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承諾總是最美

文/萊姆

只是一時興起,TINA在Facebook上輸入了初戀男友的名字。

當映入眼簾的,是西裝襯著白紗,洋溢著滿滿幸福的一雙臉孔時,她忍不住落下淚來。

「我完全沒想到我還會為他哭。」

「說難過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難過,畢竟都分開好幾年了。」

TINA在MSN上這樣說。

「只是突然想起以前一起許下的承諾,覺得有些遺憾。」

TINA和她的初戀男友JASON,交往了九年。

將數字代換成其他年限,每個從一段長期的感情離開的人,都會想問這句話。

一個人一輩子能有幾個九年?

國二認識,國三正 式交往,兩個成績不錯的人考上一樣的高中。然後大學時一個在台北、一個在彰化,兩個人總是約好回老家的日子,從假日裡抓一天出來碰面。因為兩個人一直都住 學校宿舍,即使一個搭車去找另一個,也只能像郊遊一樣,這邊走走、那邊逛逛,晚上到客運站等車送對方回家。

畢業後JASON很倒楣的抽到金馬獎,每天在馬祖北竿巡島;這時的TINA只是個初出社會的菜鳥,學著在成人社會中打拼。

這一切沒有磨損他們的愛情,認識的人都在等著喝他們的喜酒,沒有人料到,JASON退伍半年後他們會分手。

「他說,我變了,所以他沒辦法再和我一起走下去了…」

那時候的TINA還得到輕微憂鬱症,花了大半年才學會不再在夜裡哭泣。

當JASON退伍後,他的心性和大學時沒差多少,但受過社會洗禮的TINA變得成熟獨立、懂得交際、懂得和客戶砍價、懂得把被老闆罵的怨氣拋到腦後,而不是窩進JASON的懷裡抱怨。

TINA變了,JASON沒變,是變的人錯了,還是沒有前進的人的錯?

在這個愛情故事裡,他們都沒有錯,愛情也沒有錯,只是命運無法預料。

他們都是理智的人,而承諾是一種很不理智的東西;在愛情裡,「理智」才是不切實際的。

「如果以後我們結婚了,我們就…」這樣的話,在他們仍交往時,從TINA口中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

他們一同度過了人生中最青春燦爛的那一頁,在每一個階段許下不同的諾言,他們曾經很堅定的相信著,未來的路會一起走下去。

TINA遺憾的,是曾經美麗,卻瞬間消逝的愛情承諾。

有一個很有名的鑽石廣告,把「永遠」和鑽石作連結,催眠女人得到鑽石就等於得到久遠的愛情。

承諾很美,因為它讓我們相信,愛情很美好,我們的愛情會長久,我和眼前這個男人會相愛一輩子,我們會有很多很多個九年。

很多女人會說男人都是騙子,承諾只是讓女人卸下心防的手段,或是隨口拋出的口頭禪,遠不如字面上的實質意義。

「但我相信他的承諾是真的。」

一同緬懷逝去的青春歲月,TINA在我罵了JASON幾句後回覆我這一句。

「我知道妳會罵我是笨蛋。」她打了一個笑臉符號。

「但我相信,他在許下承諾的當時,是很認真的在規畫我們的未來,也很認真的在愛我,只是很多事情,不是光有誠意就能解決的。」

「人的感覺不會永遠不變,永久這件事也不是認真的想就能作到的。剛分開那時候我的確很恨他,恨他為甚麼不能像他承諾的愛我一輩子,為甚麼單方面的認為我變了而拋棄我…但是分開這麼多年後,我印象最深的,卻是他許下那些諾言時真摯的眼神。」

MSN那端停止了鍵入文字的動作。

我想,大概是TINA的小兒子哭了,或是她的大女兒又不肯睡午覺,偷偷溜下床被她發現。

我的愛情目前都很平順,同樣一個人沒換過,所以我無法理解在山盟海誓後遭到背叛的感覺。

不過看著TINA,走過初戀的傷痛後,她找到了一個懂她的男人和她步入禮堂。現在的她有兩個孩子,生活在吵鬧中填滿幸福,過去的傷害已經釋懷,埋在心底深處;要不是今日的一時興起,她不會想起曾經有JASON這個人。

當年許下承諾的兩 個人各自有了新的伴侶,邁向不再交錯的人生;而當年懷抱感情許下的承諾隨風消失在模糊泛黃的回憶裡,在毫無防備的時候探出頭來,輕輕的嚙咬妳的心。這份疼 痛刺刺的、麻麻癢癢的,妳可能會有想流淚的衝動,或許仍為此傷心不已,或者露出懷念的表情,也可能,妳早已把許下的承諾內容忘記。

或許承諾依舊是斑爛而短時效的東西,但承諾最美的,不是它是否能執行;而是說出承諾的人,真心誠意想要和妳永久的心情。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