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小心喔

文╱艾莉
 
「公司晚上要幫我賤行。」
等了一個下午,下班前他丟來這麼一句話。
電腦游標停在對話框下,閃呀閃地~她強忍住眼眶裡浮現的霧氣..卻還是看不清楚,他接著丟過來的幾句話。
假裝梳理瀏海的同時,遮蔽住辦公室內可能注意到她的眼光,迅速地把已經滑落到眼角的淚滴抹去,往下繼續看著。
「吃完飯,大概也就要回家整理行李了,畢竟是明天一大早的班機。」
「嗯。」她回了一個沒有情緒的字眼。
「去餐廳前,我還得去拿乾洗的襯衫、去超市採買一些東西…」
「好呀~我知道了。」她打出這樣的幾個文字,希望自己表現得還算得體。
「妳的反應太堅強了…是裝出來的吧?」
這行字傳來不到三秒,她立刻起身,邊大口深呼吸,邊快步走向女廁。
 
關進窄小的空間裡,她終於允許自己落下淚來。
她一直很慶幸自己,不需要經歷什麼遠距離的戀愛。
以前,每次聽到朋友說,不管工作或求學時無奈的遠距離,或是男友當兵的分離,她都很開心自己不必經歷這些事情。
但她萬萬沒想到都活到這個年紀了,不可能還有要剃頭去當兵的男友,也不會有為了求學遠走他鄉的情人,她卻避不開這些年,身邊很多姐妹們都面臨到的問題—–男人要單身前往大陸赴任!!
就算是沒親耳聽到姐姐妹妹們說,新聞報紙的社會版也都寫得夠詳細了,男人去到大陸,那就跟去到了極樂天堂沒兩樣,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天高皇帝遠,誰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作了些什麼,只要他逢年過節回到妳身邊時,依然一臉無辜,妳也只好相信他真的都乖乖認真在工作著。
但男人是不是背著她拈花惹草這一些事,卻也不是她最在意的,她對情感的聚散看得很開,至少,在眾人面前是這樣的。不管心裡有多過不去,她終究是不會為難,心已經不在自己身上的人。
 
「你答應我,有一天,當你不愛我了,一定要親口告訴我,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我會放你走的,不會為難你。」
她總是這樣告訴她的男人,而且,也一如她說的,分離時總不會有太難堪的場面。更別說,當下這個男人才跟她在一起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的情感,能有多深呢?能有多深呢?
 
 
朋友都說,這樣也好先冷靜下來,反正,也不過就是幾個月的時間,他就會回來一次。
但她自己也不明白,怎麼會這麼害怕別離,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因為男人要去大陸工作而落淚了。
到底為什麼哭呢?她自己也說不上來。她不是不希望男人去擴展自己的事業,去闖闖未來還能有些什麼可能,她就只是難過。
她每次為這事哭起來,總是驚天動地,大把大把的淚瞬間滑落,默默的啜泣。一見她哭,男人也只能慌張地陪著,頻頻問她為什麼這麼傷心,她答不上話只能不停地搖著頭。
離別前夕,當她又為這事默默落淚時,男人再度焦急地追問,她突然回想起一個模糊的童年往事。
 
去珠算檢定的時候,媽媽也不過就晚了幾十分鐘來接她回家,她就蹲在地上哭腫了眼,深藍色的百褶裙,成了一片深藍色的淚海。年紀還小的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悲觀的深信,這就是離別了,她會就此被遺忘在街頭,再也回不到溫暖的懷抱裡。
原來,自己從小就害怕被遺棄,害怕被留下。
於是她練習乖巧、聽話、懂事,不吵不鬧。
不積極爭取,該放的時候就放。
 
隔天,已經去到機場等著登機前,男人打了通電話來道別,最後她跟男人說了一句:「小心喔~」男人好像懂得她的心思似的,重重的回了一句:「嗯~知道了。」堅定的像是他每每用力到讓她喘不過氣來的那種溫暖擁抱。
掛上了電話,女人看著辦公室落地窗外的淡水河景,心裡的話還有千千萬萬句。
小心,請記得我的關心,天寒地凍,一個人獨自在異鄉,千萬好好照顧自己。
小心,請記得我的擔心,除了認真工作,也要記得適時的放鬆心情,好好生活。
小心,請記得我的小心眼,如果有人要帶你去風花雪月的場所,告訴他說不可以。
小心,請記得我戀著你的心,如果你戀上了別人,好好誠懇的告訴我,不要讓我最後一個才知道。
 
 

Tags : hot issue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