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沒有高潮的婚姻

文╱貝莉

「為什麼男人只想跟我上床?而不願意愛我?」清晨一點,解除整天疲憊,倒在床上準備要昏睡的我,接到Rebecca的電話,她在電話的那頭大哭,我在電話這頭無奈地說:「為什麼男人只願意愛我不願意跟我上床?」聽完之後,她破涕而笑。

我跟Rebecca,從小戀愛體質就有很大的差距。
她從來不乏床上,我從來不乏周遭有對我很好的男生。
但她的是「純」性愛。
我的是「純」友誼。

我有一狗票對我很好但沒有戀愛感的男性好友;她的男性好友往往只有前男友還有前「雙人瑜伽運動朋友」或者男友的朋友(喔,她這種「朋友」偶爾還是有擦槍走火的機會)。

Rebecca是會被人罵死的時代新女性。在幾次戀情跌撞之後,她挑了比較容易的路走。她選了一個比較安全的路線──嫁給很愛她、但她對他其實只有感情,一點慾念都沒有的男人。並不停地偷吃,而且在結婚之後,她要的更多了。

「我現在不只是要找男人上床,我希望至少雙方要有戀愛感。」
於是她的戀愛感越談越大,大到她開始想離婚,大到她老公碰她都覺得不舒服。

一個可以把婚姻跟性分離的女人,卻無法跟愛分離。

她就好像我某些男性朋友,去酒店玩時,不見得會把酒店小姐「框」出場,進行性交易,也不見得進去酒店就是摸胸部、大吃豆腐,而會握著酒店小姐的手,享受一晚的「純」戀愛時光,不過銀貨兩訖、個不相干,我那些

人面獸心
無聊的男性友人,離開了酒店之後,就回到現實生活,那種愛上酒店小姐拯救她們脫離苦海的生活也不可能在他們生活中出現。

不過Rebecca或許入戲太深,所以她忘了當時是為了有安逸的生活結婚、她當時是為了不想受傷結婚、她當時是為了想如同古時法國貴婦般,以後可以安心好好玩戀愛遊戲而結婚; 她想要離婚出來獨立,她細算六萬塊的薪水是否足夠應付她的開銷, 她開始想丟下一切跑去找在日本度假時深刻愛戀的男孩,就算只是在朋友開的居酒屋打工也甘之如飴。

她忘記了父母的期望,忘了自己今年三十五歲,忘記自己當時怎麼萬念俱灰,想把自己進化成男人,忘到為了想要有個穩固的家庭生活,去忍受對方給她的無味性愛。

她辦不到,她依舊是個沒有愛情會枯萎的女人,而且結婚時間越久,她越發現自己無法單純地跟人上床,她沒有辦法讓自己變成莎曼姍那個只想追求性愛的勇敢女人,她要愛,大量的愛。

「單身需要很大的勇氣,也許妳會羨慕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愛上任何人,我可以有機會追尋到真愛,但其實這也是在賭一把,不妥協的我可能最後還是一個人,沒結婚、沒小孩,有可能過得很好、有可能被絕望包圍,我現在已經三十一歲,而妳已經三十五歲,我們不是學生時代那兩個小女孩,妳確定自己真的可以嗎?」

對我而言,雖然她現在愛昏頭,但我始終對她當時的選擇記憶猶新。在掛電話前,我勸了一下她多考慮一下自己跟老公的關係,如果離婚之後父母對生為大姊的她會有多不諒解(特別是她目前還有一個正在念書的小妹跟剛出社會的大弟,而且父母對她老公欣賞的不得了),還有如果真的沒有找到真愛,又像以前一樣老被男人欺騙傷害、孤獨終老她真的可以嗎?

「為什麼這麼難?」聽了我的話,她哭著問我:「我只是想要真愛跟幸福而已,為什麼這麼難?」
「也許是因為有太多現實的包袱……就叫妳不要跟做愛沒有感覺的男人結婚,沒有高潮的婚姻……很難持久啊。」我的離題讓她笑了出來。

不過,比起將婚姻跟戀愛分開,把婚姻當做交易的女人。我真的比較喜歡性愛分離的女人。享受性高潮,比假高潮換取被愛或者假結婚真歛財有趣多了。因為女人再怎麼分離切割自己,到最後還是過不了想要同時愛人與被愛這一關,性愛分離,不過只是解決燃眉之急,至於沒有高潮的婚姻跟戀愛,就像是一道從未傾瀉的水防線,總有一天會潰提,無論是在於妳或者另一半之間。

貝莉的facebook粉絲俱樂部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