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姐妹情的牢籠

文╱水星人

如果說,口口聲聲的「為妳好」,卻接連與我愛上同樣的男人。

那不是做妹妹的挑男人眼光有問題,就恐怕是這份猶如親姐妹的友情,在「寂寞與掌控慾」的成分下,起了化學變化。

我有一個乾姐姐,並不是先認了乾爹乾媽才稱喚作姐妹,而是因為姐妹倆的感情真的很好,就此多了一個姐姐與乾媽。

她是我出社會第一間公司的另外一個部門主管,大我4歲、同星座。當時在工作上她對我提點有加,再加上我在台北租的房子恰巧與她住處相近,就算之後換了工作也總是保持聯絡見面。

之後,在兩人都沒有男友的情況下,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泡湯、旅遊、天天通電話……對彼此遠遠超過情人的角色。

我不想自吹自擂的說經過幾年社會歷練變得有多厲害,但套句世俗的話語可以說是「翅膀硬了!」我從事事討教、件件配合的妹妹,轉變為有脾氣、有自我想法,甚至不再抱獨身主義、想要找個男人好好談場戀愛了。

就在這當下,第一個男人出現了!

是乾姐不是很熟、幾乎沒有在聯絡的朋友的朋友。

爾後的發展,就是在乾姐不斷的邀約聚會、推波助瀾下,

看似有了曖昧期的我卻產生了疑問:

A男子為什麼對我-不論是我說過的或沒說過的事情,如數家珍?

為什麼要約我出去總是透過乾姐邀約設局?

為什麼總是認定「我一定會如何如何」?

後來這不夠曖昧的曖昧結束於發現乾姐也喜歡上A男子、以及A男的「不想追了」。

所有的疑問很快有了解答:

「我告訴他所有關於妳的事情、還有妳的個性、還教他怎麼追妳……」

「我這都是為妳好,希望妳幸福!」-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為妳好」三個字的殺傷力。

第二次的「為我好」,來自於乾姐特意介紹的好朋友。她說,這朋友認識很久了,一定可以好好照顧我。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