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自欺欺人還是等待?

文/櫻子

他把她抱在他胸膛,像以前一樣,她覺得自己就像在作夢一般,好幸福。她仰頭看著他,是那熟悉卻冷漠的臉,太冷漠了,冷漠的她知道他能夠多無情。一直以來,她在他眼裡看過無數次的表情,她想她一定也會有一天,容他這般表情看著她,但她卻還是不可自拔的愛著,而且越陷越深。「這一定是夢吧!」她突然覺得有些不真實,慌了陣腳的急切著問著,他卻還是用一樣的表情看著她,沉默不語,彷彿一個完全的陌生人,不,比陌生人還要陌生的臉,向著她,她好怕好怕,越抱越緊,怕他把她推開…。

記憶和回憶在她腦裡不停的轉著,轟隆隆的。陽台外洗衣機正馬不停蹄的轉著,轟隆隆的,像是想要把什麼絞爛似的。她滿臉眼淚的坐在床上…真的是夢。這是他離開的第一個月,每天害怕闔上眼,因為闔上眼的不是黑暗,是比沉寂的黑更可怕的他,是那些過度甜蜜,像是為了給現實一個最滿分反比的回憶,是那個再也見不到面、卻令人發狂想念的他,是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場景,像她坐在戲院裡看著一齣戲一般,一齣關於一個女孩不保留的將全部愛奉上的故事。

他曾經那樣疼著,一個人努力的將一間小套房改裝成像家一般的味道,櫃子裡擺著的,是毎一個月,他都會精心設計的小模型,上面住著未來是夫妻的他們,有時是跳著舞、有時只是坐著,但都很愛很愛。他喜歡每個月慶祝,慶祝她和他在一起,因為他們在彼此之前,從沒有過如此深刻的戀愛過,他們慶祝著,彷彿是小心翼翼的數著他們還要多久才能到達的天長地久。每個禮拜,她期待的是當他設計告一段落後,會安排的小約會,那也是她的動力,那是為何她能在雙修課程裡如山般的課業裡,如此有效率的完成他們。他們是有理想抱負的,彼此牽著彼此走著,一步步去完成雖辛苦卻美麗的夢想。   

晨曦該隨著露水點亮一天,月亮該伴著戀人直到睡去。這是連童音呀呀的孩童都懂得,她卻每天為他們可能的消失而哀傷著。因為她害怕,害怕他們同他一樣,會突然從她身邊消失。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總是不常回家,理由是設計。她等著他,一天一天的等著,一分一分的盼著,一秒一秒的數著。她不必聽他多解釋,因為自己已經為他找了無數多的理由,即使身邊的朋友總是說著和她不相同的話,總勸著她,她還是只願意相信自己,相信他是她認識的那般,疼她而且不會背叛。當他回來時,總是拖著疲憊的身體,一躺即睡,她不知道該同他說什麼,只有生悶氣。她沒有任何立場,當他說他全是為自己夢想時,當他用指責的口吻說,不是說好要一起努力。她說不出什麼,只是覺得什麼好像變了,但又好像什麼都沒變,是失去什麼了吧!她能做的只是等待,等著他有空的那一天,他會趁稱職的扮好一個男朋友的角色,一切都沒變,手牽著的,他們應該是恩愛的,像街上牽手的每一對,像從前一般。

她開始病態的滿足這一切,期待每一次他的有空,可惜他的每次有空,總是會有理由來粉碎,然後她再自己擦擦傷口,繼續等待他說的另一個承諾。

暑假以後,他消失了。曾經,他出現過一次,她興高采烈的同他一塊約會,她哭著,他以為他弄痛了她,但她只是抱著他,求他不要消失,不可以消失,他在那抹臉上,彎彎的笑著,輕輕的說「不會,我絕不會再消失」。隔天以後,他和她再也沒有見面。

他偶而傳傳簡訊,告訴她他有多愛她、多想她,但他設計很忙,不能找她。她去找他,像發了瘋一般,他只是冷冷的說,他不在公司。她去夜店,讓人摟著、抱著,她期望他會生氣,哪怕是罵她,但他卻什麼反應也沒有。她每天醒來就是想哭,她也曾經想過要離開,但她怎麼樣都放不下,她只能一直在線上,望著也在線上卻永遠不會敲她的他。MSN視窗快十個,她隱約看到有人跟她告白,看到有人約她出去,但她不要,她不要這些她都不要,她只想要他,她期待他,她想和他見面。

「我不吵不鬧了,只要你有空理我就好,做什麼都可以。」她看著這封已傳訊息,不像是她會傳的,她再也沒辦法了,那樣小心翼翼保留的愛,她才第一次決定要好好的愛,就徹底的受傷。她看著鏡子,凹陷的乳頭中清晰可見的肋骨,那是誰,她已經全然不認得,像是吸毒一般瘦蜷曲的身軀,身體折磨著,心痛著。

「等設計做完,九月再說吧!」她因為他傳給她這封簡訊開心了兩天,多吃了一些東西,她還是只能等,祈求著他能多給他一點什麼。她就快忘了她看到他和學妹說的話:「我暑假會跟我女友分手。」

她忘了,不想記得,她不想想他抱著學妹的那畫面,她不想想學妹跟他哭訴學長只為設計不陪他,她不想想。

她知道他設計很忙,自己不可以鬧,否則他生氣連簡訊也不見了。她知道他不可能同他見面,她知道或許有一天他會同她見面,像從前那般他呵護著她。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