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本來不是同志的

文/維維

曾經有好幾個同志跟我說:「我本來不是同志的,是碰到她才變成同志」
這句話可以解讀成:「我本來不知道自己會愛女人」
意思差不多,感覺卻十萬八千里
原來的那句讓人覺得說話的人不太認識自己
甚至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同志行為
很多歐蕾族(30歲以上的女同志)連「同志」兩個字都說不出口
還有一種常聽到的說法是:「我不是同志,我只是愛上她而已」
這樣的觀念很普遍的存在於第一次愛上女生的女生
而且就只談過那一次戀愛
那樣說似乎能夠把自己與社會上不認同的同志身份劃清界限
但實際上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有些人說自己是被第一個伴引進同志圈子的
好像有點是被害的
這樣說的話,那我不就害了六個人
這很不公平耶!
愛上了一個喜歡詩的人
可能會啟發自己對詩的興趣
但是就沒什麼人會說:「我喜歡上詩都是她害的。」
再者,近朱未必赤、近墨未必黑
與自己的個性不符的話,是很難受影響的
愛同性這種事能勉強嗎?
如果妳天生就是不喜歡跑步
讓妳跑再多次,妳都不會喜歡的
這也不是學習技能,多試幾次就習慣了

如果妳就是會愛上同性
而且已經發現自己這種傾向
怎麼躲還是會愛上同性
不是現在的伴,也會是另一個人
離開了現在的伴,還會愛上另一個人
久了,很多人也就接受了,不再抗拒這個身份

兩個人相遇是種緣分
相愛所給彼此帶來的種種變化是無罪的
即使是啟發了對方對同性的慾望

當同性戀的事情被父母知道後
有些父母的反應是:我的小孩本來很乖,都是被她帶壞的
然後,到對方家裡指責一番,要求兩個人不能再見面
接著好幾個月都嚴密的監視孩子的行蹤
(好像電影「心動」的劇情喔)
(同志小說「童女之舞」也有這樣的情節)
彷彿這樣子,一時糊塗的孩子就會迷途知返了
殊不知,很多同志自殺案件都是這樣發生的
這種事是天生的,像左撇子一樣
硬是要去改變去限制,只會給孩子帶來痛苦
狗急是會跳牆的
到頭來,可能連孩子都沒有了
這可是偉大的愛情!!!
怎麼能夠與偷竊、蹺課那樣的行為並為一談呢!

依照佛洛依德的學說
假使畫一條線,同性戀與異性戀分別寫在兩端
大部分的人的性取向都是在中間,也許偏左、也許偏右
單純的同性戀或是異性戀是很少的
社會上之所以異性戀佔大多數是因為社會習俗的影響
金賽性學博士也有類似的說法
所以一個人是同志的話,從出生開始就帶有那樣的因子了
不是從自己認定是同志或者有同性性關係的那一天開始
我是高二發現自己喜歡女生
妳可以說同志這條路我走了10年
或者說我從高二開始啟蒙
卻不能說我是在10年前才變成同志

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的同志朋友們
別再被「同志」兩個字困擾了
好好去愛妳想愛的人吧!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