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Dirty Pool Party

文/夏脫脫

推開某Motel 333號房一大扇精緻的深原木色門,隨即彌漫震耳欲聾的電音氣氛,和預期的單身聯誼派對一樣,已經入座那二十多雙打量的眼睛,不知在我身上來回掃描過幾遍,難免有點忐忑是來自瞬間的陌生,但更讓我緊張的是,同樣也在用視線掃描他們的我,深怕今晚一道道都不是自己的菜,每個前進的步伐,都小心翼翼地準備隨時準備打退堂鼓的理由。

還好一個緊身紅背心男讓我有留下來的動力,不然,肯定把硬我邀來的死黨罵到臭頭。

意外地,這裡沒有高帥door man,反而是兩位可愛door woman和善地帶領著每一位參加派對的來賓,還以為會直接入席,一句『來,我們先拍張個人照』讓我整個覺得很緊張害羞,深怕再一次瞥見那些持續打量的眼神,靦腆地就定位,才猛然發向身後竟然是一大片水藍色背板,印上派對名稱『xx’s dirty pool party』(xx為保護當事人而不便寫出),甚至還加上了設計logo,儼然是專業記者會的規格,我心想,身為公關業的主辦人真是了不起,將自己的專業完全套用在這其實沒有多正經的活動上,天殺地我真是服了他!簡直跟參加首映會沒兩樣地要在背板前拍照,折騰我全身不自在,僵硬的pose加上傻子般笑容,肯定是八卦周刊前幾頁被譏諷的內容。

這場聯誼的開始,所有人都沒有外號或名字,只能擁有『編號』,來到『報到處』,沒錯,專業的主辦單位還弄了一個櫃台,專門確認在場來賓的『身分』,這並非是做什麼祖宗十八代的身家調查,而是桌上三排分別為藍、紫及粉紅色的號碼牌得要認真選擇後別在自己身上,藍色代表床上角色為TOP(1號),粉紅則是BOTTOM(0號),至於紫色呢?據主辦單位的說法,當藍色和粉紅色混在一起時,就會變成紫色,因此,若是BOTH(不分,1、0皆可)的話,紫色號碼牌是絕對首選;花了點時間想想我自己的顏色,拿藍色對自己實在不太老實,決定別起紫色17號入座,正襟危坐後,放眼望去一個個男賓身上僅有色彩與編號,瞬間,我想起了曼谷gogo boy bar的畫面。

『紅背心男呢?是幾號啊?喔!14號,那顏色呢?哎呀,燈光昏黃看不清楚啦!』忽然之間,一個瘦瘦的年輕底迪從面前走過,立刻又吸引我的目光,『嗯,粉紅色23號。』

二十多位男體在motel裡圍成了圈,手上拿著塗鴉板,『愛的初識』就此展開,從基本問題『自己幾歲,希望對方年紀範圍』、『自己的星座,喜歡和不喜歡的星座』到夢幻如『願不願意和男友在街上接吻』、『想不想結婚』這類的題目,最後以『自己size和希望對方size多大』、『熱衷的體位』令人臉紅心跳地回答後做結,第一階段的配對就要開始,每個人寫下此刻最想認識的人的編號投入箱子中,互相寫到對方號碼即配對成功,進行第一階段『親密愛人』互動遊戲。

『該寫誰好呢?我好像不是紅背心男喜歡的年紀耶…』

『這個階段,我們有兩對配對成功!14與10號以及17與23號!』,沒想到可愛底迪竟然也選我,『啊…原來是粉紅色呀!』,更沒想到紅背心男愛的是成熟野狼類型,帶著意外且興奮的心情,被主持人帶到超大的獨立筒床邊,持續看著23號清秀的臉龐,這趟聯誼派對我來說真是超級值得;『親密愛人』的遊戲規則是配對成功的兩個人,要在這張大床上擺出甜蜜幸福的pose供其他人拍攝,聽起來並不難,但一時之間要和心儀的對象搞出像甜蜜夫妻般的動作,多少還是有點不自在啦!

可愛底迪叫做Aunk,25歲左右,依偎在我懷裡拍照,能清楚聽見彼此的心跳聲。

第二階段『愛在泳池畔』是『pool party』的宗旨,是的,這是一間有附泳池的房間,既然要下水,想必全場男性此刻只能著泳褲囉!沒多久,一位位幾乎全裸的男體絕對是讓人大吃冰淇淋,紅背心14號僅著超小三角緊身泳褲,結實六塊肌線條讓人大噴鼻血,忘了他內心是個粉紅小妹妹,再看到他身旁兩位身材跟他差不多的精實壯男褪去衣褲,忍不住問我死黨他們的來歷,『他們是xx模特兒公司的model,主辦人特別請他們來炒熱氣氛』,公關實力果然發揮到淋漓盡致,連model都找來high,活動至此,加上一些酒精的微醺,大膽的裸露和觸碰,似乎已經開始沒有了界線。

透過抽籤,兩兩一組要在泳池裡『賽跑』,並且要有一方揹著另一方,喝光對岸的啤酒,100%的肉體接觸讓氣氛熱到不行,殊不知落後組別的懲罰,將是在水中憋氣接吻10秒鐘,由於我沒有抽到可愛的Aunk,也無緣和粉紅model三人同組,一枚頭略禿的眼鏡男成為我本階段夥伴,為避免和他接吻,我發了狂地在泳池中狂奔,猛然灌下啤酒,創下金氏世界紀錄後,才鬆了口氣。

14號幸運地抽到另一位野狼,看他投入地激吻,我猜想一定是故意輸了這場比賽。

隨著酒精越是揮發,視線越是模糊,遊戲就越令人雙頰脹紅,『愛的枷鎖』是聯誼派對最高潮,經過第二輪抽籤,重新兩兩組合,並且戴上手銬,此時只見主持人揮手一灑,數隻鑰匙從空中散落至泳池,口令一下,最後解開手銬的那組,將送上最親密接觸的懲罰!看了一下我的partner,這次換了一位年約30多歲頭髮三七分邊的白領族,完全無法引起我想輸的欲望,繼續盡全力地找尋鑰匙,深怕栽在這一局。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