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孤獨恐懼症?

文/凱薩琳

每次「陶子晚報」的現場直播時間,只要聊到了關於「外遇、偷情、婚姻」這類的話題時,總不免有聽眾打電話進來分享他的偷吃史。奇怪的是,這些 Call in 的聽友,多半為男性,而且已婚。

電話那頭,他們會鉅細靡遺地交待過程細節,譬如:如何利用工作的彈性時間開房間,如何與朝夕相處的女同事或客戶互動,曖昧,發生關係,日後又不至於尷尬難為。而在婚姻裡,他們依然是稱職的好老公、好父親、好女婿,聽友甚至喜歡強調,跟他們發生關係的,多半也都有老公或另一半。

至於為什麼要偷吃?因為他喜歡享受戀愛的感覺,這是老婆已經給不了的。

那又為什麼不乾脆離婚?因為熱情退燒後總發現還是老婆最好!

每次在廣播裡聽到那些聽友「大放厥詞」時,總是令我有股想砸爛耳機的衝動!就像當初在看「陪妳到最後」一樣。

「陪妳到最後」講的是妻子罹癌後,發生在史丹身邊的一切事情,包括感情。

書的文案寫著:荷蘭人手一本的小說!讀完它,你將在憤怒與淚水中,失去對愛的判斷。

的確,在閱讀的過程中,我數度想撕裂毀棄它。我明明很珍惜書冊的,拗到折到都很心疼,卻因為主角史丹做出的種種行為,令我想砸了這本書。

史丹說自己有「孤獨恐懼症」,一種害怕與單一伴侶共同生活的病態心理。每個週五晚上都是他的遊戲時間,他會換上最花俏的服飾,在阿姆斯特丹的各大夜店裡尋找獵物,他偷吃的對象不只夜店辣妹,也包括了辦公室裡的同事、身邊友人,但原則上他只偷吃,不放感情,大家心知肚明,這是一夜激情,互有好感也是這個夜晚的事情,隔天清晨,一切如昔。

但是,妻子卡門的病況使他們的婚姻充滿了一觸即發的壓力,史丹不得不藉由瘋狂偷吃來發洩,後來甚至衍生出外遇問題。

夾雜於兩個女人之間,史丹為了維持與外遇對象的關係,更努力地扮演丈夫的角色,犧牲自己的時間換取短暫激情,哪怕只有十分鐘,他跟時間賽跑,甚至出了車禍,差點送命。

不管是看書的過程中,或聽著廣播裡陌生人暢談愛情觀時,都令我感到相當地不可思議,大大衝擊我的道德良知!是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變了?還是我太過保守八股?那些偷吃、出軌、劈腿,都不再只是電影小說的情節?它們早已潛伏在我們生活週遭?如果連那個與你一同經歷所有風雨的人都無法信任的話,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是可信的?

造物主賦予物種生命時,也同時發佈了制度,所以一隻公獅子身邊可以有許多母獅,牠們和平共處,相安無事,而企鵝則堅持一夫一妻制,這叫做動物本能。

那麼人類的本能究竟為何?

人類世界裡大部份的法規都遵循著一夫一妻的制度,既然你遵循了這樣的制度,既然對方是你願意攜手共老,悲喜同享的唯一,為什麼要做出可能會傷害彼此的事?如果心還不想定下來,又為什麼要輕易付出承諾?

卡門,史丹的妻子,在生命的最後說:要做就要做到不讓所有人發現。

我們很容易在酒熱耳酣之際,聽到男人炫耀般地談論女人,就像獵人展示收穫那樣地得意,或者在空中,聽見男性聽眾愉悅地描述他的偷情故事;但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偷情的對象不乏已婚少婦或已有固定交往對象的正妹,為何不見女性聽友 Call in 分享?

會暗通款曲的人,當然不只男性,女人肯定也會偷情,也許因為刺激,也許因為利益,只是我們鮮少聽到女性朋友帶著興奮口吻向全世界宣布她昨晚睡的那個人的功力有多好,或者她獵豔名單裡洋洋灑灑的大堆頭。

也許出軌的女人心中多半帶著罪惡感譴責自己的行為;而願意與大家分享外遇的男人,則將自己想像成了獅王,彷彿女人總等待著他的臨幸呵護;或冤枉嚷著,一切都是「孤獨恐慌症」作祟啊!

我不確定「孤獨恐慌症」存在的真實性,這種心理疾病是否就像會忍不住罵髒話的強迫症一樣,令人無法控制自我,情不自禁?還是只是一種偷吃的藉口?又或者,偷吃上癮,根本就是一種無藥可救的絕症?

唉,偷吃的 Call in 故事聽多了,都令人不得不開始懷疑枕邊人的忠誠度了。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