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也有物競天擇

文╱密絲飄

我老是覺得,八成以上的「元配v.s.第三者」戰爭,其實爭到最後根本不是愛,而是在爭誰才是好女人。

一般狀況來說,第三者通常較元配年輕、妖嬈、溫柔、嫵媚,
所以元配會說:「妳只是靠肉體在迷惑男人,有什麼了不起?」
而第三者會說:「妳只是個黃臉婆,妳懂愛是什麼嗎?」

一般狀況來說,第三者通常比元配體貼、有趣、風情萬種,
所以元配會說:「妳光會甜言蜜語,妳有我付出的這麼多嗎?」
而第三者會反駁:「妳根本不了解他,這個男人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才快樂!」

然後,這樣的玫瑰戰爭,最後總是發展到離題,元配拼命陳述自己是多麼的有責任感、有道德觀、宜室宜家、菜煮得多麼香、孩子養得多麼頭好壯壯(可是她明明不見得喜歡做這些事);第三者則拼命強調愛是自由的選擇、不愛了就該放手、死纏著對方只是耽誤對方的人生(可是換了她也不見得有這麼灑脫)。

畢竟,她們都在為自己的行為找台階。
一個真正壞到透頂、無血無淚的人,是不會在這裡劈腿、還是搶男人的,當然可以批評他們沒有道德、自卑、甚至心裡有病,可是,那就證明了他們也有他們的痛苦。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壞人,所以,總是得要為自己的「壞」找到個情有可原的下台階,日子才能心安理得的過下去。

元配要為自己輸掉了男人找下台階,她安慰自己的方法,就是告訴自己,她輸給第三者,並不是因為她真的不如對方,只是因為自己不懂那套狐媚功夫,光會苦幹實幹、做家事、帶小孩、侍奉公婆,她輸,是因為她是個正經女人。

而第三者,也找到了另一套合理化自己搶人家丈夫的理由,那就是真愛是無罪的,這只是相遇太晚的問題,這不是掠奪,而是物競天擇,她比元配優秀、比元配適合這個男人,所以她理所當然勝出。

可是,那一種從第三者變成元配、又遭遇到第三者的人,卻往往因為很難找到自己的下台階,而把自己卡在一個過不去的境地。因為,當年她當年就是那個靠著那個「物競天擇」的理論,說服自己有鳩佔鵲巢的權利,而現在,搶到手的東西又被人奪走,她要用什麼說法,解釋自己的失敗?

說對方只是年輕,靠肉體在迷惑男人?No,這理由不成立,人家年紀比她大。
說自己宜室宜家、是個好媳婦好媽媽?No,這理由更爛,當年她贏得戰爭,理由不就是對方只是個黃臉婆嗎?既然她已經認定「黃臉婆」活該要「失敗」,現在怎麼可以承認黃臉婆是值得同情的,那不等於自己轟了自己老大一個巴掌?

任何爭執,雙方都要有不同的立場,站得住腳,才吵得起來。

陳小姐的立足點是愛,她說自己是愛情爆走族,為愛不顧一切受傷也甘願,這種為了愛情甘願受傷的論點,很多女人會買帳;
至於蔡小姐的立足點,卻被高先生一句「當年妳也是第三者」打得體無完膚,我猜電視機前所有的元配都會冷笑,說這是報應。

要問我有什麼感覺?老實說就是八卦,一則娛樂了我的八卦。
我已經完全可以接受,人是沒有完美無瑕的,在感情上忠誠度有瑕疵的人,依舊可以有非常專業的工作態度;在金錢上貪得無厭的人,也許奉公守法、知識淵博;私生活紊亂的人,說不定非常孝順爸媽……這些優缺點,都沒有衝突。

可是學生,還很天真。
他們相信一個好老師,就會是一個好人,
他們相信一個人的眼淚,除了傷心痛楚,沒有其他成分,
他們說了,他們「支持老師」——可是,支持一個老師的方法,也許是把他教的專業知識學會、也許是上課不要打瞌睡、也許是準時出席不要早退,總之,就決絕對對不該是在老師和師母中間選邊站,要說誰在這段三角關係裡付出了最不含雜質的感情,老實說,我覺得不是高老師、不是陳小姐也不是蔡主播,而是那些學生。

這是一場戰爭,成年人很清楚自己的賭注和籌碼,輸還是贏,都是個人手腕問題,誰叫你要下場攪和,三個都不無辜。
真正無辜的,還是那些孩子。
師母如果有拿到贍養費,那來自他們的學費,老師那台喇舌現場車,也來自他們的學費……不過他們大概想不到這些,只是因為老師上課講了個笑話、下課多留了半小時,就毫無疑問的相信著好老師也會是個好人。我是不知道這些老師會不會在課堂上講述自己的委屈、以搏取學生的同情,如果有,這才是他們最可惡之處,沒有私德,連師德都沒有了。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