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理直氣壯的青春

文/密絲飄
 

跑去看了一齣舞台劇的整排。

劇名叫《愛情拳擊包》,講的,是一群青澀少男少女們的初戀愛情故事,或者說,所謂的「純愛系」。我個人是標準的憤世嫉俗、尖酸刻薄,完全不能理解純愛電影老來什麼「默默看著對方的背影,就會感到幸福」到底是哪一招,就算是我國小暗戀坐隔壁的男同學,默默看著他背影我也不會幸福阿,這種過度聖潔美好的思想,我從來都不理解。

可是,《愛情拳擊包》不是這麼花美型的戲。

他不是那種真善美聖的十七歲,而是非常真實的十七歲,講白一點,就是會讓任何一個曾經十七歲過的人,從頭到尾都充滿「我以前就是這樣」的震撼,然後,感動自己當年原來這麼美好,也羞慚當年自己原來這麼愚蠢。

真實的十七歲,是最想證明自己是大人的年紀,

真實的十七歲,會耍心機、會說謊、會偽裝、會任性,

真實的十七歲,好想好想好想好想談戀愛。

十七歲的我們不怕丟臉,渴望愛情有什麼好丟臉、期待被愛有什麼好丟臉、迷戀帥哥有什麼好丟臉,可是現在,妳記得自己的年紀,喜歡帥哥會被說膚淺、開口閉口都是愛情會被說花癡,妳不再是風花雪月的少女,如果妳除了男朋友衣服鞋子化妝品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聊天話題,連妳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妳開始會談論股票基金、研究壽險和癌險,妳最常說的一句話,叫「人生不是只有愛情」。

妳把那個渴望被愛的小花癡,關進記憶的黑牢,告訴自己那只是懷春少女的夢境,而且早就已經過去。

可是,那個小花癡冤魂不散,時不時不甘心地尖叫。

我必須要說(雖然自己講有點害羞)我一直自覺自己把這個小花癡鎖得很牢,直到看戲那一晚,她似乎受到同伴們(也就是舞台上的男女主角們)的呼叫,拼命要從我的眼頭衝出來和他們相認,偏偏整排的場地真的不大,演員們跟我的距離近到連毛細孔都看得清楚,當場大哭也太丟臉(對,二十七歲我就很怕丟臉了),於是我開始放空,開始把DM摺成紙飛機再摺成船再摺成蓮花,結果後來陪我去看戲的朋友說:「我看妳開始折DM就知道這齣戲有打中妳的某個部分」,氣得我完全不想和他多講話,之後幾天看到他從MSN冒出來就想問候他親娘。

當然是沒有這麼做。成熟法則第一條,即是喜怒不允許形於色,即使心中不爽,也得假笑帶過,謂之表面和平——於是,就更加懷念十七歲的自己,想哭就哭,想罵就罵,還來的個理直氣壯。

那感覺,簡直就像看見青春的照片被放大,不仔細對著看,還真不知道自己老了那麼多。

當年我們那麼勇敢,想知道對方有多愛自己,嘟著嘴就問「你會不會娶我」?

不像現在,都接受了相親安排,還硬撐著自尊說「只是交交朋友」。

當年的我們那麼坦白,渴望愛情就大聲吶喊「好想交個男朋友」,

不像現在,明明覺得好寂寞,卻仍微笑逞強的說「一個人的日子也不錯」。

當年我們那麼有自信,有人問我們理想情人的條件是什麼,不假思索就說「我希望他溫柔體貼大方幽默俊俏又懂我」,

不像現在,受過幾次傷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沒有理所當然被愛的資格,千萬條要求說不出口,只剩下一句「看得順眼就好」。

當年的我們雖然任性,可是卻很勇敢的表達自己,

當年的我們雖然不完美,卻從未懷疑自己值得被愛,

當年的我們雖然經常生氣,但好容易就原諒了別人。

三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叫青春,就是義無反顧的相信愛,而現在,我好想再補一句,青春,就是理直氣壯的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而唉呀呀呀,理直氣壯的青春,都已經是過去了。

P.S.這齣舞台劇其實超爆笑,從頭到尾我都在捧腹,老實講我覺得現在的戲都做得好辛苦,除了要有內容、有思想,還要替觀眾著想,讓他們不覺得冷場,「講到裡還要好笑」,真是有夠辛苦的。但爆笑的部分講出來就破梗拉,所以,咳,就是,我不能把好笑的部分雷出來啦。

Tags : 女人心事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