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紀實(上)–相親

文/凱薩琳

話說某天聽到陶子姐的專訪是「LAKIKI婚活日記」,聽著訪問內容,不免也想出賣自己微量的相親記趣。

會答應參加相親飯局,倒不是驚覺年紀到了,只是因為一位熱心阿姨的積極促成,我不想掃興,而且,相親不是壞事,長輩敢介紹對方給你認識,一定是經過相當程度的篩選,只是他們篩選的重點跟我們不一樣,經濟基礎是一定要的,如果有房有車那更是加分!畢竟,愛情得靠雙方磨合,麵包,就一定要現成的啊!

熱心阿姨介紹的一號先生在她眼裡是塊不可多得的樸玉,家產有七百坪的土地,環境背景單純,為人孝順,安靜寡言,乖,很乖,非常乖!

阿姨對他的讚賞真的讓人很想替阿姨OS:老娘如果年輕個二三十歲就非他不嫁了!

第一次和一號先生見面,他真的一句話都沒有,全程都是熱心阿姨的嘰嘰喳喳,不過也真苦了一號先生,飯局當天的狀況特殊,他得孤軍面對我老媽 + 兩位阿姨 + 十歲小表妹的插花。

一號先生的外型普通,個子不矮,微壯,條碼頭是他的爆點,但如果一個人品格好壞是建立在髮量的多寡,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所以當下雖然一號先生完全不曾開口,我還是很大方地將自己的聯絡方式留給熱心阿姨……

飯局次日,禮拜天,早上九點,我的手機響了。

一邊忙著接手機,一邊忙著清喉嚨,確保聲音中沒有睏意,話筒裡,聽得出一號先生鼓足了勇氣才撥了這通電話,也許心裡還暗暗希望不會被接通呢~

還在替一號先生演心裡戲時,他已經在電話那頭對我進行邀約了!他問我今天有沒有空,他媽媽想跟我吃飯……

(吃飯?!媽媽?!這… 這流程會不會跑太快啦??我昨天才看過你幾眼,今天就直接跳到醜媳婦見公婆的階段!!)

隨便搪塞了理由禮貌回絕後,又覺得人家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電話,卻吃閉門羹,一早就受挫,這令我良心過意不去,於是主動問他有沒有 MSN,至少可以多一個互動的管道嘛,結果一號先生卻直接了當地說:「我不會電腦。」

登楞~不會用電腦?!

這時代的青壯年還有不會用電腦的人存在?雖說不該歧視不會用電腦的人,但電腦在我的生活中佔據了極大程度的比重,工作靠電腦,平日下班回到家裡,也是窩在電腦前與世界接軌,也許依賴網路的便利不一定是好事,但「不會用電腦」這記大絕招已經直接將一號先生倒扣50分了!

之後,過了兩個月的平靜生活,中間穿插一兩次無疾而終的人情飯局。

某天,一號先生又打來了,這回約我吃飯,單獨兩個人。好吧,看在他勇氣可嘉的面子上,我當然是毫不扭捏地答應囉~

不過就算只有兩個人的場合,安靜的人也不會因此變身聒噪達人,整場飯局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我甚至很認真地研究起牛排的紋路以及刀柄上的刻花,我承認我是故意讓局面僵化的,但我就是不願意主動開闢話題,主動讓自己話多起來,而且我也真的不知能跟他聊什麼聊到好開心。

認真地吃完飯後,一號先生問要不要去海邊走走,於是我們來到海邊,坐在椅子上,又各自發了半小時的呆,當他問要不要載我回去時,我開心得都快飛起來了!!於是我們走回停車的地方,他大步走在前方,我則維持自己的速度,他只是偶爾回過頭確認我的存在,一點也不懂得該適時停下腳步等女孩子跟上。

車子發動前,他又說,口好渴,要不要先找個地方坐下,喝杯飲料?

(當然不要!我今天發的呆已經夠多了,真的不想再多停留一秒!)

結束那天的發呆約會後,一號先生又連著好幾天撥電話,從我一開始找理由拒絕,到後來常常不小心漏接,他終於放棄了。

感謝老天爺!

其實在與一號先生往來的期間,熱心阿姨一直主動關心我的動態,到後來多次漏接一號先生電話後,我跟阿姨坦承不適合,然後阿姨又很熱心積極地帶來第二個。

二號先生是某科技公司業務,喝過幾年洋墨水,家境優渥,能聊,有聊,會用電腦。跟前一位相比,著實令我大鬆一口氣,至少他總在說話,場面不致乾冷,也會利用 MSN 跟我互動。

後來陸陸續續看過電影吃過飯,開始有種不自在的感覺出現,甚至每當手機螢幕閃爍著他的來電,總帶給我疲累感,頓時覺得手有千斤重,怎麼都舉不起來。

他是能聊,但聊來聊去好像都是那幾個話題,甚至每當我說話的時候,他也很專心,專心想自己等會兒要說的,根本沒聽到我說了些什麼。

我說想看皮克斯動畫展,二號先生在 MSN 丟了個狐疑的表情符號,然後連番發了一大串的問話:

皮克斯?那是什麼?我們看得懂嗎?會不會很艱深?
我沒有美術天份,看不懂畫。
不如去泰國料理好了,說到吃我就懂了。

二號最大的興趣是研究車牌號碼,猜測車子的來歷,什麼英文字母開頭的車是從哪裡來的,譬如 BK 開頭的可能來自苗栗,AR 開頭的可能是基隆;他說這規則一段時間會更改一次,他會隨時上網去查詢最新的規則排列。

有一次我們去吃飯。

二號先生為了想知道對桌老先生喝的那瓶酒是寄放的還是自己帶來的,我們坐在餐廳裡三個小時,而且到最後還不小心讓老先生溜走,沒看到結局。

和二號先生往來好一段時間,那陣子我很痛苦。

每個禮拜都跟同一個人一起出去,看在老媽眼裡是好事一椿,但我卻愈來愈害怕如此的常態,害怕對方認定這場關係,害怕「難道我得這麼跟一個興趣喜好不投機的人永遠地相處下去嗎?」,我確定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當下,我只能非常消極地害怕這些永遠不會發生的事。

二號先生外語能力很好,對於家境財力以及工作,他也頗自豪,我們聊天的內容不是聽他批評客戶的癟腳英文,就是家裡又打算在哪裡置產,再者就是他弟弟不愛唸書,很會玩,異性緣很好。

我想他是自卑的。

對於自己的外型自卑。

後來,因為工作上需要,他常請我幫忙做圖表,一次兩次也還好,但三次四次之後我開始反感了,平常上班面對著工作,為什麼下了班還得做類似的事?而且對於我不感興趣的男人對我示弱,要求我幫忙,或在生活上對我依賴,這都是令我不舒服的事。

終於在一次請求遭拒後,二號先生就此徹底消失在我的生活之中。

我想是自卑感令他禁不起閉門羹攻擊吧。

你說參加相親的,怎麼都是怪人?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怪人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考邏輯,都有自己的特殊癖好,只是有沒有人能懂得你的怪,能解讀你的怪,能對著你的怪大聲讚嘆著可愛。

相親,抱得美人歸的成功案例也是大有人在,和你命定的那個人,也許就是註定出現在你第十七次的相親飯局裡,重點在於緣份,而緣份何時會到?這可能得問月下老人吧。

而有趣的是,在遠離一號先生與二號先生的痛苦後不久,我在一個天外飛來的聚會上遇到我的那個人。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