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惱人的老妹太可悲

文╱密絲飄

前幾天,我陪一個男生朋友去SOGO買衣服。

他找我的原因太簡單,就是男人覺得自己走進百貨公司很奇怪,男人買衣服,好像永遠就是得有個女人跟在身邊,他們大概是覺得更衣間裡有鬼,總是不認真穿好就火燒屁股似地衝出來,然後女人就得幫他把襯衫拉平、幫他把袖扣扣起來、幫他搭配褲子、甚至幫他跟售貨小姐討論是否該買大一號……這種瑣事,本來是他女朋友的工作,可是,他的女朋友會管他,覺得這顏色不好、那材質不對、付錢的是他、卻不能買自己喜歡的,所以,他找我。

買完衣服,他請我吃了頓飯,聊一聊天,然後解散,
當然,這是個他不會告訴他女朋友的事。

有人會說這叫曖昧,嚴格點的甚至會認為他欺騙了女友,可是,我卻絕對相信他是愛他女朋友的。他們遲早會結婚、他會把薪水袋交給她管理(最多偷偷藏一點起來當零用錢)、他對他女朋友的愛,至少有八十分,至於那因為女友太囉唆而扣掉的二十分,會有很多不囉嗦的女性朋友補足。

或許很自私,可是,人生很現實。

小時候,我們都曾經以為,只要是「真愛」,那就能克服一切困難,包含個性不合、目標不同、經濟問題、甚至身高年紀體重。
所以我們勉強自己做很多不願意也沒興趣的事,告訴自己那就是「愛」,
所以我們也勉強另一半做很多不願意也沒興趣的事,如果他不願意,就質問他:「你是不是不夠愛我」?
然後,他痛苦、你也痛苦,各自哀號著「為什麼愛一個人這麼難」,可是,那是不是我們一開始就對「愛」抱持了不切實際的期望?

我老覺得男人在感情路上之所以比女人幸福一點,是因為他們很早就接受了愛情並不完美的事實,
就像我那個男生朋友,因為他可以接受「80+20」的公式,所以他過得還算快樂,
可是女人,卻總渴望著完美的愛情,老想找到一個「100」,就永遠陷入欲求不滿的抑鬱。

前兩年超紅的偶像劇《敗犬女王》有句台詞說:「二十三歲哭是真性情,三十三歲的女人在大街上哭,可能會被警察帶回去調查精神狀況」,
當妳還年輕,流著眼淚哭喊「他為什麼不愛我」,確實讓人很心疼,但當妳青春已逝,若還是鼻涕眼淚齊下的哭喊同樣的問題,那卻不禁讓人懷疑,妳的年紀到底活到哪裡去了?
青春不再的女人,到底會變成老妹還是腦妹,也許就取決於對愛情的態度。

因為愛,就像粉紅色的愛心裝飾品,十六、七歲的時候,妳把它繫在頭上、穿在身上、別在任何顯眼的地方都成立,因為妳就是個青春洋溢的少女,適合所有粉紅色的、可愛的裝飾;但當妳已經二十七、八甚至三十好幾,還只穿粉紅色的衣服、用尾端裝飾著粉紅色毛毛的筆、瘋狂蒐集無嘴貓、看到愛心氣球時拉尖嗓門裝可愛的驚叫,對不起,那只讓人覺得妳是個搞不清楚自己幾歲的花痴。

當然,要怎麼打扮、要喜歡什麼,都是人身自由,可是妳打開電視,一定看過很多不認老的女藝人,拍照還要嘟嘴裝可愛、衣服都是粉紅色水袖飄飄洋裝、明明粉已經厚得像有璧癌的牆,仍要硬說自己背影像十八……在那一刻,妳心裡難道沒有閃過尖酸惡毒的批判?難道沒有害怕自己也變成那樣的女人嗎?

熟女要扮可愛,最好還是在黑色套裝、白色襯衫、灰色手機裡,別著一個閃亮但精緻的SWAROVSKI愛心吊飾,小小的,千萬不要大,就像一個少女時代浪漫的鴛鴦蝴蝶夢,妳可以記得、可以偶爾懷念,但,再也不適合永遠把它掛在嘴上說。

三十歲的女人,如果還把男人當成生活中心,以男人願不願意愛妳、受不受妳吸引來衡量自己的價值,那,妳就只能服膺男人的價值觀,成為青春不再的老妹;三十歲的女人,如果懂得享受工作、享受友情、享受人生、並且用和年齡成正比的智慧,讓愛情娛樂妳,那就是腦妹;或者應該說,當我們都不再是妹,是要做個有大腦的腦人,還是整天在為男人愛不愛自己煩心、甚至煩別人的惱人?

今年,我二十七,我承認我還是會煩惱,
和男生朋友逛完街,我會花十分鐘煩惱「他為什麼愛的不是我」。
可是,十分鐘過去,我會努力忘記,就算忘不掉,打死我也不會再提,
我不想做惱人的老妹,畢竟那比不完美的愛情,還要可悲多了。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