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鼻敏般的愛

文╱貝莉

單向的愛有一種不合時宜的美,但有時是不是自己耽溺在那種痛苦跟臆測中沈淪,並且刺激自己,隨時創造中各種不安、任何可能、以及段段文字。

我一直深受鼻子過敏的困擾,因此鼻子很紅、黑眼圈很重,彷彿過敏就像我的固執一樣跟著我,從來不肯離開。
吃了藥會好點,但往往就一直陷入深深的睡眠,爬不起來。
反之,我戀愛也有這樣的煩惱,心中總是有一個影子盤旋不去,說要忘記,卻也忘不了,找了秘方想要改變,但不知道是自己的固執還是不肯改變,就一直卡在那。

昨晚,我的直言好友跟我說了個長電話,他說:「妳最近又開始焦躁情緒化。」他說:「妳從來不是可以一個人的人,沒有人在妳身邊,妳會寂寞、會難過;然後開始依賴,依賴過頭,妳就變成另外一個人。」

我以為依賴是解決我戀愛煩惱的良方,因為依賴好友給我的依靠當強大力氣,就可以轉換忘掉對某人的所謂愛情,想著我的生命有著友情、工作跟家人就百分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不需要去思考那得不到的愛情,因為什麼都有。

結果,依賴卻像過敏藥一樣,讓自己陷入更深的困境裡。

「妳要努力改變自己啊!」好友說:「永遠卡在這邊,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最後就會只剩下抱怨,然後變成怨念。」

我知道好友是關心我,就像我許多朋友是關心我,希望我可以幸福,希望挑剔龜毛的我,能夠有個好好照顧我的人。

這,我也知道。
可是,我一直在尋找一個秘方。
可以,忘記,一直喜歡那個男孩的秘方。

我跟好友說,我有努力過啊!只是努力沒有結果。
「誰?妳努力過什麼?」好友不耐地問我,我悄聲地說了個名字,還轉換個自以為幽默的語調。
好友說:「拜託,妳幾年前就努力過,為什麼之後還要努力?結果不都知道,不是白費力氣嗎?」

我知道,我當然都知道。
可是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每次看到他就是這樣。
我也談了幾場戀愛,他也談了幾場戀愛;對話的時間比見面的時間多,一票朋友的時間又比單獨的多。

只是他有個深深吸引我的地方,我懶得跟好友解釋,我會愛上(說愛好沈重,應該說喜歡吧)那男生,不是第一次看到他開玩笑要電話,雖然他的樣貌是我會喜歡的姿態,可真正喜歡上是在越來越了解之後。我不知道他明白我有多喜歡他與否,我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一個女生這麼多年來來來去去還是說著喜歡他是不是覺得可笑厭煩。像我這樣大聲喝酒、吃飯、身邊有一掛男生朋友、寫了一本「邪教」書的人,卻如此純情到可笑。

這是我的缺點我知道,我的生活導師曾說「我的少女情懷,會讓我喜歡上,不夠喜歡,或者不喜歡自己的人。」這是非常恐怖的毛病。可是我也想跟老師說,我寧可像以前一樣有仰望跟想像的毛病,那某天知道真相了就會好了,但如今是站在齊平點時,我是用真實的眼光看到對方時,要忘記居然比仰望還要難一百倍。

因為不想去想這件事,我把自己封閉起來,去一樣的店、喝一樣的酒,偶爾出去晃晃,有些男孩說他愛我,我無感。

好友是男生,我沒辦法讓他明白女人的固執;抑或是,我討厭面對自己這部份的真相。

然後,我突然想起,周星馳電影 《西遊記》裡,紫霞在至尊寶心中流下了一滴淚,至尊寶卻從來不知道。而這滴淚,代表了紫霞的不甘心以及兩人愛情的遺憾。

我不是紫霞,我無法鑽到對方心中留下一滴淚水,但對方或許跟至尊寶一樣,永遠都不明白紫霞為什麼這樣深愛他,怎樣拒絕都不肯離開。

其實,不管我寫了多少本書、看了多少電影、聽了多少音樂,有多少人喜歡我的文章。我卻像電影《新娘百分百》裡,茱莉亞羅伯茲所說的:「我只是一個女孩,站在一個男生面前,希望他愛我。」

我始終傻氣地覺得,無論多久,他都看得到那個我,真實的我。

可人生不是浪漫電影,請求了就會有回應。
反而該看那些該珍惜的角落跟片段。

就像我的好友,明知道我這麼討人厭、固執、傻氣,還是會耐著性子安慰我,希望我可以找到幸福。
我的朋友們,總是用揶揄刺激我,希望我可以不要再這麼孤單,要勇敢的去找幸福。
就像男孩,知道我愛他,卻沒有想過要殘忍的傷害我。

我會死心,然後忘掉。
把那份愛,當做身體的一部分,就像我的鼻敏。
並且不是藉著抗過敏藥假裝若無其事,而是漸漸習慣,處之泰然。
 

Tags : 女人心事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