他東西?」 

 

妳開開心心的去看完慾望城市,但他說:「只不過是四個虛榮的老Bitch。」

 

他紅光滿面從3C展回來,而妳說:「你是去看3C,還是去看show girl胸前的雙C?」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