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沒有呀!!

文╱艾莉

這是一本分析男人本性的翻譯書書名,卻也正巧是我人生僅有兩次抓包經驗時,兩位不同性格的男人,在我淡淡追問的第一瞬間,面對面死棋的被將上一軍,勉強擠出的第一句回話,居然都是:「我?沒有呀~」

第一次抓包,發生在20多歲的戀愛。男人苦追了我半年多,不曾給他好臉色,始終義正嚴詞的拒絕,卻莫名其妙的在他一次次刻意接近,與工作上的合作後,被他的才氣折服。交往了不算短的時間,後來走向陳爛的劇情,他劈腿了一個事事樣樣,都拼了命想要跟我一樣的雙魚女。

我不是會查勤的個性,從來也不會去偷看對方的手機、郵件什麼有的沒的,單純的覺得這樣太累,本能的發懶不想去做這些,該發生的就發生吧~該來的就讓它來吧~所以當對方說要週末加班,我也樂得過一個人的清閒時間。也許我下意識逃避著大家所謂的「女人神奇的直覺與第六感」。而故事發展也朝向陳腔濫調的「眾人皆知,唯我獨被瞞」,繼續發展下去,直到有一天,神奇的那一天…

好久沒有在週日晚上約會的我們,終於要一起共進浪漫的晚餐,我順手拿起了一張他放在桌上的發票,看了一眼發票上的明細,日期是當天中午,消費項目是兩個人的排餐,餐廳地點就在雙魚女家附近,原本放得很空的我,心中開始隱隱約約覺得不妙………就好像在玩拼圖一般,一些之前不以為意的跡象,一些微不足道的片段,一片片在腦海中翻攪,找到它們自己歸屬的位置,立正站好,真相大白!

從房間內走出來的他,一抬頭跟我四目交接,我用空洞的眼神迎向他,很簡單的問了:「你跟XX在一起嗎?」
「我?沒有呀!」他慌張的避開了我的眼神,以及我手中的發票,匆匆的硬拉我出門。

我意外的冷靜,依然跟他出門約了會,用餐的時候,沒有多說話,回程在車上,這個男人在順著蜿蜒山路爬坡時,突然放聲大哭,邊開車邊嘶吼著:「妳根本不愛我呀~」並且開始數落起對我不滿的種種。我很乾脆的分了手,成全了雙魚女跟他。

第二次的抓包,並不是真正的抓到對方出軌,但男人的反應卻是同出一轍。
在某個繁忙的午後,我親愛的姊姊突然以一種偵探辦案的口吻,直搗我的手機。
「那個XX今天休假嗎?」

姊姊這樣一問,我還得停頓下來,想了好一會兒,喔~對,他是有跟我說過今天要休假陪國外來訪的友人。

「那個朋友是女生嗎?」女生?嗯…不是耶,是個中年男子…到底怎麼回事?
原來,姊姊跟姊夫在一家餐廳,遇到了我當時的男人,還來不及打招呼,就看見男人單獨跟一個女人一起離開了。故事精彩的還在後頭,已經覺得事情不對勁的姊姊跟姊夫,把滿肚子的問號跟食物一起吃下去,在用餐完畢後,去到了附近Shopping mall時,突然興起扮演偵探的念頭。
因為在這餐廳吃飯後再逛逛街,是我跟男人常會有的安排,那麼會不會,他跟那個女人也在這裡逛街?

在我們姊妹通著手機的對話中,姊姊不停問著我男人的車牌號碼、或者他最近是否有奇怪的行為舉止等等,而我則是不停的幫男人找理由跟解釋,「也許…他們是一大群朋友一起去…」「也許…是你們認錯人了…」
突然姊姊倒吸了一口大氣:「我看到他的車了!」我一聽,只覺得眼前一片昏黑。
姊姊姊夫決定分頭分樓層去搜尋男人的蹤影,終於找到的時候,已經是男人跟那個女人單獨上車離去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還是很平靜,平靜的重複撥著男人不接聽的手機,平靜的繼續辦公,平靜的照樣去健身房運動,晚上九點才跟男人面對面坐了下來。
「你今天跟國外的朋友碰面喔?」我很平靜的開口,男人不疑有他開心的點了點頭。
「我姊說今天有在那家餐廳遇到你…」
「我?沒有呀~不可能…怎麼會…怎麼會…」男人頓時陷入了巨大的慌張,不停地來回踱步走著,我失焦的眼神只能跟著他轉來繞去,跟著覺得一陣頭昏。
後來我接受了男人的解釋,女人是國外來的友人其中一位,但因為她班機誤點,所以才會變成只有他們兩人…而且他說,因為那陣子正是我們關係最緊繃的時候,為了不想我誤會,所以才沒有先跟我報備。

我其實不明白,抓包對質的時刻,為什麼我可以這麼冷靜?我變得不再是自己,看著男人們慌張解釋的模樣,我卻更加的平靜。
「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是我第一句對自己說的話。
我不是不願意相信自己可以真的守住幸福,我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在該愛的時候愛,該放手的時候放手。不該懷疑的時候,也別去亂查勤跟亂翻郵件手機。
不用去牢記一些所謂「不可不知的十大男人出軌疑點」,我只是希望愛情可以簡單一點。
 

Tags : hot issue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