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離開的時候

文/陳保仁太太。芙蘿拉

失眠的深夜,電腦裡傳來A-LIN伴隨吉他的歌聲「離開的時候,有些話沒親口說,再多的承諾,未來也難預測….」
這 讓我想起她 一位再平凡不過的女生
簡單安逸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

從小,家裡的經濟一直呈現拉警報的狀況
兒時的回憶裡,只有上學及幫忙家裡做生意的景象
默默的活在這世上,彷彿上帝創造了她,卻也遺忘了她
直到他的出現…

「我很謝謝他曾經追過我,讓我永遠保有一段被追求的純純的甜蜜回憶」她攪拌著手中的咖啡

「你在說誰?不是只有你老公一位男朋友?」我訝異的問

「嗯~我想我們不算在一起,當年他追我時,我沒有答應,所以也沒有牽過手」她啜了一口咖啡

「那是還在曖昧期,是吧!」我說

「應該是!那年,升高三的秋天,我總是在打掃後的那節課,收到一張關心、愛慕的字條。這樣的情況,有一個月吧!」她說

「你收了一個月,沒猜過是誰給你的」我說

「我不想猜,也不要猜。」她聳了聳肩,

「我知道自己其貌不揚,所以怕是別人惡作劇;況且下課後還要幫家人做生意,我沒有空去想這些事,也不想被困擾」她繼續攪拌著杯中的湯匙

「環境讓你早熟,那是少女情懷做夢的年紀」我說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寫字條的人,是班上最受歡迎的男同學;他還偷偷的"陪"我走回家好幾天」

「你怎麼知道是他」我說

「有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他,我問他怎麼會走這條路,是搬家了嗎?」「他說不是,是受不了有人反應遲鈍,於是告訴我,他是寫字條的人」

「老實說,我也會覺得像惡作劇。」我說

「是啊!所以我聽了之後便告訴他,不要來開我玩笑,大家都知道XXX喜歡你」她說

「然後呢?」我像極了愛聽"白雪公主"故事的小女孩

「他說他沒有喜歡那個女孩。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每天依舊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他默默的走在我後面,一路陪著我走回家,然後他再回家」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