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作繭自縛的遊戲規則

文/青籽

男人跟女人在愛情上,總是不停地在遊戲。
輸輸贏贏,痛苦嗎? 樂趣嗎?
理應旁觀者清,卻是越來越不清?

男人是有家庭的,女人對他的家庭細節不太清楚,也不願意過問,也自覺沒資格過問。早就清楚他是有家庭的,也早就知道自己不應該要求什麼的,只是默默地從枝微末節去感受他所謂的家庭氣氛。

猜測男人車裡的味道來自於太太的香水,家裡的擺設是太太的巧手,合身的衣著是太太精心購買…

男人電話的那一頭,是名正言順的老婆大人。

而男人總是想到才打電話給女人,空閒了才約女人吃頓飯,陪完太太了才得以分一點點時間給女人,男人總是打來抱怨工作上的辛苦和不平,或許是想聽溫言軟語…

男人總是溫柔地問:「要不要來我家?」
女人知道,那是因為什麼…

而女人總是排除萬難赴約,因為男人的邀約對她來說是多麼可貴,就算取消朋友的約會也不算什麼,就算很晚,也不算什麼,就算要一個人進到那房間,就算要一個人依靠在男人身邊,感覺那兩個人在一起的無奈跟歡快,再默默一個人離去,那都不算什麼。

對女人來說,能見他一面,能同他說說話,才是最重要的…

一次,女人忘記了,一時的心情愉悅,太過開心地想分享所見所聞,那是兩個人共同的喜好,也一時之間忘記男人是不喜歡女人隨便打電話去的,因為總是男人先打來,女人等著那電話響起盼望的鈴聲,若女人沒接到,女人明白以簡訊回覆,男人會再找時間打來,一直都是如此,因為身邊有人的為難…

男人接到那不預期的電話,語氣除了冷漠還是冷漠,公事化的對話讓女人心涼了一大截。
女人想:「糟糕,我不應該打的,他身邊應該有人吧!我實在不應該在這時間打電話去的…」

男人理所當然無情匆匆地掛了電話,女人懊悔落寞了一個星期,那通電話,不應該打的…

但之後,他們誰都沒再提起那件事。
女人漸漸發現自己其實要的更多,女人發現其實男人說話總在貶低她,女人漸漸對男人感到失望心傷。

於是,女人最近的時間花在新朋友或是新男人身上,常常沒接到男人的電話,也沒回男人的簡訊,也不願意爲男人取消原有的約會,也不願意任他邀約地見面。

男人開始氣急,開始切切詢問:「妳去哪裡?」「妳忙什麼?」「妳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妳為什麼不回我簡訊?」「妳為什麼洗澡洗那麼久?」男人開始不懂女人為什麼突然不理他了。
女人的朋友們開心著,女人就要醒了。
但女人還是跟男人保持著聯繫,男人電話打得更勤快了,一天兩三通也不為。女人會帶著微笑與新買的洋裝赴男人的約,志得意滿地告訴朋友,男人殷殷切切地噓寒問暖經過。

朋友們不解,為什麼呢?

女人笑笑著說:「現在要反過來,我要他來求我、要他來氣惱、要他來猜測、要他被冷落、要他心癢難耐…這不就是他訂的遊戲規則嗎?我只是遵守而已啊…」

循環無解,女人一點都沒有走開,因為那就是遊戲規則,而她,被「遊戲規則」這四個字困住了。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