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對愛上癮是種婦女病

文╱密絲飄

我的朋友們,對近幾十年來台灣女性地位的改變,有截然不同的兩種看法。

「這當然是好事!」持正面看法的人這樣說:「現代女人能擁有自己的主見、也不必再受男人欺壓,比以前的女人幸福多了。」
「根本是掙到了面子,卻輸掉了裡子。」持負面看法的人則這樣講:「表面上說男女平等,暗底下呢?要付帳時,就說男女平等,要做家事、要商量誰辭職帶小孩時,又會說這是女人的工作!」
正面看法的人反駁:「遇到這種男人,現代女人可以選擇離開啊!」
反面看法的人冷笑:「但女人就是離不開啊!」

所以,女人能不能狠心離開爛男人,變成能不能得到幸福的關鍵了嗎?

我也覺得,女人是很難離開的。
說「爛男人」也許太苛刻,其實,大多數不和諧的感情,也不過是不適合、又沒有人肯為對方改變而已,可是如果女人真的狠得下心離開,就客觀條件來說,我其實是覺得獨身女人比起獨身男人大佔贏面的。

第一,是女人普遍比較愛乾淨,
獨居的老太太,即使不再有力氣彎腰替地板上蠟,至少都還能保持家居整潔、維持最起碼的乾淨,但獨居的老先生,餐桌上卻經常有蒼蠅盤旋飛舞。
第二,是女人比較習慣沒有性生活的日子,
我從沒聽過哪個老太太有欲求不滿的問題,但老先生中風還要去嫖妓之類的悲哀笑話,卻常常鬧上新聞。
第三,是女人會生孩子,
科技在進步,已經有女人藉由試管而非性行為懷孕,如果有一天,我們的世界前進到沒有婚姻制度的境界,女人可以保障自己的基因被延續,而男人呢?

如果有一天,一夫一妻制、或者說愛情、忠誠、兩人世界才完整等等觀念被社會淘汰,我相信,女人普遍會比男人過得更好。
只是我們之所以離這樣的進化還很遠,原因就是:女人,對愛情是上癮的。

這種愛情成癮症,不知道是上帝創造女人時的瑕疵,還是女人自小耳濡目染看太多愛情片被洗腦,總之,女人心裡就是有一個模模糊糊的、對幸福的定義,非得要靠那個對的男人來完成,否則生命就不完整。

當然,現在女人開始對這種「沒有男人生命就不完整」的觀念有危機意識了,所以一天到晚可以看見自詡為現代女性的女人像在背誦警世名言的大喊「女人可以自己過得很好」、「女人不需要男人」、「友情比愛情可靠」……只是偶爾,她們和那些可靠的女性朋友、穿著最美的高跟鞋、喝著最貴的紅酒,醉了之後卻哭喊:「我只是想得到幸福,有這麼難嗎?」

我某個女性朋友,一次因為喝醉,和一個她平常不大喜歡的男性朋友上了床,隔天早上她先睡醒,看著躺在身邊打呼的男人,她心裡第一個想法竟是「如果這個男人每天都躺在我身邊,是幸福嗎?」

她很快的告訴自己不是,沒道理十個小時之前自己還覺得這個男人不怎麼樣,打了一砲過後卻突然愛上他,最後她成功說服自己這是「做愛後動物感傷」,所以當男人起床穿衣服離開,連通電話也沒打來,她受傷的至多是自尊,不是心。

又像上禮拜我在我的稿子「惱人的腦妹太可悲」裡寫到,陪男生朋友逛完街,我會花十分鐘思考他愛的為什麼不是我,惹得一堆人傻眼。可是我也只是想想,如果我真的愛他,或者說真的那麼希望他愛我,我會做的絕對不只是「想」而已。

有個諷刺笑話是這麼說的:當一對情侶在大街上甜蜜激吻,獨身男人看到了,會去PUB找一夜情,但獨身女人看到了,會去參加婚友社,
我想,這就是蘇東坡與佛印的現代版吧?女人心中想著愛,於是看見什麼,都和愛有關。

渴望愛,似乎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婦女病,就像不定時發作的經痛。
在經歷過發病的痛苦、也經歷過努力醫治卻無方的無奈後,我想,也許是該試著和這毛病和解共生。
畢竟,正因為有這毛病,才證明我們是女人,不是嗎。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