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台北女人關鍵字

文/貝莉

若問我,我會覺得,臺北女人的關鍵字是「愛」。

愛這個字意義很廣泛,如同我最被常問的是──「你會比較愛工作、還是愛你的戀人?」要工作還是要戀人,似乎變成都會人的一個煩惱。以前,女人只會擔心男人太忙忘了自己,現在,卻要擔心自己太忙讓男人不開心。

在愛的之間取捨好難。
這時,就會有人開口說要女人「愛自己」。

失戀的網友會在網誌上彼此鼓勵對方,要好好愛自己;信用卡廣告打著寵愛女人、女性專屬,好像我們過往都是過著多不堪的日子,愛自己變成好重大的信仰。
說到信仰,又不得不提到真愛,出了《戀愛是種邪教》這本書後,記者問我相不相信真愛?而我總是說:「不要放棄相信真愛,因為這是女人同聲共氣,必須相信的信仰。」

愛這個字眼,在這紙醉金迷的都市里,似乎變成一種城中神話,好像是必定要相信而且知道的。就像媧女補天、後羿射日、牛郎織女,反正,你必定要知道,但相不相信見仁見智。

「愛」突然變得好氾濫。
  說愛工作的我,引起男生側目,戀家女生不解;但我沒說,我明明是曾經愛一個男人愛到,想辭了工作、忘了寫作,什麼都不要。

說要開始愛自己的網友,卻跟我說他不想活了,讓我氣的差點人肉搜索去他家拍門;然後說要學會愛自己的那個女生朋友,明明自私到過分,旁邊朋友都覺得厭煩,他卻老覺得自己始終自我傷害,朋友都棄他不顧。

可愛到底是什麼啊?
看著電視上的運動品牌廣告,標榜著女性自主愛自我;看著偶像劇男女主角愛得死去活來,今生無緣來生再聚。

好像我們什麼都有了,臺北女生的驕傲、時尚的敏銳度、優渥的生活。美麗的夜生活、去不完的小酒館、精緻的餐廳,適合自己的工作、一干好姊妹們可以出去旅遊,若想小小曖昧,走進信義區的夜店裡,只要你樣貌姣好,落落大方,似乎隨時可以撿一個回家。

愛,變成一個抽象的、神秘地,隨著它的純度光澤,如同鑽石般可以證明女性地位。

這一夜,在小酒館裡,有個熱愛劈腿的性感女生問我:「為何男人總是想跟我上床,卻不願意愛我?」
我看著她,卻陷入另一個迷思:「為什麼我身邊充滿了愛,卻無法戀愛?」

愛,突然比變得大學要畢業時,想著接下來要找什麼工作,還要艱難的議題。愛,像是時髦的奢華配件、女人必穿的高跟鞋,彷佛你不討論、沒感觸,就跟這城市脫鉤。

可是愛又像痛腳的高跟鞋,我為了追求那美麗,自虐、痛苦、傷心,抉擇,然後最後大聲疾呼相信時,卻深陷迷惘。
就像──從來不願,也不捨離開你的我,始終搞不清楚,這算不算是愛。

本文轉載於上海《時尚生活手冊》

 

貝莉的Facebook 

Tags : 女人心事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